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生贺 「有金 he」重回18岁的小天使(21)

陌上晓年:

        金木研出门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一家理发屋。


        他的头发是该好好修理修理了。


        他没有让有马贵将跟着他一起进去,而是把对方赶到了不远处的一家书店里去等候。


        等金木研站到安静的坐在桌边看书的有马贵将面前时,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要不是对金木研已经有了足够的了解跟信任,有马贵将大概就以为对方是趁机逃跑了。


        “怎么去了这么久?”有马贵将依然把目光逗留在书页上,没有抬头。


        “当然是为了把自己打理的好看一点,您不看看我吗?”金木研心想,有马先生你要是看到他现在的样子还能这么淡定,那他就彻底服气了。


        有马贵将手中翻页的动作一顿,有些疑惑的抬起了头。


       “……”


        金木研从对方的目光里生生读出了「你在搞什么鬼」的意思。


        金木研笑得像是偷了腥的猫,他伸手摸摸自己的头发,说:“不好看吗?”


        有马贵将皱了下眉头,一时之间没有说话。


        原本乌黑的发色被白色代替。


        有马贵将不否认,白发的金木研确实让人惊艳,他原本因为渐渐长开变得俊秀的五官在这一头白发的映衬下更加出色。


        但是却给人一种距离感,还有不详之感。


        即便金木研现在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笑容,仍然无法完全驱散这种感觉。


        有马贵将不喜欢这种感觉。


        “你自己觉得好看就好。”有马贵将最终只是这样说。


        金木研像是没有察觉有马贵将的情绪变化,笑得更加开心了。


        之后,有马贵将带着金木研去了许多地方。


        他们没有选择在人声鼎沸的地方过多停留,而是遍寻一些人流稀少而景色优美的地方逗留。


        虽然某种意义上,这种地方可能潜藏着危险,但是这不是有马贵将和金木研会担心的问题。如果有不长眼的家伙胆敢跑到他们眼前,那么倒霉的总之不会是他们两个人。


       这样悠闲自在的生活,在有马贵将的人生中几乎从未有过,他带着金木研在这几天的假期里走过了很多地方。这些地方,大多是他自己也没有到过的地方。


        在最后一天假期的傍晚,有马贵将提出要带金木研再去最后一个地方。


        金木研同意了。


        有马贵将带着金木研去的是上次他跟独眼之枭见面的废弃工厂。


        金木研一路跟随有马贵将走来,直到两个人踏入工厂内部,都没有再说话。


        有马贵将在上次发现独眼之枭的位置站定。


        那里的地上放着一样东西。


        金木研没有上前,而是停留在了姑且可以称之为门口的位置。早他在走进来的时候他就看清楚了,那是有马先生的手提箱,里面也许是IXA,又或许是鸣神。


        总觉得,不至于是枭。


        有马贵将拿起来手提箱,然后打开了它,取出了自己的库因克武器。


        金木研一眼就认出了,是鸣神啊。


        看着有马先生手持鸣神转过了身面对着他,金木研下意识的又回想起了过去。


        难道,他就无法改变这样的命运吗?


        不,不是的。


        金木研闭上眼睛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睁眼上前走了几步。


        这是一个适合动手的距离。


        “就是在这里,我为你取得了独眼之枭的赫包。”有马贵将没有立刻攻击。


        “所以?”


        金木研闻言稍微认真的注意了一下周围,果然看到了一些战斗的痕迹。


        “金木研,我要印证一下,我为你做的一切值不值得。”


        “如果不想死的话,就拿出你的全部实力全力一战,只要赢过我,你就可以活着离开这里。”


        此时的有马贵将,全身都散发着属于ccg白色死神的气息。


       这是与这半年来在训练中时,截然不同的两种气势。


       金木研对此并不陌生,甚至可说是熟悉至极。他曾经以「敌人」的身份感受过,也曾经以「同事」的身份感受过。


        现在,很明显是第一种情况。


        尽管并不情愿战斗,但金木研知道这一战不可避免。他无法在这里改变有马先生的决定。


        金木研心里清楚的很,就算是拼尽全力,现在他也还不是有马先生的对手。他刚刚吞噬了独眼之枭的赫包,虽然实力又有增幅,但是还不到可以赫者化的地步。


        这是需要时间的。


        ……


        这场战斗毫无悬念,输的人必然是金木研。


        他被重伤到暂时失去行动能力。身体多处骨折,内脏受损,赫子全被被斩断,赫包也遭到了重创。


        但是有马贵将也不是豪发无伤的,他的左手臂被金木研的赫子击中,造成了小臂的骨折。


        有马贵将身姿笔直的站在倒在地上的金木研面前,又想起了那个初次相遇的雪夜。


        想起了那时金木研说过的话。


      「我不想待在库克利亚那样的地方,请您杀了我吧,有马先生。」


        金木研神色淡然的与有马贵将相互凝望,仿佛这半年来所有的依赖信任都是不存在的。


        一点悲伤或是愤怒的样子都没有。


        “如果不想进库克利亚,下次,就不要再落在我的手上。”有马贵将冷声说,然后他收回了鸣神,转身离开。


        金木研在有马贵将离开后,有些吃力的转动头颅望着他的背影,直到再也看不见为止。


        有马先生,你到底是心软了。


        ……


——————


        ps这里有一只染发的小天使。


        完结倒计时,后面真的没有多少了,最迟明天正文就能更完。


         我郑重承诺,正文是he

评论

热度(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