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东京喰种 重生向」画地为牢 第4章

陌上晓年:


      不对。


      金木研的鼻尖动了动,这种感觉……不是有马贵将……
    
      瞬间睡意全无。


      他的双手用力握紧,身体不受控制的紧绷,连呼吸都乱了几拍。
      
      不要再靠近了。


      不要看……


      永近英良在床沿坐下,伸出一只手拍了拍金木研的肩头,“金木……不要装睡了,你的演技完全不过关。”


      金木研的呼吸一滞,身体僵硬的更加厉害了。


      “金木,你很过分哦,居然丢下了受伤昏迷的我,一个人跑得不见踪影……还躲到这种地方来……你就不怕我生气吗?”


      “你知不知道,我一直在找你……”


      “我很担心你啊……你这个笨蛋,出了这种事……干嘛要自己一个人躲起来?”


      “我们是朋友啊……”


      “……我很想你,金木。”


      永近英良看着背对自己,即便被拆穿,也执意继续装睡的金木研,鼻头一酸,心中悲恸。


      只不过是半年不见,单看外表,金木却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对方包裹在囚服下的身体,简直消瘦的惊人。


      还有……


      从那家咖啡厅离开后,在他找不到你的时候,到底还发生了些什么?


      是谁伤害了你?


      是怎样的可怕经历,才会让你在这个年纪白了头发?


      永近英良想要触摸那头枯萎纯白的发丝,又在颤抖的指尖即将碰到发梢的前一秒,收回了自己的手。


      算了。


      他不想太过刺激对方。


      他的小伙伴,一定很不希望被他看到这副模样的吧。


      永近英良努力掩饰起自己的情绪,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即使,对方根本看不到。


      “没关系的,金木。”


      无论金木变成什么样子,他都可以认出对方,金木,永远都是那个温柔善良的金木——永远是他最好的朋友。


     永近英良在心中暗暗发誓,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牢房的门被再次开启。


      永近英良向门口的方向看了一眼,又飞快的转回了视线。


      他站起身,跟始终不肯面对他,也不肯说话的金木研道别:“金木,我要走了。没有时间了……我一定会再来看你的,下一次,我可不会再心软的放你装睡,让你这么容易就蒙混过关了。”


      “下一次,也让我看看金木的笑容吧。”


      脚步声响起,越来越远,最终消失。


      “英……”


      泪水早已沾湿了枕头跟床单,在永近英良离开之后,金木研用哽咽嘶哑的嗓音,轻声的呼唤着对方的名字。


      对不起……


      有一个像他这样糟糕的朋友,很辛苦吧。


      他总是连累身边的人遭遇不幸,甚至害死了一心守护自己的英。


      有马先生在他身上倾其所有,更是把心愿跟未来交托在他的手中……他却荒唐的在乱局中一事无成的死去。


      他无法原谅自己。


      像他这样的人,根本不值得别人为之付出。


     【金木君,你是在逃避哦。】


     【你的想法很危险呐,有这样的想法,你迟早还是会害死他的。】


     【那个叫‘英’的人……是你最好的朋友吧。】


      紫发紫眸的少女出现在床尾的角落,她背靠着墙壁,屈膝而坐,纤长白嫩的手指撩动着自己的长发,笑意盈盈的看向满身悲伤气息的金木研。


       “滚——”


      金木研猛地坐起身,眉眼间充斥着戾气,如同被捏住了软肋的野兽在怒吼。


     【真是不错的眼神。】


     【看来,你也不是真的被关傻了嘛……】


      神代利世哼笑着从床上跳了下来,站在地上,转了一个身,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她本就是一道幻影,不曾真实存在过。


      然而,在同一个方位,还有另一个真实存在的人影。


      不知从何时站在那里的有马贵将,身姿挺立,手中提着一个白色的手提箱,正在盯着他看,眼神冷冽的好似可以凝结成冰。


      “……”


      金木研的思维打了个结,什么自怨自艾、怒火中烧,都敌不过这一眼的杀伤力。


      完了。


      他好像干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有马贵将上前几步,手提箱往床上一放,手指停留在提手的开关处,颇有威胁意味,“你今天倒是很有精神。”


      “……为什么让英进来?”


     有马贵将冷淡的说道:“永近英良现在是CCG的搜查官助理,是他想办法找上了我。”


     金木研的所有权在有马贵将的手中,更何况对方的情况特殊,除了极少数的高层之外,无论是谁想见到人,都绕不过有马贵将本人。
     
      金木研闭了闭眼,英会淌进CCG的这摊浑水,他一点也不奇怪。


      但是,有马贵将的回答未免太敷衍了。


      他不相信,只要是CCG的人开口,有马贵将就会来者不拒的放人来见他。


      “你……”


      金木研的眼角通红,睫毛上还沾着未干的泪珠,略显凌乱的白发,因为久未修剪长长了不少,几乎遮住了他的眼睛。


      很狼狈的模样。


      有马贵将不由得想起了初次见到对方的那个雨天,他的眼神微动,打断了对方的未尽之言。


      “你想在这里一直被关到死吗?”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没有希望,没有未来。


      孤独而绝望。


      这样的生活,足以把人逼疯,或是彻底毁灭。


      “有马先生,我早就告诉过您,我已经不想再伤害任何人了——无论是人类,还是喰种。”


      若是以杀戮为代价的自由,他要来何用。


      更何况——


      他早就没有真正的自由了。


      监狱之外,不过是一个更大的囚笼。


      有马贵将重复着他的话,嘴角是莫名的笑意,“不想伤害任何人?”


      自欺欺人的说辞。


      有马贵将把压在手提箱上的手拿开,彻底放开了手中的武器,他最后看了一眼不肯妥协的金木研,转身离去,留下了几句冷漠的言语。


      “金木研,我第一次见到你的的时候——”
      
      “你的身上,血腥味浓重的……连大雨都冲刷不掉。”


      有马贵将孤寒的背影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


      金木研的脸色惨白,灰黑色的瞳孔黯淡无光,久久回不过神来。


      牢房里的温度仿佛降到了极点,寒意刺骨。


      在他的脑海中,有少女婉转开怀的笑声响起。
     
      ……


       (未完待续)


——————


      前文埋下的线索开始一点点揭露了。


     ps
     
      这里的利世小姐,跟原著里的精神幻影是一样的概念。


      本章提到的,英受伤,指原著里金木跟英两人被西尾锦袭击那次,金木揍赢了西尾以后饿疯了,又被董香大发善心的揍晕了


      之后,在古董中醒来的,就是本文中重生的金木小天使,当然,这个时候,还是黑发的形象


      我之前一直没有明确描述金木小天使重生后,在本文故事开端的外貌,但是在上一章,其实是有暗示的


      跟彼岸花颜色相称的,自然是白发的金木研。


      就像原著里,当那片白色的花海被染成血色的彼岸花时,白金诞生了。


      另,貌似,本文快结束了??

评论

热度(185)

  1. 空城の空心泪流陌上晓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