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有金」重回18岁的小天使 番外⑥(工作学习两不误)

陌上晓年:

注:这是一篇日常向番外,时间是小天使刚刚回归正常人类生活没多久。


——
        喰种对策局24区分部,有马特等搜查官办公室中。


         “……以上就是有关于上个月的工作汇总摘要,我这里还有详细整理过的文件,有马特等随时可以亲自过目。”宇井郡为自己的汇报做出结语,然后上前走了几步,并恭敬的将手中的文件夹向坐在办公桌后的有马特等双手奉上。


        有马贵将点了点头,伸手将文件夹接了过来,没有立刻翻阅而是随手放在了桌面。


        不过是每个月例行的汇总报告,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事实上就是没有这份文件,有马贵将身为24区分部的领导者,也对自己的辖区内的情况了如指掌。


        宇井郡对此也习以为常,见怪不怪的退回了自己原本站立的位置。


         “这样就可以了,没有其他事的话你就回去做准备吧,等下就该出发了。”有马贵将看了一眼时间随即说道。


         “是,那我就先告退了,”宇井郡点头,犹豫了一下又多问了一个问题,“……有马特等也会参加这次行动吗?”


        今天下午他们的任务是去实地探查一个新发现的疑似地下世界入口点,如果确认属实,则直接深入搜索,并驱逐发现的喰种。


        本来的话,一般像这种情报无法落实的行动,是很少会直接惊动别说是24区分部就是放眼整个ccg都算是最高战力的有马特等搜查官的。


        但是,今天一早上班以后,宇井郡就听到了有马特等打算亲自指挥参与这次行动的传闻。


         宇井郡用余光瞥向存在于这间办公室里的第三个人,是因为这个人吗?


         在有马贵将的办公桌靠近窗边的一侧,稍向后一些的位置多添了另一套用于办公的桌椅,规格是中规中矩的下等搜查官配备。但是,这样的位子出现在特等搜查官的办公室,本身就已经很违和了。


        宇井郡觉得,敢于坐在这个位子上的人不是无知无畏就是魄力非凡。


        这是极度接近ccg死神的距离,是大部分搜查官想都不敢想的距离,更是不被死神本身轻易准许介入的领地。


         “没错。”有马贵将回答的没有一丝迟疑。


        宇井郡没有再多说话,有马特等决定的事情是不会被改变的,再说这也算不上什么大事。他点了点头表示了解,然后转身向办公室外走去。


        在宇井郡转身的一刹那,某人恰好抬起了头,无意间正好对上了宇井郡的视线,某人愣了一下,然后下意识的报以微笑。


        是那种很礼貌谦和的笑容,不带任何负面情绪,也没有刻意示好的意图。


        两人的对视没有持续多久,随着宇井郡彻底转过身就交错开来。


        宇井郡没有再刻意拖延时间,打开门走了出去。他在走向自己办公室的同时,回想着在24区分部关于这个人的一些传闻。


        金木研。


        这个人还很年轻,进入24区分部工作的时间只有不到一个月,据说还是一名普通社会大学的在校学生,曾经因为身体原因休学了一年,目前刚刚复学。


        并非从专门培育搜查官的两所学校出身,也不是白日庭出身,完全就是在突然间冒出来的一个人。


        甚至没有正式的搜查官任命,却由特等搜查官有马贵将直接对其负责,一来到24区分部就直接被有马特等安排在了自己的办公室中。


        宇井郡认为,这是有马特等从来没有过的,十足的维护姿态。


        即使是零番队那些孩子也没有过的待遇。


        要知道有马特等并不是什么同情心泛滥的人,所以虽然心中也抱有同大家一样的观望态度,宇井郡还是觉得对方应该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才对。


        能被有马特等看重的人,不该是庸才。


        虽然暂时还什么都看不出来。


        有马特等将人藏的太好了,他们这些下属这段日子里都没能找到接近金木研这个人的机会,只能远远的观望。


        金木研从来没有独身一人出现在众人视线中过,要么见不到,见到的时候必然是跟有马特等一起。


        这种情势下,就算是好奇到极点,谁有胆子敢上前去顶着有马特等的压力满足自己的好奇心?


