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生贺 「有金 he」重回18岁的小天使(8)

陌上晓年:

        金木研放任自己失去了意识,陷入了昏迷状态。


        其实以他的精神强度,虽然现在他的身体素质和实力还跟不上,但是这种程度的伤还不至于让他无法保持清醒的意识。


        但是,大概是因为有马先生在他身边的认知,让他就是想要放松下来。


        所以他晕过去了,全然不顾把他伤成这样的就是他心心念念的有马先生。


        金木研腹部的伤口开始缓慢的自我修复,却因为太过严重的伤势又没能立刻进食,而无法快速愈合。


        有马贵将莫名的不想动手给予少年致命一击。


        他静静的看了这个自称「金木研」的少年一会才站起身,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条白色方巾擦拭手上血迹,然后将IXA分解装回了手提箱,他拿出了手机准备拨打了24区ccg分部的值班室电话找人来例行善后。


        有马贵将不打算遵循少年想要结束自己生命的意愿。


        没有为什么。


        这时有马贵将看到了之前少年放在地上的东西,那就是少年所说的,给他准备的礼物吗?


        他走了过去,弯腰捡起了地下的东西,外面做了包装没法直接确定是什么东西,同时手机的通话已经被对方接起。


        “您好,有马特等,是有什么紧急状况吗?”


        有马贵将没有马上讲话,他动手打开了包装纸,发现里面是一本书。


        那是一本北原白秋的诗集。


       《海豹と云》


        他闲暇时喜欢看书,种类繁杂,但他没有读过这本诗集。


        有马贵将随手拨弄了一下,里面掉出了一张书签,他伸手接住了。


       他看到书签上有手写的字迹——


       阿伊奴,老叟


       白眉熠熠,白须悬垂


       铺陈茅草叠,簌簌覆屋外,穆然虾夷织


        短刀於手,盘坐,研磨,目光凝重


        虾夷岛之神,古传神后裔


        逐步毁灭,行尸走肉


        仲夏烈日,炫目迷离


        唯剩游丝吐息


         有马贵将转头看向一旁地上倒在血泊中的少年,眼神愈发幽深。


        他把书签小心的放回书中,然后他抬手把手机放在耳侧。


        电话另一头接听的值班人员因为没有得到回应一直在不停的重复发出询问。


         “抱歉,只是不小心打错了电话,没有什么紧急事件。”有马贵将面无表情的说着瞎话,然后挂断了电话。


        全然不顾接听电话的对方会是什么反应。


        ——


        金木研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有马贵将公寓的地下室中。


        他在清醒的一瞬间就搞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处境。


        他的右手跟右脚被库因克钢手铐锁在了一起,身体里还被注射了大剂量的Rc抑制剂。


        浑身没有力气不说,腹部的伤口也没能完全愈合,但是只要他没有大的动作倒也不会再出血。


        至于伤口的疼痛感,他倒是不觉得有什么难耐。


        金木研现在最不怕的,就是疼痛感。


        能一眼认出这是有马先生家中的地下室,是因为上辈子他没少在这地方呆过。


        失去记忆,被给予佐佐木琲世的名字的时候,最初的他状况并不够稳定。


        那时他就住在有马先生的家中,大概可以理解成监护人与被监护人的关系。


        每当他有记忆复苏或者混乱发狂的迹象时,他就会在这间地下室度过一段时间。


        期间一定会被有马先生揍的很惨……想想跟现在的状态也差不多。


        不过那个时候的地下室跟现在还是有点不太一样,现在的地下室没有什么特别应对喰种的防护措施。


        彼时的这里,就连墙壁都是用库因克钢改造过的,现在看来摆明就是为了招待他的。


        金木研吃力的用左手撑在地面,背靠墙壁磨蹭,别扭的坐起身来,右手右脚被锁在一起让他无法自由活动,身体也无法舒展只能保持着双腿曲起贴近胸前的姿势。


        这样的动作压迫了伤口,又有血液流了出来。


        金木研对此无动于衷,他用可以自由活动的左手环住双膝,又将整张脸埋在膝盖上,整个人缩成一团。


        金木研的脸上露出无人看见的得意笑容。


        他赌对了。


        虽然看起来昨晚的行为任性冲动了一点,但其实他也并不是真的完全是头脑发热。


        他赌自己不会死在有马先生手上。


        他赌自己不会被关进库克利亚。


        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就算是被关进了库克利亚,他还有另外的路可以走。


        上辈子的经历等于给他开了挂。


        至于生死,他说过了啊,如果就这样死在有马先生手上,也是个不错的结局。


         虽然他更愿意活着陪伴在有马先生的身边,但若只能孤单一人形同陌路,那一切都没有意义。


        金木研是个不幸的人。


        有马先生的一生是个壮烈的悲剧。


        或许只有两个不幸的人才适合靠在一起,因为这样他们都不用担心伤害到幸福本身。


——————


       论ccg接到有马爸爸的电话工作人员的心理阴影……


       「卧槽……有马特等,你在讲什么冷笑话!」
      
      

评论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