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有金」重回18岁的小天使 番外④ (掉马的小天使 甜)

陌上晓年:

        金木研今天出门,本来是为了参加高槻泉在20区举办的新书签售会。


        当然,还有一点不可说的原因。


        签售会很顺利,一切都很顺利,结束以后他就打算回家了,有马先生还在家里等他,额,回去做饭……


        从签售会的地点到地铁站的入口走大路会有一点绕,为了省点腿脚,他选择走了一段比较偏的路。


        至于安全性这种问题,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当他在远远经过一条小巷口时,他隐约听到了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只听声音,他都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


        并不是喰种在猎杀普通人类,而是搜查官与喰种之间的战斗。


        战斗十分激烈。


        说实话,在非工作时间撞到这种事情,他内心还是有一点糟心的。


        喰种捕食人类是天性,是为了自身的生存,站在这一方的角度上来说,这并没有什么过错。


        人类作为被摆在食谱上的猎物,想要反抗,也是正义。归根到底,扭曲的是这个世界,造就了这难以调和的矛盾。


        金木研无论是在作为一名搜查官时,还是单纯的作为「金木研」这个人时,面对以恶意玩弄虐杀人类为乐趣的喰种时都毫不手软。


        所以,他两辈子都屠杀了喰种餐厅。


        会放过美食家则是因为上辈子的交情,这世上没有多少人可以做到完全的公正无私,至少他承认自己做不到。


        他是人,不是神,他无法给所有人公平,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就是正义。


        现在的金木研,只做自己认为对的事,也明白有些牺牲在所难免。


        世事难全,当有取舍。


        工作时,他就只当是工作。


        就在金木研犹豫是要去看看情况,还是少管闲事的时候,他看到有什么东西从巷口飞了出来,落地之后因为惯性弹跳着滚到了离他脚下不远的地方。


        那是断裂的库因克武器的一节。


        紧接着,有两名身穿白色风衣制服的搜查官从巷口狼狈的逃窜出来,他们的手中都已经没有武器了。


        在他们身后有赫子的追击,很显然赫子的主人不打算放过他们。


        这也难怪,一面倒的局势,势不两立的双方,优势的一方当然不会傻到大发善心。


        脸上带着狐狸面具的喰种也从巷口飞奔而出,并操控着赫子将两个奔跑中的搜查官打飞撞上墙壁,剧烈的撞击声中还夹杂着痛呼和哀嚎。


        这两个搜查官金木研没什么印象,想来实力一般级别不高,至于这个喰种,他觉得有点像是在ccg通缉名单上看到过的ss级“狡狐”。


        “狡狐”的真人他两辈子都没见过,只是根据看过的情报推断的。


        这么凶恶的喰种,可不是一般的搜查官对付的了的。


        那两名搜查官当中的一位已经在刚才的一轮攻击下直接失去了意识,另一位看起来也没好到哪去。


        “狡狐”   向两人走去,赫子扬起,看起来是打算发动最后一击了。


        金木研上前快走了两步,一脚将刚才残损的部分库因克武器踢了过去,刚好拦住赫子的攻击。


        然后,“狡狐”跟还保持着清醒的那名搜查官的注意力都被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金木研叹了一口气,他也不想逞这种英雄,但又不能见死不救。


        可是现在这个状况,实在有点麻烦。


        倒不是他怕了这个喰种,凭他的实力完全可以秒杀对方。


        金木研走到“狡狐”对面,将两名重伤的搜查官护在了身后。


        “咳咳……是你,咳……金木一等!”那名搜查官眼前一亮,激动的喊出声,他认出了眼前的正是ccg目前风头正盛的年轻搜查官。


        “你别高兴的太早了,我可没带武器。”金木研心想这人哪里来的自信他可以怼的过眼前这个ss级的喰种。


        他只是一个一等搜查官啊——还是一个,手上连库因克武器都没有一等搜查官。


        话是这么说的,金木研还是淡定的拦在了两个搜查官跟“狡狐”之间。


        “咳咳,要撑住……”那个搜查官想要说什么,却没能说完就晕了过去。


        “……”


        金木研心想,可不是要撑住,撑不住你们俩就玩完了。


        不过在看到身后这两个人都失去了意识,他反而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办多了,等下他就算是做出了什么非人类的举动,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又一个不知死活的白鸽吗……嘿嘿”


        金木研闻言反而笑了一下。


        “你说,我是留你一命进库克利亚吃牢饭比较好?还是直接干掉你,省的麻烦?”