       搞不好,什么都打听不到不说,自己还得倒大霉。


       不过,宇井郡嘴角微微上钩,顺利的话大概等下就可以见识一番了。


         ……


        视线回到办公室中。


        金木研在宇井郡走后,整个上半身有气无力的趴在了桌面上。


        从他进入ccg上班的第一天开始,虽然有马先生没有急着让他立刻执行外出任务,但是他的日子也没有多么轻松。


        有马先生给了他足以让他忙到翻不了身的文件整理工作,虽然他私以为这些工作完全是没有实际意义的,他认定有马先生就是在整他。


        还有学校里的课程,更是让人绝望。


        金木研这辈子确实只是抛弃了学业一年时间,但是他还有上辈子啊!所以,就算他曾经是个学霸,也需要一点时间来自我拯救。


        金木研最近真的完全是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结果,这还不算,就在刚刚有马先生居然告诉他今天下午的行动他也需要参加。


         “……不然,难道你以为我费这么大力气让你进ccg,只是为了让你做个文职员工混日子的吗?”


        这是有马先生的原话,顺便附赠给金木研的还有一个冷笑。


        “可是我今天晚上还有一节课。”金木研继续趴在桌子上不起来,垂死挣扎的哀声道。


         “时间来得及,等行动结束直接送你去学校。”有马贵将不为所动。


         ……有马先生,其实你是嫌他“倒戈”投靠ccg的消息泄露的不够快是吧?


        “你这是在压榨在校实习工的劳动力,有马先生。”


        在日本,随便哪家正经公司都不会压榨实习工过份到这种地步,可怜他现在连一个正式搜查官的任命都没有,就得这么拼命的工作。


        被学业跟工作同时压身的金木研表示,他还是觉的被有马先生关在家里不让出门的时候比较幸福。


        哪怕,天天被揍他都认了。


         “你可以争取提前毕业,你的学习能力很好,完全可以做到。更何况,你本来就是被留级的。”


        有马贵将看着趴在桌子上不肯看他的金木研,直接提出了自己的意见,或者说是要求。


        金木研听到这话只觉得自己又被狠狠捅了一刀,求不要再黑他被留级的这件事了好嘛!这种事,能都怪他吗?


         “是……”


        抗议无效,金木研只能乖乖从命,以免再被捅刀。


        有马贵将的脸上浮现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其实,他知道金木研不是真的要跟他唱反调,这不过是金木研惯常的在跟他讨价还价罢了。


        对此,有马贵将表示绝不姑息。


        金木研了解有马贵将,有马贵将同样了解金木研,他知道金木研的能力完全可以应付这些事情,甚至可以说是游刃有余。


        最多就是花费的时间多一些,不存在什么能力方面的问题。


        金木研在他面前的时候总是很孩子气,但实际上金木研的为人处世已经足够成熟,他不是个需要别人过份照顾的孩子了。


       有马贵将知道,金木研很清楚自己选择了一条怎样的路,也清楚他要为此付出怎样的代价。


        最终,金木研还是老老实实的提着装有幸村的箱子跟有马贵将一同上了公务车,同车的还有包括宇井郡、伊柄入在内的几名搜查官。


         这个阵容可以说是很强大了,包括有马贵将在内的24区分部最得力的战力几乎都在这里了。


         金木研主动坐在了一个角落,以求尽量不引人注目。


         但效果不出所料的很不理想,本来车厢内的空间就不大,坐到哪里也藏不起来。


        有马贵将即便是在车厢中的坐姿也一样端正得体,他一上车就闭上了双眼一言不发。其余的几人一时之间也没有人打破这份安静,但是他们视线有意无意都集中在了金木研的身上。


        金木研对着几个人微笑点头示意,然后也安静的闭目养神去了。


        这几个人他上辈子都认识的很,但是现在他们却连他的底细都搞不清吧。毕竟,目前他半人半喰的身份还是ccg的高度机密,跟上辈子的广为人知还是有很大不同的。


        他们现在最多也就是对他抱有一定的好奇之心。


        这份堪称诡异的安静,一直持续到他们到达目的地也没有被打破。


        有马贵将在车停稳以后率先下去了,其他几名搜查官也陆续下了车,最后只剩下了金木研自己。


         “下来。”有马贵将心中有点疑惑,但神色不动,面朝打开车门的车厢,对着没有动作的金木研只说了这么两个字。


        以有马贵将对金木研的了解,他是不会在事到临头的时候还插科打诨的。


         “有马先生……不好意思,额……我好像有点晕车。”


         金木研低着头,一手用力撑在旁边的座椅上,缓了一下,尽量用平常的声音说话。


        有马贵将看不到金木研此时的表情,尽管很细微,但他听出了金木研说话的语气有点不太对。


         “抬起头来。”


