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东京喰种 有金」画地为牢 番外篇 盛夏

陌上晓年:


      七月。


      二十区,名为古董的咖啡厅一如往常,室内冷气充足,如同隔绝在了外界的夏日炎炎之外。


      “叮当——”


      悬挂在门上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


      “欢迎光……”


      手中抱着空下来的托盘,雾岛董香在看清来人的衣着相貌后,声音卡了一下,脸色变得苍白难看,她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几乎就要摆出防守的战斗姿势。


      然而,不等雾岛董香有进一步的动作,退后一步的她撞在了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身上,老人伸出一只手按在她的肩膀上,适时的阻止了她的过激反应。


      他的面容平和,微笑着看向站在门口的来客,说完了雾岛董香的未尽之语,“欢迎光临。”


      雾岛董香半转身看向身后的老人,“店长……”


      许多坐在座位上的客人,也注意到了发生在门口的小插曲,在他们之中,有人完全不受影响,也有人神色微变,警觉的低下了头,连交谈声都沉寂了下来。


      就在这时,坐在靠窗的座位上的金发少年举高了手臂,招了招手,“金木,金木!这边!”


      金木研对着雾岛董香跟芳村功善笑了一下,指了指正在向他招手的永近英良,说道:“我的朋友在那边等我,我要过去了。那个,虽然有些冒昧……可以请店长您亲手为我煮一杯咖啡吗?”


      芳村功善点头答应:“当然可以。”


      “麻烦您了。”


      金木研向窗边的座位走去,目不斜视,不去注意咖啡厅里的其他客人。


      永近英良注意到金木研的行装,眼神发亮,他看着金木研把白色的手提箱放在了脚下,又脱下了白色的风衣搭在座位的靠背上,露出了穿在里面的黑色西装。


       “金木,很帅气呦。不过,今天难道不是周末吗?”


      为什么还要穿的这么正式?


      金木研坐了下来,随手把领带稍微松了一下,解开了一颗领口的扣子,随口说道:“上午发生了一点小状况,被有马先生叫回分部加班了,我也就是过来跟你喝杯咖啡,等下还得趁午休结束之前赶回去。”


      “咦,金木还算是新人吧,才刚刚入职不到两个月,就这么辛苦了。”


      “其实金木加班的话,我们可以改天再约啊,或者我去二十四区那边也可以,这样还能省下你在路上来回奔波的时间。”


      金木研感觉到了永近英良的关切,神情更加柔和了一些,“没关系。”


      他再也不想失约了。


      况且,他的确应该再回古董一趟,让店长、董香他们见一见,如今身为一名搜查官的金木研。


      芳村功善端来了咖啡,轻轻放在了桌面,“请慢用。”


      就在这一会儿的功夫里,咖啡厅里的客人陆陆续续走了大半,只剩下了零星的几桌客人。


      金木研抬头看向这位曾经给予过他很多帮助的老人,郑重的,一语双关的说道:“谢谢您。”


      眼前的白发少年熟悉而陌生,芳村功善从对方模糊的态度里似有所悟,心中不禁感慨万分。他用慈祥温和的目光注视着对方,伸手拍了拍对方单薄的肩膀,不再打扰两个年轻人的相处,转身回到了前台。


      有些话,是不需要说出来的。


      他相信,这位睿智的老人,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金木研搅动着咖啡,空气中满是浓郁苦涩的香气,还未品尝,他已经确定,这就是记忆中的味道。
     
      并没有打算在古董待太久,喝了杯咖啡,闲聊了一会儿,金木研就拉着永近英良一起离开了。


      屋外,盛夏的阳光刺目而灼热。


      金木研站在路边安静的凝视着这间咖啡厅,而永近英良则站在他的身旁,凝视着他。
     
      以后,大概也不会再有机会喝到店长亲手煮的咖啡了。


      他再也回不到从前。


      这一生,他与古董,注定形同陌路。


      永近英良扬起灿烂的笑容,突然伸出手臂勾住金木研的脖子上,另一只手先是捏了捏他的脸颊,又肆无忌惮的揉乱了他的白色短发,永近英良笑嘻嘻的说道:“这么严肃悲壮的表情一点也不适合金木!”


      “就算白了头发,你也是个年轻人,不是什么深沉的老头子!不要跟那些CCG的大叔们学一些没有用的东西!”


      “住手啊,英!”


      “嘿嘿……听不到!”


      “英,再不放手,我要对你不客气了!”


      金木研猝不及防,被自己战五渣的好友揉搓了一把,神情顿时破功。


      等等……


      英,你说的大叔,是在指谁?


      ——


      赶在午休结束前的最后五分钟,金木研赶回了CCG在二十四区的分部大楼。


      因为周末的缘故,除了值班人员,跟少数被留下来加班的搜查官,大楼里的工作人员数与平常相比锐减。


      金木研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继续手头没有完成的文职工作。


      一个小时候后。


      金木研恭敬的站在有马贵将的办公桌前,一桌之隔,有马贵将坐在椅子上,翻阅着手中的报告文书。


      把文件随手放在了桌面,有马贵将抬头看向自己年轻的下属,说道:“可以了。”


      金木研:“是。那我……”先下去了。


      有马贵将面无表情的打断了他的话,“跟我去训练场。”


      金木研:“……”


      加班时间,为什么还要附带CCG死神的格斗训练?


