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生贺 「有金 he」重回18岁的小天使(18)

陌上晓年:

       事实证明,高槻泉想的真是太天真了。


       有马贵将是为了耍她玩吗?


       当然不。


       有马贵将来的时候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他是为了赫包才约她出来见面的。


        不过不是那些到处搜集而来的赫包,而是独眼之枭的赫包——赫者级别的赫包。


        这个事实,是高槻泉在被有马贵将用鸣神攻击的上窜下跳,被逼无奈赫者化之后才领悟到的。


        然后,她怒了。


        有马贵将,你把她当食物,问过她愿意吗?


        ……


        事实证明,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是不存在什么愿意不愿意的。


        独眼之枭虽然一直致力于搞事情,但是却也对有马贵将极度忌惮,他们虽然是合作者,但立场本质上还是对立的。


        真要撕破脸面,她不是死神的对手,最多是可以保命,那也不过是拼着重伤的下场,仗着自己羽赫赫者的速度跑的快而已。


        就像现在这个状况,有马贵将摆明了不留情面的要削她,谁也救不了她啊啊啊!


        “你这个混蛋!我就不明白你这样把食物直接送到他的口边有什么意义?你这是溺爱!他自己不经历风雨,就算有了力量也不过是温室里的花朵!”


        “有马贵将,你醒醒吧!继承人不是这么培养的啊啊啊啊啊!”


        有马贵将根本不理会独眼之枭的咆哮声,抓住机会就果断的出手斩断对方飞舞着赫子的躯体。


        那里面应该有他要的东西。


        独眼之枭为有马贵将拒不交流的态度感到绝望,在痛失一半的赫包之后抓住一个机会向远方逃窜而去。


        有马贵将没有追击,他已经说过了,留下赫包她就可以走了。


        “温室里的花朵吗……”


        有马贵将突然笑了一下,想起了金木研在每次的对战训练之后,趴在地上装死的样子。


        有马贵将觉得,少年那副恍若生无可恋的表情十分有意思。


        明明初见的那个雪夜,被IXA贯穿了腹部都面不改色。


        跟半年之前相比,少年成长了很多。


        不只是实力,就连外表也渐渐变得出色起来,退去了婴儿肥的脸颊不再显得稚嫩跟平凡,与初见时相比改变非常大,可以说是判若两人。


        至于溺爱?


        如果金木研听到了这句话,肯定会咬牙切齿。


        如果每天挨揍都能称之为溺爱,那这个世界未免也太可怕了。


        有马贵将并不是因为心软而想要为少年直接遮蔽风雨。


        那不是长久之计,更不是他的作风。


        ——


        有马贵将回去以后,没有特意跟金木研说明今天份的赫包有点特别。


        金木研从有马贵将手中接过赫包时,他心里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从袋子里隐隐传出的味道比之前的都要诱人,还有些熟悉。


        他打开袋子以后,味道就更加浓郁了。


        这不是普通的赫包,赫包里蕴含着浓郁的Rc细胞,而且散发着主人强悍的气息。


        居然有四个。


        金木研惊愕的看向有马贵将。


        有马贵将对于少年的敏锐稍感惊讶。


        还是说,这是喰种天生对强者的感知?


        金木研在心里为独眼之枭默默点蜡,但愿高槻老师不要把这笔账记到他身上。
        ……


        半年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东西,至少金木研能够感觉到他跟有马先生之间关系亲近了不少。


        他渐渐在有马先生身上看到了温情的一面。


        但是,金木研不知道这样的两人生活还能过多久。他不会天真的以为有马先生打算就这样一直“养着”他,额。


        有马先生不是这样的人。


        地下室中,有马贵将明显感觉到少年有些不在状态,心不在焉。这不太正常,一般刚刚进食完赫包的情况下,少年都会比较兴奋,战斗欲望相对会强一些。


        “金木,哪里不舒服吗?”


        是受到了赫包的影响吗……


        “没有,就是感觉有点累。”金木研感觉自己的注力无法集中,有点恍惚的感觉。


        “今天晚上早点休息,不要再看书看到那么晚了。”


        有马贵将仔细观察少年的神情,觉得好像没有什么大碍。


        其实有马贵将一直觉得有点奇怪。


        按理说这半年金木研大量的吞噬赫包,如果发生了精神失控暴走,他反而会觉得正常,可是少年偏偏没有。


        精神状态简直好的让人不可置信。


        这也是有马贵将下定决心让少年吞噬赫者赫包的原因。


        尽管如此,有马贵将也担心少年会存在暴走的可能,因为赫者不是其他等级喰种可以比拟的,吞噬其赫包的危险性更是高到极点。


        可是,有马贵将觉得现在少年的样子,暴走的迹象一点没看出来,到像是恨不得倒地就睡了……


        下一秒,金木研两眼一闭倒向了有马贵将。


        有马贵将下意识的接住了对方的身体。


        “……”


——————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ps关于有马爸爸为什么要削泉姐,除了赫包还有个原因,这个前文也有伏笔,有没有小可爱看出来了?

评论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