        金木研闻言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头抬了起来,他勉强的做出一个微笑。


        有马贵将看得出金木研的状态确实有点不太对,但绝不是什么晕车,他知道金木研没有这个毛病。


        别说是金木研,拥有一定战斗天赋的喰种搜查官,也没有几个会晕车。


         “你先休息一下吧,其余的人跟我走。”有马贵将不打算在这种情况下勉强金木研参与行动,至于原因等晚一点他会搞清楚的。


        宇井郡对于金木研所谓的晕车表示绝对不信,并对有马特等的纵容感到不可思议。


        在宇井郡看来,这个金木研不过是犯了不少新人都会有的通病罢了,临阵退缩。


        在这种时候,宇井郡认为最不应该采取的就是纵容的态度,虽然缺失斗志和决心在战斗中是很不利的,但是这也正式他们这些前辈们的责任和存在的意义。只有趁早直面残酷的战斗,才是最好的成长办法。


        但是宇井郡没有多言,他在启程之前特意回头看了一眼依然坐在原地的金木研,但因为角度和阴影无法看清表情,然后他转过头跟上了前面的队伍。


        如果只是这样的一个家伙,那么他宇井郡完全没有必要再去为对方浪费精力。


        软弱无能者,他绝不放在眼中。


        ……


        金木研注视着以有马贵将为首的一路人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中,然后他放松身体倚靠在了靠背上。


        他并不是在逃避杀伤喰种、夺取生命。


        他只是……


        回想了过去。这里是24区的地下世界之上的地面,在他的脚下,可以说就是他曾经走向终结的地方。


        金木研也不畏惧死亡,他只是觉得有些对不起上辈子的同伴。


        也不知道,在那个世界,他们过的好不好,不知道那个世界里大环境究竟走向了什么样的方向……


        可是,他不后悔。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在心中默默为那个世界送上一份诚心的祝福了。


        人不应该活在过去的阴霾中永远走不出来,眼前的世界才是于他而言的真实。


         想到这里,金木研释然笑了笑。


         “年轻人,不舒服的话不要老呆在车里,出去活动活动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会好的多。”


        说话的是前面负责驾驶的大叔,正扭着头一脸理解的看着金木研。他原本也是一名搜查官,后来严重负伤不再适合高强度的战斗,就退居了二线,转为ccg的交通部门任职。


        都是从新人时期走过来的,到了他这个年纪,已经不再年轻气盛,更多了一些宽容理解和善意。


        “好的,多谢您的提醒。”


        金木研估计这位大叔可能是误会了,但是他也不打算解释,对于他人的善意他总是感激非常。


        不过下去走走确实是个不错的主意,他总是要再次踏上这片土地的。


        杀戮不可避免,但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路,他绝不后悔。


        金木研提着手提箱下了车,也没走远了,就站在了打开的车门处靠在了车身上,并把手提箱随手放在了触手可及的车门口。


        这周围挺荒凉的,树木林立杂草丛生,实在没什么可看的景色,但胜在空气还不错。


        在这辆车的后面不远处还停着一辆有备无患的运输车,如果有需要的话,在有马先生他们回来以后,被留下的活口和尸体都有那辆车上的后勤人员来处理。


        金木研看了一下时间,两点半多一点,有马先生他们已经出发了将近半个小时了。


        就这样百无聊赖的又等了一个小时,有马先生他们还是没有回来,金木研已经可以断定今天这场行动肯定没白跑一趟了。


        就在这时,金木研没有等到有马先生他们回来,倒是等来了两位不速之客。


        是两个带着面具的人,不,应该说是喰种。


        很显然,他们两个也看到了ccg的两辆车,一开始两个人显然有些慌乱,但很快他们似乎就意识到了留守在这里的好像只是些杂鱼。也想到了真正的战力,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哪里。


        讲真的,这种情况下,如果这两个家伙干脆跑了,金木研大概还能装傻好心的放他们一条生路。


        但是,他们没有。


        看着两个人展露出来的赫子,金木研无声的叹了口气,然后打开了手提箱取出了两具幸村分别握在两手中。


         活着不好吗?


         “你要干什么?”司机大叔本来有些紧张,但看到金木研的动作猛然发问。


         “不要下车,没关系,我会拦住他们的,”金木研温和一笑,认真的叮嘱对方,然后向运输车大声喊出同样的话,“不要下车!”


