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东京喰种 重生向」画地为牢 第6章

陌上晓年:


      金木研像往常一样缩在床上,背靠墙壁,手中多了一本被翻开的书。


      事实上,他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这种血流隐隐加速,心头悸动的感觉,就好像是在向他预示着什么。


      金木研漫不经心的把书合上,放回了枕头旁边,他挠了挠脸颊,自言自语的小声嘟囔着, “……要来了吗?”


      他搭在脸颊的手指一顿,眼神不由自主的向地上的白色手提箱飘去。


      那天,有马贵将还是没有把自己的东西带走。


     【……您就不怕,我把您的东西弄坏掉吗?】


     【金木研。】


     【嗯?】


     【你想以什么样的方式离开库克利亚?】


     【……】


      金木研清冷的面容上,忽然流露出了一丝浅淡的笑意。


      有马先生。


      您这个笑话,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
     
      几分钟后,这间牢房的大门被打开了。


      或者说,整个库克利亚地上地下的十三层牢房,有大半都被打开了。


      一个浑身上下缠满了绷带,身上穿着一件红裙子的“小女孩”,踏着轻快的脚步走了进来,她看着被困在牢房中的白发少年,像一个真正的小女孩那样“咯咯”的笑了起来。


      她向少年伸出了一只手,声线是少女特有的清甜稚气,“金木君,我来带你离开。”


      金木研没有动,以沉默的姿态表明了自己的态度。


      他完全没有趁机越狱的想法,也不打算现在就搅进青铜树的这滩浑水。


      “咦——你不想离开吗?”她歪了歪头,做出一副困惑不解的样子,“那么……金木君,你可以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


      她朝着金木研所在的方向走去,步步逼近床前,尽管身材娇小,却也足够俯视坐在床上的少年,“把自己囚禁在这座冰冷阴暗的监狱里,真的可以让你得到片刻的安宁吗?”
     
      “你知道吗?”


      “在这座监狱地底深处的废弃装置,曾经以最惨无人道的方式,夺走过无数喰种的生命……午夜梦回,你可曾听见过他们凄厉的哀嚎?”


      金木研安静的看着她,好似无动于衷,他没什么顾及的叫破了对方眼下的身份,反问道:“你这样问我,又有什么意义呢,艾特?”


      他听得见又怎样,听不见又如何?


      他身在此处,自有原由。


      从这个畸形扭曲的世界诞生至今,在这段追溯不到源头的历史中,人类与喰种始终处于不可调和的对立面,血色绵延的残酷斗争之下,伤痛与仇恨不断累积,又被双方一代代的铭记于心……


      这是一个几乎无解的死局。


      金木研不去反驳对方,是因为库克利亚的确无法给予他真正的安宁。


      但他从来没有这么想过。


      事到如今,他怎么可能还会有如此天真的想法——以为把自己关起来,不去看,不去听,就可以当做一切都不存在。


      他们活在这样的世界,谁又能够幸免。


      艾特掩藏在绷带与阴影下双眸微微眯起,嘴角上勾。


      既然知道她的名字,那么——


      她向后退了一步,摊开双手,不再拐弯抹角,用温柔而舒缓的语调说道:“金木君,我曾经调查过你——在人类的世界里,你只是一个没什么特点的、成绩优异的好学生。”


      “但在我们的世界里,你是一个会说谎的坏孩子呢。”


      她看向金木研的目光中掺杂了怜爱与赞叹,“连我都差一点被你骗到了……是你,杀死了嘉纳明博,对不对?”


      金木研的瞳孔收缩了一下,黑红的色泽在左眼中闪现,又在赫眼彻底成形前散去,灰黑色的瞳孔越发黯淡,冰冷而压抑。


      他沉默不语,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然而,这一瞬间的变化,足够艾特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


      可笑CCG这半年来一直都在追查嘉纳明博的下落,却至今仍被蒙在鼓里。


      嘉纳明博早就死在了半年之前。


      青铜树得到消息的时候,也已经迟了一步。


      等她追踪到嘉纳明博藏身的那个秘密研究所时,里面只剩下了一片狼藉,除了包括对方在内的几具人类尸体还算完整之外,遍地都是血肉残骸。


      驳杂的血腥气与刺鼻的药水味混合在一起,简直令人作呕。


      所有的设备都被破坏殆尽,大量的研究资料乱七八糟的散落了一地,被鲜血侵染的难以辨认。


      那样的场景,她记忆犹新。


      艾特早就怀疑过金木研,但她想不通为什么他会知晓嘉纳明博的藏身之处。


      又或许是嘉纳明博关押在研究所内部的实验体出了问题……


      然而,每一种可能性都存在无法解释的不合理之处。


      是有马贵将给了她答案。


      在清理嘉纳明博的研究所现场时,她无意间得到了一份还算保存完好的资料,那是一份有关于金木研的手术报告书。


      上面显示,金木研最初的rc值,只有909。


      想到这里,艾特笑了起来。


      她伸出一条手臂,五指张开,凭空做了一个“抓紧”的手势,“让我想想……也许,还有壁虎?”


      被她抓到了——


      还要她再说下去吗,她的小后辈?


     
      金木研耐心的听完了她说的话,深吸了一口气。


      他避开守在床前的艾特,单手一撑,从床的另一侧跳下了下来,弯下腰,提起了自己脚边的白色手提箱。


      艾特为他这不按常理出牌的行为愣了一下。


      等等……


      这什么情况?牢房里怎么会有库因克武器?!


      “抱歉了艾特,我们的谈话时间到此结束,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你也……去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吧。”


      艾特:“……”


      此时,距离牢门被打开,只过了不到三分钟的时间。


——————


   
      有马粑粑的潜台词就是,你是想乖乖到我手底下做事,还是想被我装进箱子里?


      泉姐本来就有袭击库克利亚的计划,所以刚好可以接触一下金木小天使,并不是特意为了他才策划的


      在正式袭击库克利亚之前,青铜树肯定会有一系列的动作,用以转移CCG的注意力,可以参考原著。无论泉姐有没有跟有马粑粑暗中通过气,以有马粑粑的智商和对泉姐的了解,大概都能猜出几分


      所以,他也是在暗示小天使,敢逃狱,你就等着被装进箱子里吧。


      PS关于金木小天使到底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库克利亚,之前有人猜到大半了,本章通过泉姐的视角继续揭露了一部分线索


      下一章完结,更新时间待定,最晚下周肯定上线


      最近太忙了_(:з」∠)_


      我考虑下要不要写一个番外,把小天使重生之后到本文第一章开始之前的那段时间差,单独写一下。


      那段经历还蛮重要的,小天使为什么白了头发,为什么会出现在24区,为什么在救下那位母亲后明明有机会逃走却还是选择了留在原地~


      本章已经借泉姐的视角点明了一半,还有最后一点点了


     

评论

热度(162)

  1. 空城の空心泪流陌上晓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