        不好意思了,他现在只是一个可怜的,不想暴露身份的搜查官。


        公事公办。


        嗯,可能还需要滥用职权一点。


        “狡狐”轻蔑的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还很年轻的搜查官,面具下的脸上是带着杀意的冷笑,一个手上没有武器的普通搜查官,倒是很敢说。


        他等下一定活活撕了他!


        “狡狐”不再说话,操纵着自己的赫子向身前的搜查官发动攻击。


        金木研动作轻巧的的闪避开了“狡狐”所有的攻击,然后在其不可置信的眼神下,用比对方快上许多的速度贴到了对方的背后。


        在“狡狐”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金木研的右手已经贯穿了他的胸口。对方察觉到攻击本能的闪避,致使金木研的攻击稍微偏了一点,没有伤到心脏。


        “咳……不可能!”


        “狡狐”喷出了一口血,惊骇不已,疯狂的用赫子向身后发动攻击,想要逃离身后人的桎梏。


        人类的身体,怎么可能伤的了喰种?!


        金木研向后退了几步让过赫子的攻击,同时甩了一下手上的鲜血。


        ss级的喰种果然还是难缠一点。


        算了,还是省点力气吧。


        金木研闭上了眼睛,下一刻,他身后的四条赫子飞舞着冲向“狡狐”。


        “狡狐”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不,这家伙不是什么搜查官!这分明是个比他还要可怕的同类!


        金木研只发动了自己最初拥有的四条赫子,但即便这样,“狡狐”也根本不是他的对手。


        很快,“狡狐”就被重伤到失去了行动能力,连赫子都被斩断了。


        “抱歉。”金木研冷漠的出声。


        你不该撞到他的面前。


        “狡狐”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只吐出了大口血液就昏死了过去。


        金木研站在原地不动,沉默了片刻,最终收回了赫子,并睁开了双眼。


        他保留了自己左边的赫眼。


        “出来吧。”他说。


        其实在后面跟“狡狐”缠斗的过程中,金木研就听到了有急促脚步声在靠近。


        但是没办法,刚才那种情况下他要是停止使用赫子攻击,他自己固然躲得开“狡狐”的所有攻击,但就无法保证那两个倒霉搜查官的安全了。


        “咦,原来你也发现我们了嘛,嘻嘻,没想到你居然是个喰种,真有意思。”铃屋什造用力摆脱自家监护人从刚才起就在阻拦自己的手臂,蹦着上前走去。


        篠原幸纪也不再阻拦铃屋什造,而是无奈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他们两位身后还有两位随行的搜查官,都愣在了原地没有动作。


        篠原幸纪在看向金木研的时候,神色变得严肃起来。


        刚才的战斗尾声,篠原幸纪他们一行人正巧撞上,看了一个正着。


        篠原幸纪一时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ccg内部被众人一致看好的强劲新人居然是个伪装了身份的喰种??


        简直难以置信。


        以篠原幸纪对金木研的了解来说,他一直认为对方是一个人品性格各方面都很不错的年轻人。实力成长跟经验积累也很迅速,是个很有潜力的新人。


        “呐,跟我打一架吧,金木。”铃屋什造可不管这些,他整个人都兴奋起来了。


        “我拒绝。”金木研微笑着回答,从表情到语气都跟跟平时的他没什么两样。


        可是,他的左眼是黑底红瞳的赫眼。


        昭示着他异于常人的身份。


         “金木君,你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篠原幸纪本来在旁边纠结了半天,但一见自家被监护人一副想要搞事情的兴奋表情,赶紧过来拉住了对方的手臂。


        “哦,真是不走运,居然被你们看到了。”金木研本来不想说话,但是想了下还是说了一句,并耸了耸肩以示自己真的很无奈。


        他的幸运值,果然是负的。


        他这会儿也明白了,后来晕过去那个搜查官说的「撑住」是什么意思了,他们两个一定是在发现无法驱逐的目标以后,向20区的负责人篠原特等发出了求援信号。


        而他,就偏偏倒霉的跟他们撞在了这里。


        金木研心想,他果然一见到独眼之枭那个家伙就要倒霉。


        气氛沉寂下来,一时间没人再主动说话。


        “篠原特等,有马先生还在等着我,如果您不打算做什么的话我就先告辞了。如果您还有什么别的指教,那么就请直说吧”金木研主动收回了赫眼,以人类的姿态再次讲话。


        就算是要喊打喊杀,也麻烦快点给他个态度吧。


        他现在也很尴尬啊。


        金木研不提有马贵将还好,一提起他,篠原幸纪更加纠结了。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知道金木研跟有马贵将的关系非常良好。他不相信以有马的眼力会看不出眼前的青年有问题,但是他又相信以有马的为人绝不会去包庇一个喰种。