        这时那两个不知名的喰种已经飞速向这边袭来,金木研见势快速奔跑正面迎了上去,他不能让这两个家伙靠近车辆。


        很快金木研就跟他们迎面相遇,他闪避着两人同时向他发动的攻击,并不时用幸村招架。


        几个来回以后,他就对这两个家伙的实力心里有数了,稍强一点的勉强有S级左右,另一个也就是A级。


        金木研不在只做躲闪,他挥舞着幸村主动发起了攻击,很快就给两人或多或少的添了伤痕。


        他还不想太过暴露实力,所以没有全力攻击,反正也不急在一时。


        对方两个人显然也感觉到了棘手,不再各自攻击,开始了协作,较强的那个喰种不惜拼着受伤掩护另一个喰种突破了金木研的拦截,向停留在原地的车辆攻去。


        他瞄准的是金木研他们开始乘坐的那辆公务车,这辆车是经受不起喰种的几次攻击的,如果是运输车还能好一些,毕竟运输车辆都是专门押送喰种犯人的特制车辆。


        金木研在跟眼前这个喰种缠斗的转身的时候,看见了另一个向前方奔去的喰种的背影。


        但他就算是立刻摆脱了眼前这个麻烦的家伙,也来不及赶回去了,金木研甚至听到了这两个家伙同时发出的猖狂笑声。


         “你们这些该死的白鸽今天都得死在这里!你也一样,就不用想着去救你的同伴了,马上你们就能继续做伴了哈哈哈……”


         “呵——”


        金木研闻言,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也不生气,反而也笑出了声。


        他用左手的幸村架住对方的一波赫子攻击,然后看也不向后看一眼,右手果断的反手将另一具幸村向后猛然甩飞。


         “啊——”


       在金木研的身后传来了一声凄厉的惨叫,但很快就消声了。


        只见,在离公务车还有几步之隔的地上趴着刚才那个意图袭击车辆的喰种,那具幸村从背后正中他的心脏位置。


        金木研稍微认真起来了一点,想要在他的面前伤害他的同行者,他绝不允许!


        用了半分钟,金木研结束了剩下的一场战斗,他斩断了对方的赫子,还有两条腿。虽然这个还没死,但是显然对方已经无法再继续战斗也跑不了了。


        金木研走到另一个喰种跟前拔出了另一具幸村,甩干净血水以后,他重新打开了车门,先是对着满脸惊讶的司机大叔安抚的笑了笑,然后将幸村装回了箱子里。


         等金木研再次回头的时候,他看到了走出杂草丛的有马先生跟宇井准特等。


          “……”


         这叫什么?


         英雄总是最后出场的?


        宇井郡是跟有马贵将先行赶回来的,往回走到半路的时候,有马贵将就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不大对的动静。


        不过,他们两个回来的时候正赶上金木研招架的游刃有余,也就不急着现身了。


        宇井郡别有深意的看着一袭白色风衣制服,却在战斗后不曾沾染一点血迹的金木研。


        这个人,果然还是应该划分为深藏不露吗?


        ……


       在等剩下的伊柄入几人回来以后,收拾完里里外外的战场,他们就再次回到了车里打道回府。


      这次,所有人开始明目张胆的在有马贵将的眼皮子底下盯着金木研看。


      金木研继续窝在他的角落闭目养神,嗯,毕竟他是晕车的人啊。


      有马贵将又认真的看了金木研一会儿,确定他之前的负面情绪已经消退了,起码表面上来看已经无事了。


      有马贵将很清楚,时至今日金木研的心中都还藏着一些秘密,但他不想追究。他自己也一样有很多事情没有完全交代给对方,不过都不重要了。


      他们对彼此的心意是真的,就足够了。


      这条路,是他们两个人共同的意志,再困难,再痛苦,他们都会一起走下去。


       不辜负当下的每一天,将来也就不会有遗憾。


      有马贵将忽然动了一下,直接震惊了一车人,唯独闭着眼睛的金木研什么也不知道。


      金木研只感觉到好像他的右眼睫毛被什么动了一下,他疑惑的争开双眼,收获到了有马先生的面无表情,宇井郡的错愕,还有其余人见鬼了一样的表情。


      他蒙逼的瞅了这些人一会,最后还是选择继续闭目养神。


      金木研不知道,刚才有马贵将抬手轻轻捻去了他睫毛上沾到的一粒很小的血珠。


       有马贵将说到做到,果然以公谋私的让司机先饶了个大圈把金木研放到了学校的门口。


       额,据说这是金木研身为在校学生的优待。


       ——


      金木研赶回学校的时候,刚好是晚餐时间,英说是在学校餐厅等着他。


       等金木研找到英的时候,还在一旁发现了一个老熟人。


      西尾锦。


      又来了,金木研心中叹气,英还是改不了挖他秘密的老毛病,他才不相信这只是和巧合。


      说好了什么都不问的,英!


