空城の空心泪流

【all叶】苦相思 03

好梦留人睡:

1.叶神重生梗,但是换了个壳子


2.ooc预警


3.极为严重的叶神苏


4.作者没吃药系列


5.欢迎订阅苦相思tag


6.这么勤奋的我你们真的舍得我一个人单机吗QAQ?


7.前文 01  02


 


第三章


 


 


 
 


叶修提出的条件对于现在的兴欣其实实在算不上什么事儿,陈果当场就同意了,叶修也爽快,也当即就把合同签了。第二天就带着顾昭搬了进来,他们两个家里一穷二白,两个人也没有什么行李可带,叶修翻遍了全家,才勉强收拾出能带着的一包衣服。


 


陈果提前给叶修拿出了十万块,叶修先交了夏令营的钱,剩下的拿去还了部分的债务,又留下了一些留作不时之需。


 


拿着这么一张存折,叶修的心才算彻彻底底的安定了下来。


 


陈果分给叶修和顾昭的是一个双人间,有着独立的卫生间和两台电脑,装修雅致而温馨,虽说不是太大,但是比起来顾家那间墙皮都脱落了一半的房子,还是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顾昭这孩子适应能力很强,虽然换了个环境,却依旧睡得很香甜,想来也是因为能出去玩高兴的,叶修坐在床边看了看他熟睡的侧脸,没来由的有些感慨。


 


一个人,看的太透,懂得太多,就会变成世界的孤儿。


叶修就是这样一个人。


他成名于少年,在太早的年纪,就已经体验了这个世界上最极致的繁华,荣誉与赞美纷至沓来,加诸于身。但很快的,犹如物质的守恒,他又很快的遇到了极致的落寞,诋毁与辱骂,匆匆而至。


世事无常。该年少轻狂的时候,命运的无情让他被迫面对死别,该肆意傲然的时候,又强迫他与世界对抗。


 


于是这些种种,把叶修锤炼成了一个无论是处于一个多美好,多诱人,抑或多痛苦,多难过的境遇,都是可以随便跨进去,又随便走出来的人。他不会留恋除了荣耀以外的任何东西,他有一种从骨子里往外渗的坚韧,撑着他走过那么那么多别人看来漫漫无边的长夜。


不畏风霜,不畏长夜,不畏前路。


 


他的强大是刻在灵魂里的。他自觉不需要任何人去依靠,更不需要任何人去理解,他只需要向前。


甚至对于生死,他也有种比常人更洒脱的“看破”。


 


但是上帝跟他开了个玩笑,让他回炉重炼了一次,还顺便打包了个赠品,再一次让他尝遍了人间百味酸甜苦辣,而这一次,再也不同于叶修的十五岁。他就像是个局外人,旁观着自己的人生,再一次去与故人重逢,叶修却倏地发现,自己并非如想象中的那般洒脱。


并不是没有遗憾,并不是没有后悔。他想念兴欣的一切,想念荣耀的一切,他还有好多未尽之言,没能与兄弟和父亲说。
 


他是放不下的。如今万籁俱寂,只剩无声的夜空与星子,他看着这一世幼弟的脸,被勾起了无数相思与愁肠。


 


一夜无梦。


 


第二天叶修拜托了苏沐橙跟他一起去给顾昭选衣服。如今手里面多了一点钱,他琢磨着给顾昭添点衣服,毕竟马上要跟同学们一起出去,不好让他还穿的这样寒酸。苏沐橙答应的很爽快,载着叶修就去了H市最大的商场。本来只是在童装区逛,可叶修给顾昭挑完了衣服,就被苏沐橙拉到了男装区。


“来来来,也给你选几件衣服,算我送你的。”


“苏姐……我就不用了吧……”


苏沐橙无情的镇压了叶修的反抗,跟抓小鸡似的抓着叶修的脖领子把他拎进了男装区。苏沐橙对逛街的热情还同当年一样,领着叶修一个专柜一个专柜的走,还坚决不让叶修付账。


“小叶你知道么,我现在特别有成就感。”


“为什么?”


“你都不知道,我刚才刷卡的时候我看柜员那眼神,我就感觉我就是一富婆,包养了年轻帅气的小鲜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简直实现了我小时候的梦想。”


“……”你还有这种梦想???


