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生贺 「有金 he」重回18岁的小天使(19)

陌上晓年:

         有马贵将考虑到金木研吞噬赫者赫包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所以特意提前安排了ccg那边的工作,空出了一个星期的假期。


        但是他没想到的是,虽然金木研看起来确实出了一点状况,却没有精神暴走,反而陷入了昏睡。


        有马贵将把倒在自己怀中完全失去意识的金木研抱回了房间。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金木研突然的倒了下来,只是看着他现在的样子,有马贵将一定会认为他只是睡着了而已。


        实际上,在这半年里有马贵将发现了金木研的睡眠时间大部分时候都很短,也很浅眠。


        虽然每天晚上的训练中,金木研都会被操练到看起来完全力竭的样子,但是从地下室出来以后,他还是会在书房看书看到半夜才回房睡觉。


        有马贵将坐在床头静静的看着昏睡中的金木研,犹豫了一下,还是伸出手摸了摸他的头部。


        明知道现在绝对不会打扰到金木研的睡眠,有马贵将的动作确十分轻柔小心。


        这是金木研清醒的时候没有得到过的亲昵行为。


        有马贵将知道金木研渴望与他亲近,也明白虽然他表面看起来不情愿进行训练,但实际上却十分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实力。


        凡是他提的要求,金木研都会竭尽全力去做到。


        只要得到他的一点点温情,金木研就会非常开心。


        金木研从来没有问过有马贵将到底是怎么看待自己的,又到底为什么要花时间精力培养自己。


        这半年来,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好像很亲近,又好像很疏离。


        有马贵将无法完全看透金木研的内心。


        金木研在他面前的样子总是很放松,有的时候又有点孩子气。


        但是金木研身上还潜藏着危险的另一面——他绝不是温室里没有经历过风雨的花朵。


        这不是伪装,而是因为金木研对他有着莫名的信任,所以才愿意放下警戒,以最柔软最不设防的姿态来面对他。


        有马贵将无法做出任何承诺。


        他不知道金木研心中是不是清楚这一点,所以才从来什么都不问。


        有马贵将是个活在牢笼中的人,他甚至无法给被无辜拖进这个泥潭中的金木研一个公道。


        更何况,他没有未来。


        金木研还年轻,未来的路还很长,长到有马贵将只会在其中存在短短的几年时光。


        终究,都会过去的。


        ……


        这个晚上,有马贵将就这样坐在床头默默的守候了金木研一整夜。


        天色开始放亮的时候,昏睡中的金木研开始有了动静。他像是陷入了什么梦境之中,呼吸节奏有了变化,眉头无意识的皱起。


        起初还好,后来慢慢整个人开始出现抖动和抽搐的征兆,额头渐渐留下汗水。


        “金木,醒醒,能听见我说话吗?”    
  
        有马贵将尝试将他从昏睡中唤醒,但是没能成功。他用手握住金木研的一只手,这只手触感冰凉,手心却也满是汗水。


        “别怕,我在这里陪着你。”


        有马贵将不知道金木研能不能听见外界的声音,仍然用温和的声音在他耳边低语。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金木研的状况好像在这之后缓和了一些。


        不知道是有意识还是无意识的,金木研回握住了他的手,十分用力,他甚至觉得有些疼痛。


        他没有挣脱,放任了对方。


        有马贵将也拿不准现在的情况到底会不会有问题,他想了想,决定给独眼之枭打个电话。


        电话没有接通,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


        有马贵将冷冷的注视着手机上的号码,心中为对方又记上了一笔。


        这时,金木研口中有了不甚清楚的呓语。


        “有马先生……不……”


        有马贵将只听出了一个称呼,无法听清具体的话语。


        他只能一遍又一遍的重复之前说过的话。


        “我在这里,别怕。”


        后来金木研的抽搐颤抖越发的严重了,有马贵将不得不把他整个人扶起来抱在怀中。


        然后他终于听清了金木研的话。


        他说:“不要死,有马先生。”


        有马贵将心中惊颤,眼神似喜似悲。


        “金木研,醒过来,我就在这里。只有醒过来,你才能看见我是活着的。”


        良久,有马贵将的脸上退去了所有表情,他用最理智冷静的声音说出了这句话。


——————


       先说上一章削泉姐,有人猜对了。


       我写了有马爸爸特意向泉姐求证壁虎的事情,当时的口气就能看出有马爸爸很不悦,等到半年后有金有了一定的感情基础以后,那必然是要报复的!


        然后,搞笑的情节基本到上一章就差不多了,后面开始主要走剧情。


        也就是说,糖里可能要埋刀子了。
      

评论

热度(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