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有金/有琲」重回18岁的小天使 恶搞版番外(三生梦回篇②)

陌上晓年:

  ps原佐佐木琲世养成篇
————


     有马贵将安静的坐在床头,注视着身旁陷入昏睡状态的金木研。


       与被监禁在库克利亚时的狼狈不同,把人带回家中之后,有马贵将第一时间为金木研处理了所有的伤口,清理完了身上的血迹和污秽又为他换上了干净的衣服。


       躺在床上的少年被温暖舒适的被褥包裹,只露出了头部,受创的双眼掩藏在了白色的绷带之下。


      有马贵将伸手为金木研理顺了一下散乱在额头上的几缕碎发。


      这满头白发太过刺眼。


      这个世界里,究竟是谁害你在这般年纪就白了头发?


      有马贵将白天去库克利亚接人的过程并不顺利,尽管监狱一方十分配合,可是麻烦却出在了金木研自己身上,重伤且神志不清状态下的金木研本能的抗拒任何人的接近。


      有马贵将一眼就看得出来,当时的金木研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就如同被逼入了绝境中的野兽一样不可理喻。


      因为大脑的创伤,恐怕连记忆都支离破碎了吧。


      否则,以金木研的强大意志力,怎么会容忍自己变成这种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激烈的挣扎只会让遍体鳞伤的金木研伤势加剧,有马贵将不得已只能示意灰崎深目在那间牢房里释放了Crc瓦斯。


      总好过他亲自动手。


      离开库克利亚前,灰崎深目特意提醒他,「独眼蜈蚣」对rc抑制剂这类药物有很高的抗性,并附赠了一些注射针剂跟特制的「食物」。


      有马贵将没有拒绝,虽然他家中早就有所准备。


      他确认了两个世界中的金木研的共同点,那就是同样曾经受制于壁虎,同样对抑制剂产生了抗药性。


      在此之前的人生经历,两个世界的金木研完全一致。


      不同点在于金木研从青铜树那个据点出逃的时机,并以此为转折点衍生了后来的一系列变化。


      有马贵将没有过于纠结一些想不通的问题,他相信自己迟早会弄清楚这些古怪的事情。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研的身体。


      尽管有马贵将已经给金木研喂食了一些库克利亚出产提供的rc营养液,但因为rc抑制剂的作用,对于伤势的恢复也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不使用rc抑制剂也不行,一旦脱离了昏睡状态,金木研就会陷入狂躁,抗拒他人的接近不说还完全不顾及自身的伤势。


       看来明天得先回白日庭一趟,他需要一点特殊的药物,既能起到镇定作用、又不会完全抑制喰种恢复能力的那种。


       目前摆在他眼前的选择题还有一道。


       就算有马贵将心中已有决断,但他不否认自己还有一点犹豫。


      上一次他产生这种罕见情感的时候,还是多年之前,那个时候的研还是被他藏于家中的秘密,而他犹豫着要不要亲手将这个秘密的存在公诸于世。


       最后,他选择了放手,让研自行抉择。


       可是眼下的状况与那时不同,有马贵将根本别无选择。


      「嗡嗡——」


       有马贵将从口袋里掏出了被调到震动模式的手机,看着来电号码挑了下眉。


        独眼之枭。


       不管在哪个世界,这个家伙总能在最不合时宜的时候,搅和到他面前。


       有马贵将心中不悦,还是按下了接听建。


        “你动作够快的嘛……”


        “他的头发是怎么回事?”有马贵将简明扼要,直接打断对方的话,他现在没心情应付这个女人。


        “……咦,居然会关心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你吃错药了?”高槻泉惊奇不已。


       有马贵将沉默,没有第一时间回应。


       “是那个时候吧……壁虎?”有马贵将猜测道。


       高槻泉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她这个电话好像打的不太是时候……?


       这到底什么情况?


       死神的同情心泛滥了?


       可是不应该啊,论起鬼畜不是人来,你有马贵将认第二,谁敢认第一?!你自己都把人捅成那个鬼样子了,事后居然还有脸翻起别人的旧账来了?


       独眼之枭的沉默对于有马贵将而言,无疑已经是最直白的回答了。


       果然如此。


       有马贵将觉得,壁虎死的当真是太轻松了。


       没有再说什么,他直接挂掉了独眼之枭的来电。


       独眼之枭很识趣的没有再打骚扰电话,又过了一会儿,有马贵将的手机又振了一下,这次是一条文字信息。


      「反正人已经在你手上了,那就这样吧,我也不多问了。不过在必要的时候,我不介意亲自动手检验一下后辈的成长哦。」


       有马贵将的眼神越发冰冷,杀气四溢。居然敢威胁他,独眼之枭你是嫌命太长了吗?


       “唔——”


       原本处于昏睡中的金木研忽然不安的晃动了几下,口中发出低声模糊的呓语。


        他极力挣扎,却摆脱不了药物的作用,无法清醒过来。


       这种危险的感觉好熟悉——


       啊啊啊啊!他想不起来……是谁?!


       不——啊啊啊啊……什么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又是谁?好疼好疼,真的好疼啊啊啊啊啊!!


       好难过……


       即使什么都想不起来了,他潜意识里却依然有着残存的执念——


      不能放弃。


      无论多么痛苦,多么难过,还有人……在等着他啊。


       ……


       有马贵将回神,立刻收敛了自己方才泄露出的杀意。他隔着棉被轻轻拍打着金木研的手臂,就如同在安抚梦魇的孩童一般。


      效果还不错,金木研的状态没多会儿就重新安稳了下来。


      就算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都对危险和杀意有着这样敏锐的感知,该说真不愧是研吗……


      有马贵将倾身在金木研的额头落下一个轻吻,起身后关闭了这间卧室内最后还亮着柔和光芒的一盏床头灯。


      整个房间顿时漆黑一片。


      有马贵将轻轻掀起被子的一角,小心的躺在了金木研的身边,顾及金木研身上还未愈合的伤口,他没有把人直接搂在怀中,只是伸手握住了金木研的一只手。


      好好睡一觉吧,研。


      他保证,当你清醒的时候,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哪怕,在未来的某一天你会因此而责怪他,他也绝不后悔。


——————


       心情低落,明天要加班。。。
       ps有一个想法还没确定,也许要给这篇番外改个名字了……待我再理顺一下思路。
      

评论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