      “我……”


      没有留给金木研拒绝的机会,有马贵将从办公桌的柜子里取出了装有库因克武器的手提箱,站起身。


       “有什么问题吗?”


      金木研神情麻木,立刻识相的改口:“没什么,请容许我先回办公室一趟,我没有把武器带过来。”


      有马贵将沉默了几秒钟,提起手提箱向办公室外走去,冷淡的留下了几个字:“……随你,我在1号训练场等你。”


      “是。”


      等到金木研提着装有幸村1/3的手提箱到达1号训练场的时候,站在场地中央的有马贵将,已经把长矛状态的IXA提在了手中。空下来的黑色镶金手提箱,被留在了靠近墙壁的地面。


      金木研深吸一口气,按下开关,取出了形如长刀的幸村1/3。


      有马贵将看着他,特意说道:“你可以使用赫子。”


      金木研不置可否。


      “准备好了吗?”


      “是。”


      话音落下,有马贵将以极快的速度攻了过来,眨眼之间,他们已经攻防交替了几个回合。


      金木研在武器上趋于绝对的劣势,幸村1/3无法硬抗IXA的攻击,还要小心在过于强烈的攻击中被毁损。所以大多数时候,他以闪避为主,实在躲不了的情况下,就用幸村1/3技巧性的招架IXA的攻击。


      他几乎找不到可以反攻的机会。


      时间一长,躲不开的攻击越来越多,身上更是几次险些被长矛状的IXA直接刺中。


      有马贵将摆明了不在乎在他身上开几个窟窿,甚至把他打到断胳膊断腿——他在逼他使用喰种的力量。


      但是。


      那没有意义——金木研并不想放出赫子来给有马贵将砍断几根,更为难的是,他一点也不想被对方打成重伤。


      哪怕他拥有极佳的恢复力。


      有马贵将步步紧逼,手中IXA一挥,差点斩断了金木研的右手腕,金木研只来得及保下自己的右手,手中的幸村1/3被IXA扫过,打飞出去。


      金木研的右手一麻,被冲击力顶的撞上墙壁,踉跄着跌倒在地。


      有马贵将尽显掠夺者的冷酷无情,手指在手柄微微滑动,甲赫IXA的形状瞬间发生变化,变成了杀伤力更为强悍的陀螺状尖刺。


      金木研低着头,呼吸沉重,用手捂住隐隐作痛的腹部,尽管他身上并没有被长矛状的IXA直接捅出几个血窟窿,但他的内脏跟骨头都被有马贵将强劲的攻击打的几乎要破裂移位了。


      脚步声响起,很快,金木研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皮鞋。


      属于死神的冰冷气息,近在咫尺。


      有马贵将并不急于攻击失去了武器的金木研。


      他用一只手捏住金木研的下颌,强迫对方仰起头,另一只手高举着IXA,对准对方的脸庞,“金木研,你想死吗?”


      从来没有人,胆敢在战斗中如此糊弄他。


      如果金木研是有马贵将的敌人,那么,在刚刚这场战斗中,他早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金木研抬手握住了有马贵将的手腕,左眼中,黑灰色的瞳孔染成了猩红的血色,眼白漆黑一片。


      他猛然发力,以在这场战斗中从未展现过的速度跟爆发力,避开了IXA,扑倒了站在他面前的有马贵将。


      金木研跨坐在有马贵将的腰际,赫眼消退,恢复成了人类状态的黑灰色眼眸。他摘掉了有马贵将的眼镜,弯下腰,以这种以下犯上的姿态,与身下的男人视线相交。


      “至少,我想要活的比您更久一些。”


      “也请您放心。”


      “我并不是在逃避自己身体里,属于喰种的那部分力量,我只是……在尽力保护自己。”


      有马贵将此刻的神情淡漠,看不出心中是否因为被冒犯而感到不悦。


      忽然,金木研压低了身体,在有马贵将的右眼上落下了一个吻,犹如蜻蜓点水。


       即便,我们行将腐朽,注定早早消亡于世。


      我们同样期盼着,笼罩在这个世界上空的阴霾被驱散的那一天。而我,想要代替您,走的更远一些。


      ……


————————


      re第三季动画,四月番的12集已经播完了,前两天把攒下的后9集一口气刷完了。


      这篇番外的灵感来源于,第11集动画里,琲世小天使被叶打的时候,闪现的记忆画面:琲世瞪着大眼睛,有马爸爸捏着琲世的下巴,用武器指着他。


      有马爸爸对琲世说:还是说,琲世,你想再死一次吗?


      以及,金木小天使念给有马爸爸的那首,白秋的诗。


      白秋的诗大家应该都知道了,我就不再复制粘贴了。


      ps有关于昨天那个脑洞,大家的评论我都看到了——你们都很优秀啊,滑稽jpg.

评论

热度(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