       “金木,这里!”永近英良也看到了金木研,立马招手示意。


      金木研也不踌躇,干脆的走了过去。


      倒是西尾锦愣在了当场,一脸不淡定,跟见了鬼一样。


      金木研心下明悟,看来西尾学长是被英给坑了,活该吧,谁叫当初你还想吃了英来着?


       “英。”


      金木研正常的跟英打了个招呼,然后很自然的把视线过度到了一旁的西尾锦身上。


      “这位是?你的朋友吗,英?”


      永近英良愣了一下,西尾锦脸色也变了数变。


      永近英良在思考他家金木是真的不记得了,还是在装腔作势。可是,如果是装的话,是因为什么哪?金木的表情看起来很自然,也不像是假装的,可是这完全没道理啊。


      西尾锦早有耳闻金木研回到了学校,但是看着金木研今天这一身标准的ccg风衣制服,他简直震惊的差点绷不住了。


      在听到金木研的话以后,他更是一度以为自己幻听了。


      “这是我的一位学长,以前我也带你见过的,你不记得了?西尾学长帮过我们很多忙的。”永近英良试探的说道。


       “是吗,我没有印象唉,不好意思了西尾学长。”


       “英,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我是因为一年前出了一次事故才失踪这么久的吗,不过我在这之后确实发现有些记忆不太连贯。”


      金木研坚决装傻充愣,他是不会承认自己认识以前见过的这些喰种朋友的。


      这也是为了他们的安全。


      今天在这里见到西尾学长也好,这样古董可以尽快确认他已经加入ccg的消息。


      但愿,店长还记得他当初说过的话。


       “没事。”西尾锦僵硬的回答,他不知道他还能说什么。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金木研这个家伙怎么会成了搜查官?!


       不行,这件事得快点通知古董……


       “是这样啊,金木我说你真的要小心一点了,怎么老是碰到这种倒霉的事,前两次是你命大,我可不希望再看到你身上发生这种事了!”


       说到底,永近英良也只是希望金木可以平安幸福。


       “是是是。”金木研投降。


       “好了,我们先去看看吃什么吧,西尾学长也一起吧。”永近英良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觉得还是先入正题比较好。


       西尾锦的身体微不可查的僵了一下。


       “额,我来之前已经跟女朋友吃过了,你们吃就好。”


       “我也跟有马先生他们吃过了。”金木研毫不愧疚的拉着有马先生做挡箭牌。


       “你们两个真是扫兴,算了我自己去,你们在这里等好了。”永近英良没有再多说什么,自顾自的走开了,他本来也没打算难为这两个笨蛋。


      这么看来,还是金木看起来镇定自若,西尾学长掩饰的太假了。


      金木研笑着目送英走开。


      感觉到了一旁西尾锦的视线,金木研嘴角含着笑意,漫不经心的暼了对方一眼就挪开了视线。


      西尾锦却为这一个眼神,被一股刺骨的凉意从头冷到脚。


      明明金木研刚才就连眼里都带着温和的笑意,他却觉得有些胆战心惊。那股温和是给永近英良的,至少不全是给他西尾锦的。


      西尾锦直觉金木研在传递给他一个讯息。


      不想死的话,还是不要再追究金木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了。


      ……


      永近英良回来的时候觉得这两个人的气场怪怪的,西尾学长明显心神不定,金木看起来倒是气定神闲,但这两个人放在一起看就觉得不对劲


      不过,他很识相的没有再多说话。


      现在是吃饭时间,还是不要做多余的事情了。


      “喏,你们喜欢的,我给你们一人带了一杯咖啡,不吃饭就算了,总得多少喝点东西吧。”


      “谢谢。”西尾锦感觉自己的心情更加复杂了,心好累。


      “谢喽,英。”金木研很开心的接过了咖啡。


      ……


      生活仍将继续,我们总是要向前去看。


——————


       这是一篇没有预告的,临时起意的番外。
       番外内容很正经。。。哈哈
       有马爸爸跟小天使其实直到正文结束,都有很多秘密没有互相坦白,
       心照不宣也好,刻意隐瞒也好,
       都不重要。
       他们彼此的心意是货真价实的。
     

评论

热度(2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