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生贺 「有金 he」重回18岁的小天使(3)

陌上晓年:

        “我回来了,这些天让大家担心了。”金木研面向古董的大家鞠了一躬,极为正式的向大家道谢。


        谢谢你们从来不曾放弃过他,谢谢你们对他的帮助,不管是曾经迷失迷茫的金木研,疯狂偏执的金木研,甚至是失去记忆站在相悖立场的佐佐木琲世,不管他曾经弱小亦或是强大。


        古董的大家,都是真正的同伴,他知道哪怕是在他死前到了最后不可收拾的那一刻,他们都是他的同伴。


         “金木你不必如此,我们当然不会就那么抛下你不管的!不过……话说回来,你是怎么回来的……你的手!”雾岛董香话说到一半,无意间看到了金木研的手指,她快步走上前抓住他的手抬了起来。


        大家这时也顾不得惊诧金木研居然自己跑了回来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注意力都被董香吸引到了少年被抬起的手上。


        那只手一如往常的干净白崭,手指修长完好,唯有五个手指甲却变成了暗淡的黑色。


        芳村店长看到这只手的时候眼神微变,然后不动声色的看了看少年的另一只手,发现也是相同的情况。


        不是染色。


        雾岛董香一时看不明白,但芳村店长却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这双手……芳村店长闭了闭眼,内心叹了一口气,壁虎这个家伙的爱好他心知肚明,这个状况坦白来说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古间跟入见恐怕也已经明了,只是董香还太年轻一时还想不到这一点。


        金木研很轻松的把手挣脱出来,双手背到身后,真是糟糕,他自己早就已经不在乎这件事了,而且到最后他连整双手都变得不是正常的样子了,都忘了应该掩饰一下了。


        金木研有点无奈,只能笑着说道:“没什么,受了一点小伤而已,除了留下了这点痕迹都已经愈合了。董香,你不需要担心了。至于你的问题嘛……”


        芳村店长看着一脸无奈笑容的少年不知道想到了什么,慢慢收敛了微笑,一脸淡定,眼神里透着着不易
察觉的冷意。


         “我杀了壁虎……然后我发现囚禁我的地方似乎不太对劲,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我就趁机逃了出来。”


         金木研讲话的语速平常,语调也没有改变,就好像这件事跟讨论天气没什么两样一样。


        全然不顾,这种事从他嘴里说出来是多么的令人震惊。


        ……


        场面一度冷掉,所有人看着金木研,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金木研看着大家的表情心里实在觉得很有趣,所以他抑制不住的嘴角微微上扬。


        他不可能做回被壁虎从古董抓走之前的那个单纯善良的少年了。


        他原本就不是那个只有18岁的自己。


        他的生命里已经沾染了各种各样的色彩,不再是挣扎在白与黑中间灰色地带的软弱无能的自己。


        纵然,回到过去让他的实力发生倒退。


         ……


        他在脑子还不太清醒的时候,暴走揍趴了壁虎,然后像上辈子一样啃食了这个家伙。


         壁虎的味道跟记忆里一样今人作呕,简直恶心到极点,但是他没得选择,为了活下去,为了活着从青铜树的据点独自逃出去,再厌恶他也只能吃下去。


        不过,不太一样的是,他这次了可没给壁虎留一口气。也才发现,原来上辈子他还给这家伙留下了一个赫包。


         明明留有残存的战斗力,最后还被ccg给弄死了,他不知道该说是活该还是太弱了……


         ……


        连最不善于察言观色的董香都能看出金木研这次回来以后的变化了。


        但是,就连芳村店长也说不上这样的变化是好是坏。


        金木研回来的那场谈话并没有进行很久,芳村店长适时的打断了它。这位经历许多岁月的老人表示金木的回归固然可喜,但是总该让他先好好休息一下。


        金木研理解老人的好意,并没有推脱。


        他确实需要休息一下,从化龙死亡到以十八岁的姿态醒来以后,对战壁虎,小心的逃出青铜树的据点,然后他又一个人漫无目的在大街上溜达了大半天,最后又步行了一夜回到古董,他的精神状态已经到达极限了。


        回到他在古董的房间,真正躺倒床上的时候,他反而觉得,虽然大家还是熟悉的大家,古董还是记忆里的古董,但是这张床可真是有点陌生了……


        他又回想起了好多事情。


        他提前逃出了青铜树的据点,那么这一次古董大家的营救行动自然也就不会发生了。


        很好,这样就不会额外引起ccg对不杀之枭的注意了。


        这也是,他为什么拼着高风险也要提前杀死壁虎独自一人逃出来,而不是等待很快就要发生变故再趁乱逃走的原因。


        这一次,他不想再让芳村店长落到那样的境地。也不希望再发生古董咖啡厅被毁掉的事情……


        还有……


        英,他要怎么怎么做,才能不再连累到你哪?


        不要再为他做这么多事情了,他情愿自己死去,也不想再看着你出事。


         —— 


        金木研不记得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才睡着了。


        不过,他睡得也并不安稳,其实应该说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一个真正安稳的好觉了。


        在作为佐佐木琲世,最开始与有马先生住在一起的那段日子好像是他最后的好眠了吧。虽然,那个时候失忆的他受潜意识的影响偶尔也会做噩梦。


        但是,没有噩梦的时候,便是好眠。


        明明那个男人对他严苛到了极点,并且数次把他打到濒临死亡。


        还一手设计了他的后半生的人生,完全不考虑他的意愿。


         呵呵,不知道,要是有马先生知道了自己一手选择培养的继任者比他自己还要短命,会是什么反应哪?


        想想就很有意思。     


        睡梦中,他见到了有马先生。


        其实他意识到了自己在做梦,到了他这样的精神强度,其实是很少做梦的,大概是他真的很累了吧。


        梦里的有马先生独自一人站在马路的中间,而他在不远处与他对视。


        那是个下雪的夜晚,周围灯光十分昏暗,明明看不清面容,但是他就是知道面前的人是谁。


        这是一个没有结尾的梦境,因为梦里的两人一直维持着最初的姿态没有任何改变。


        直到,金木研梦醒时分。
     


————————


       有马先生出场的打开方式好像有那里不对……2333

评论

热度(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