但其实叶修有点不好意思,他心里清楚,这若是从前,苏沐橙给他买衣服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他们之间早已不分你我,多年情分。


可是问题是:他不是叶修,让他没有办法如从前一样坦然的接受苏沐橙的馈赠。


 


他不再是了,永远的不是了。如今的叶久和苏沐橙没有十年的交情,没有共患难的感情,更没有那些散落在时光里的清苦却珍贵的回忆。


 


总是亲疏有别。


 


物也非,人也非,事事非,往日不可追。


叶修觉得曾经以为能潇洒挥别前尘的自己很傻气。


真正到了这个时候,面对故人,他还是很难过。他毕竟不是佛陀,斩不断六根,忘不了自己的前路,也更看不到自己的归途,兜兜转转一大圈,还是十丈红尘是自己的来处。


 


 


 


方锐做了个梦。


 


梦到的是第一次世界邀请赛,结束晚训之后方锐觉得无聊得很,于是拉着同屋的叶修,去找隔壁的黄少天喻文州大家一起打扑克,抽签分组,最后的结果简直惨不忍睹,两大心脏被分到了一起去。


 


于是比赛结果也惨不忍睹,方锐和黄少天被贴了满脑门子的纸条,黄少天一直在痛斥两个人狼狈为奸的行为。但方锐觉得很开心,那个时候的叶修坐在床边,一条腿曲起放在床上,另一条点在地上,两手抱胸,很淡定的跟黄少天喷着垃圾话,好看的眉眼在灯光的渲染下无比的柔和。


 


方锐刚想抬手碰碰他,然后……梦就醒了。


 


梦里一场欢,醒来又别离。


 


方锐躺在床上幽幽的叹了口气,然后坐了起来,摸到床边的烟盒,抽出一根烟点了,与黑暗相对无言。


 


其实方锐曾经是叶修的路人粉。但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在职业选手中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毕竟除了韩文清和魏琛那种第一赛季出道的选手,联盟里大部分人曾经都算的上叶修的路人粉。


谁当年刚玩荣耀的时候没练过一个战斗法师啊?


 


于是也仅仅止步于此了。


 


他在呼啸的时候,和叶修也没有多大的交集,要是硬要说,唯一的交点就是被他虐过。直到后来他被呼啸放弃,转会兴欣,相处日久,了解渐深,才慢慢算得上与他真正相识。他看到了叶修的艰难与辛苦,更诧异于叶修的坚定与洒脱。


 


如果是他,已经打了八个赛季,三冠在手,被战队放弃,被粉丝所误解。是否还能有毅力与勇气重头再来?是否还能够坦然的面对老东家,不卑不亢,不怨不愤?


 


方锐自觉做不到。一个人对另一个的喜欢,总是从欣赏与钦羡开始的。于是方锐的心里慢慢长出一只花藤,缠绕着他的心,随着时间的流逝打苞,开花。让他每天心里都带着无法言说的甜蜜。但是后来猝然之间,花藤变成了荆棘,甜蜜的芬芳转为鲜血的淋漓,心头血一点一点流干,整颗心都开始慢慢干瘪。


所谓心死,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吧。


 


方锐先前以为自己是个浪子,他喜欢叶修,但是有多喜欢,他自己都说不上来,于是总以为来日方长,他还有的是时间去检验,就不紧不慢的拖着。


 


然后直到叶修死了,方锐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非叶修不可。


他不会再爱上任何其他的,别的什么人了,他的所有爱恨,情感,悲欢,都被叶修彻底的带走了,他再也找不回原来的那个自己了。他不会再开怀的笑,不会再肆无忌惮的干着他心里想做的事,不会再那么乐天与充满干劲,甚至……他不再爱荣耀了。荣耀就像一个他生命里的未结痂的烙印,一碰就疼,不碰更疼,时时刻刻提醒他一个叫做叶修的人的存在。


 


方锐没有心了。


 


枯坐了一会,方锐觉得口有些渴,于是就蹑手蹑脚的推开房间的门,打算去同层的小厨房去倒杯水喝。但是在路过训练室的时候,方锐突然还看见了隐隐的灯光,他有点奇怪:现在正是夏休期,队中选手还没有归队,会是谁?


 


但仔细一想,答案又呼之欲出。


 


方锐推开门,就看到叶久操纵着一个弹药专家在竞技场里PK,不对,是虐菜……四十秒一个的那种能叫PK吗?


 


他戴着耳机,没听到方锐推门的声音。于是方锐就靠在门边站着看他,叶久和叶修,名字多相像的两个人啊,挺押韵的。但是从长相上看,他们找遍全身也没有一点点相像的地方,叶修长相清秀,眉眼温和,只要不说话,看久了,只觉得春风化雨一样的舒服,叶久生的妖孽,是带着锋锐的漂亮,霞姿月韵,眉目含情,是最让女孩子又喜欢又觉得不靠谱的长相。


明明其实是没什么联系的两个人。


 


但是……这种凌晨两点还会偷偷摸摸爬的起来训练的行为,还有他的战术风格,多变而且老练的打法,甚至干这种深夜虐菜这种报复社会的事,都这样的像。


 


叶修是方锐今晚唯一的想念。


而在这种情绪中看到叶久,一时恍若看到故人,催人泪下。


 


 


 


 

评论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