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有金/有琲」重回18岁的小天使 恶搞版番外(三生梦回篇④)

陌上晓年:

  ps原佐佐木琲世养成篇
————
  
     有马贵将悄无声息的站到了卧室门口,他之前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关紧屋门,特意留下了一道缝隙。


      从这道缝隙里,通过调整自己的站位,他基本可以看清房间里的各个角落。


      自然也包括背靠床头,低头坐在床上一动不动的金木研。


      有马贵将早就把之前用在金木研身上,只有单一药效的Rc抑制剂替换成了特殊的药剂。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不断调整剂量,就在几天前,金木研才不再被他刻意控制在昏迷的状态。


      效果显著,醒来的金木研精神状态趋于稳定,不再暴走发狂。


      金木研身上的伤势早就愈合了,连同曾被完全毁去的双眼也恢复如初。


      只是脑海中的记忆,变成了一片空白。


      他原本就因为眼部遭受的重创而伤及大脑,所以才会意识混乱、记忆破碎。


      有马贵将用在金木研身上的这种药,可以帮助他稳定精神状况,却反而抑制了记忆的恢复。


      这种处境下,还是全忘了吧。


      只有这样,金木研才能在CCG高层的默许下,走出牢笼,得到有限的自由,以全新的身份活下去。


      有马贵将看到少年抬起了头,那双灰色的眼睛里无喜无悲,一片平静。


      他举起了自己的双手,然后出神的看了自己的这双手许久,之后他尝试着做了一个抓握的动作。整个过程十分缓慢,那双手看起来就没什么力气,还有些轻微的颤抖。


      那是因为药物的副作用。


      虽然这种药对于喰种的恢复能力抑制作用很弱,但对于行动力还是有所影响的。


      现在,金木研大概连下床多走几步路的力气都没有。


      金木研的眼神里涌现出几分困惑茫然,很快他就放弃了去思考自己无法理解的事情。他不再费劲去维持手臂的动作,任由酸软无力的双手落回被褥。


      他转头看向窗外的天空,看着白色的云彩流动变形。


      其实他不太能理解自己看到的这些东西,可就是忍不住的想要多看几眼,尤其是那个小小的口子外面的世界。


      他不知道,这是一个人与生俱来的天性——对于自由的向往。


      这是,哪怕失去了所有记忆,失去了过去十几年来成形的对世界的系统认知,也不会丧失的本能。


      随着时间的推移,阳光的角度不断改变,当耀目的金色光芒透过玻璃径直射向金木研的时候,他像受惊的小动物一样发出低声的呜咽,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又后知后觉的把脸转向一旁。


      真是既狼狈又可怜。


      “呵——”


      瞧见了这一幕的有马贵将发出了低沉的笑声。


      这点微小的声音没有被金木研忽略,他睁大眼睛看向半掩的屋门。


      见状,有马贵将干脆直接推开了门,用温和的声音说:“是我。”


      在确认金木研看清了他的样子之后,才迈步走向床边。


      金木研认的出这个正在靠近他的人,是这几天经常出现在他身边的人。


      其实他没有「人」的概念,只是下意识的认为这个人是跟他一样的,会动会发出声音,有手有脚,虽然看起来并不完全一样,但是十足类似。


      这个人,让金木研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他很喜欢待在对方的身边。


      虽然他也没有「喜欢」跟「同类」的概念,更不明白这种感觉是什么。


      可金木研不会为此纠结,他现在就像个孩子一样,完全遵循本能行事。


      有马贵将在床边坐下,伸出一只手揉了揉金木研的头发,手指向前移动到额头,又顺势下滑,在抚过眼角的时候悬空停顿了一下。


      金木研主动凑上去,将脸颊贴在有马贵将手掌心亲昵的磨蹭了几下,眯着眼睛,嘴角微微上翘发出舒服的低吟。


      “唔——”


       简直就像一只在主人怀里撒娇的小奶猫一样。


       可惜有马贵将从来没有亲自接触过这类软萌的小动物,虽然觉得金木研这副样子很有趣,他却说不上来。


       “一直躺在这里,是不是无聊了?你的身体还没恢复不能外出,家里的话……要不要去书房坐一会儿?你以前很喜欢看书,也很喜欢那间书房。”


       有马贵将把人揽进怀中,非常认真的征求金木研的意愿。其实他也清楚,金木研现在不一定听的懂他在说些什么,但这是必须的,这有利于金木研恢复正常的语言交流能力,以及重新构建对事物的认知体系。


      金木研埋在有马贵将怀中的头抬了起来,他看向有马贵将的目光茫然无措。


       “书……房?”金木研不确定的重复刚刚听到的这个词汇,虽然不太理解有马贵将话里的意思,他只是凭本能的去抓住自己认定的关键点。


       “对,想去吗?”


      金木研不知道他该做些什么了,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有马贵将。


      有马贵将知道不能操之过急,只好再次开口。


       “不回答,就是默认。”


       掀开被子,有马贵将直接把人横抱在怀里,向书房走去。


      这是金木研醒来以后第一次离开这间卧室,踏足其他的地方。他紧紧搂住有马贵将的脖子,好奇的到处张望。


      很快,他们就到了书房。


      有马贵将调整了一下姿势,坐在办公桌后的黑色皮椅上,金木研就坐在他的腿上,被他搂在怀中。


      椅子很宽大,并不会觉得拥挤。


      金木研的目光被规模庞大的书柜吸引住了,虽然什么都不记得了,但他对书籍的喜爱早已经深入骨髓。


      潜意识中的好感,让他有些挪不开眼。


      这一点,有马贵将也看出来了。


       “记住你现在的感觉,这就是喜欢。”


      金木研愣了一下。


      喜欢……吗?


      有马贵将腾出了右手,打开抽屉拿出了一个黑色皮质封面的笔记本和一只钢笔。


      他翻出了一页空白的纸张,拔下笔帽,提笔写下了几个字。


       「佐佐木琲世」


       这是他早就想好的。


       “看这里,这是你的名字——虽然你把以前的事情全忘记了,不过没关系,重新开始就好,一切都还来得及。”


      金木研顺着有马贵将的指示,看向写在白纸上的一行黑字。


       “名字?”


       “对,这是你的名字——佐佐木琲世。”


       “佐佐木……琲世……名字……是什么?”


      这几个字,看在金木研的眼中只是几个意味不明的符号,他完全不明白。


       “每个人都会有一个名字,用于区别他人,琲世也不例外,明白了吗?”


      有马贵将解释道。


      金木研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又想了一会儿,他双手抱住有马贵将的一只手臂,吃力的摇晃了几下。


       “……有吗?”做完这个动作,金木研试探性的主动开口。


      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把自己的意思正确表达出来了。


      有马贵将猜想,金木研想要问得话应该是「你有吗?」


       “有马贵将,我的名字。”


      话音落下后有马贵将再次提笔,在「佐佐木琲世」的旁边又写下了四个字「有马贵将」。


      这一次,金木研很认真的看着有马贵将写下的一笔一划。


      他想要记住这个名字。


      相比之下,那个所谓属于他的名字,他反而没太有什么感触。


        “有马……贵将。”


        “对,你现在手上没有力气,等你再恢复一些,我会教你写。”


        “有马贵将,嘻嘻——”


      金木研重复一遍,忽而开心的笑了起来。


      有马贵将被金木研此刻无忧无虑的快乐所感染,脸上也映出了淡淡的笑意。


——————
  
       这下真的是有马爸爸了哈哈哈——
       幼生期模式的呆萌小天使就写到这里了,下一章应该就“长大”了。。。

评论

热度(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