        而且金木研的眼睛也很奇怪,篠原幸纪从来没见过哪个喰种居然同时拥有一只赫眼和一只人类的眼睛。


        更何况,ccg里混进了一个喰种本身就是个天大的笑话。    


        可惜金木研不知道篠原幸纪脑子里在想什么,要不然他一定会在心里吐槽他大惊小怪。 


        掌控ccg的和俢一族,可都不是人类。


        当然,这是一个危险的秘密。 


        谁若是胆敢越线,就要做好死亡的觉悟。


        ……   


        “金木一等,我需要你跟我去一趟1区的本部,你有什么意见吗?”篠原幸纪最终拿定了注意。


        任何事情都不能轻易下结论。


        金木研愣了一下。


        “好的。”


        ……


        去本部的路上,他们直接开的车,篠原幸纪坐在前面的驾驶室驾车,金木研跟铃屋什造一同坐在了后面。


        “狡狐”被关到了另一辆专门用来押送喰种的运输车辆,跟着篠原幸纪来的一名搜查官也上了那辆车。


        本来铃屋什造也该在这辆运输车上的,但是他死活不干,篠原幸纪没辙只能连他一起带上了。


        两辆车的目的地是不一样的。


        留下的另一名搜查官负责照看之前两名负伤的搜查官,救护车还要一会才能到,那两名搜查官的伤情并不适合随意挪动。


        这名搜查官按照惯例,想要给金木研带上库因克钢手铐。篠原幸纪本来想要阻拦他的行为,但是金木研婉拒了对方的优待。


        他知道这是篠原特等的好意,但是他也顾虑对方的立场。


        他现在也不知道这件事最后会如何收场,这要取决于和俢家那位局长的意思。


        他不想给这位篠原幸纪先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关于有马先生跟和俢局长的约定,金木研自己其实知道的也不多,他并不太在意所以也就没有追问过。


        有马先生只告诉他,ccg承认他人类的身份。


        不过,事情应该也不会到最坏的地步。


        他结合上辈子的情况多少也能猜测出一点,他的身份恐怕不会永远是个秘密。


        保密只是暂时的。


        在合适的时候,和修局长会让他派上合适的用处。


        这一路上,铃屋什造都在用跃跃欲试的眼神瞟他,他目不斜视全当没看见,后来干脆闭目养神。金木研光棍的想,反正他现在跟玲屋君还不熟,对方只是一个曾经偷过自己钱包的熊孩子而已。


        至于以后,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篠原幸纪一边开车,并通过后视镜观察安静坐在的金木研。他觉得对方简直太镇定了,或许是真的有什么隐情吗?


        在等候红绿灯的路口,篠原幸纪给有马贵将发了一条信息。


        「金木研到底是怎么回事」


         篠原幸纪开着车一路到达本部大楼下的时候,都没能收到有马贵将的回复。


        没办法了,只能先去见局长了。


        下车的之前,篠原幸纪把自己的风衣外套递给了金木研。


         金木研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过来,他知道这是给他遮盖手上的手铐用的。相比拷在搜查官自己身上的手铐,他身上的血迹反倒没什么值得遮掩的。


        这里是ccg本部大楼,血迹,伤痕,都是大家习以为常的东西。


        “谢谢。”


        他微笑着向篠原特等道谢,态度真诚了许多。


        “我很抱歉。但是作为一位搜查官我有责任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这件事情的性质太过敏感。但是,作为我个人我相信你没有恶意,你在那里的所有行为我都看到了,我会如实报告给局长的。”篠原幸纪正色道。


        眼前这个人是为了保护那两名搜查官不被杀害,才会暴露了自己的秘密。


        在今天之前,他甚至很可能从来没有见过那两名搜查官。


        一个可以为了保护他人,而不惜暴露自己的人,怎么会是一个敌人哪?


        金木研现在确定,这位特等搜查官是真的对他抱着最大的善意与公正的态度。


        他心下有些复杂,他上辈子并没有以人类的身份接触过这位篠原特等,他在作为佐佐木琲世的时候,对方已经成为了植物人。


        “谢谢您,篠原特等。”


        金木研只能再次向对方道谢,他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就在他们走上台阶,准备进入大门的时候,身后传来了有马先生的声音。


        “研。”


        金木研猛地转身。


        篠原幸纪这才恍然,感情不是没有反应,是直接动身赶路了。


        “有马先生,对不起,我好像闯祸了。”


        金木研看有马先生的神色有一点冷,内心哀嚎,他这下怕不是要完。


        尽管如此,看到了有马先生,他心中却完全平静下来了。


        有马贵将点了点头示意他已经知道了,然后直接走到了金木研身前。因为是在外面,他只是伸手隔着风衣握住金木研的手腕,本来是想要安抚对方的情绪。


        但是敏锐的触觉让有马贵将感觉到了金木研的手腕上多了个东西,并瞬间想到了藏在衣服底下手腕上的到底是什么东西。


        “是谁?”有马贵将的神色彻底冷了下来。


        “啊?”金木研一时没有转过弯来,完全没搞懂有马先生的意思。


        “你手上的东西,是谁?”有马贵将手上微微用力,并再次重复了自己的问题。


        不等金木研回答,他就把视线转向了一旁的篠原幸纪,他刚才问得问题完全没有意义。


        “请把钥匙交给我。”


        篠原幸纪下意识的把暂时由自己保管的钥匙递了过去。


        篠原幸纪从来没见这个样子的有马贵将,虽然看起来还是冷冷淡淡的,但是跟平时的他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要不是共事多年,已经有了一定的了解,篠原幸纪恐怕还真看不出来。


       有马贵将动怒了。


       篠原幸纪看向金木研,是因为这个人吗?


        居然能让死神有了人气,真是个可怕的人。


        不对!在看到有马贵将接过钥匙以后,拉着金木研就要离开的状况以后, 篠原幸纪总算是回过了神。


        “喂!有马,你不能就这样把他带走了!我们正准备去见局长!”篠原幸纪意图阻拦两人。


        “不需要,如果篠原特等有什么疑问的话,自己去请教和俢局长就好了。还有,请约束好今天所有在场的人员,根据ccg的保密条例,不得泄露今天所见。”


        有马贵将顿了一下脚步,待说完这些话,便不再理会篠原幸纪的反应。


        ……


        金木研直到被有马先生按到了车子的副驾驶座上,还有点没回过神来。


        “额,我们就这样走了没关系吗?”金木研犹豫的问。


        有马贵将把挡在金木研手上的风衣随意扯下扔到了后座上,又用钥匙打开了他手腕上的手铐,然后随手向车外一扔。


        “……”


       有马先生您这是随意丢弃办公用品!


        “您生气了?”


        金木研露出一个灿烂的微笑,他大概知道有马先生为什么生气了。


        有马贵将站在车外,他静静的看着青年笑脸,还是没有说话。


        “因为手铐吗?您知道的,这种东西根本锁不住我。”


        “再说了,当初您不是也用这东西锁过我吗?”


        “您还用IXA捅了我一下哪,很疼的!”


        “每次的训练,您都把我揍得爬不起来,您不记得了吗?”


        “还有鸣神,您都快把我烤熟了!”


        有马贵将听着青年喋喋不休的说着话,原本有些焦躁的心情突然好了起来。


        有马贵将忽然也笑了一下。


        金木研看到这个笑容却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立马住嘴。


        “所以,你这是在跟我翻旧账吗?”


        金木研幡然大悟,完蛋了!


        他得意忘形的过头了……


        有马贵将用一只手挑起金木研的下巴,直视着对方的双眼。金木研没有逃避有马先生的视线,尽管他有些看不懂有马先生现在的眼神。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


        有马贵将俯下身,在金木研的耳边轻声说。


        然后,在金木研还在思考所谓“下一次”的具体含义的时候。


        有马贵将又稍稍改变了姿势,他改用手托住金木研的脑后,接着吻住了对方的唇。


        金木研睁大了双眼,完全懵在当场。


        这个吻十分温柔,时间也不是很久,很快有马贵将就放开了金木研。


        金木研如梦初醒,用手捂住脸,像鸵鸟一样缩在座位上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有马贵将看着金木研的一双耳朵变得通红,心情很好的笑了一下。然后他好心的决定,暂且先放过这个总是学不乖的下属。


        有马贵将回到了驾驶室并发动了车子。


        目的地,是他们的家。


——————


        其实,这才是我12月31日那天想要码的番外!


        这篇真是命途多舛,先是被我大脑跑偏,然后我昨天忙里偷闲偷着码了大概一千多字当场被我手滑给删了。


        但是,我是不会屈服的!


        迟来的元旦贺礼,希望你们喜欢。


        我最近会比较忙,这篇赶的比较仓促,可能有点蹦,咳咳见谅~
       

评论

热度(3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