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忘羡】剑契(中)

云寒丹霄:

灵剑汪叽×铸剑师羡羡


随便憋一点出来,继续瞎写




蓝忘机分明与为剑时一般无二的沉闷,魏无羡却总觉得有了他,荒凉寂寥的乱葬岗都添了生气。


且不论每晚睡前,魏无羡总拿过去抱剑入眠说事,还故意胡言乱语激蓝忘机羞恼。他嘴上说的欢,倒也没真下手抱着蓝忘机入睡。不过夏夜闷热,沉眠之后的魏无羡还是会无意识地贴到蓝忘机身侧去。于是每个早晨,蓝忘机光是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就要费老大的劲。


这于蓝忘机而言,不过是剑身人身一个变化就能脱身解决的事,偏生近几日遇上魏无羡装睡来胡搅蛮缠的伎俩,哪怕卯时就醒来,也往往会磨蹭到巳时方起。


蓝忘机在床沿撑起上身,抹额的尾端还被魏无羡攥在手里。回头一看,魏无羡虽是闭着眼,嘴角却有个颇为明显的弧度。


蓝忘机低声道:“魏婴,松手。”


魏无羡毫无动静,像是真的还睡着。


蓝忘机半转回身,轻轻捻住抹额中段,试探着扯了两下。


魏无羡眉尖微动,收拢了手掌,将一小段抹额扣在掌心,还在指间多绕了两圈。


蓝忘机又侧身半伏,想从他手里把抹额解出来,手刚伸到半空,魏无羡就捏着抹额翻了个身,背朝着他了。


魏无羡翻身不止是拽动了抹额,蓝忘机毫无防备之下,被抹额带动着向床里侧一偏,手掌堪堪落在魏无羡脸侧,及时撑住了身子。


落掌时响动不小,魏无羡装睡装得安然,只是差点笑出了声。


蓝忘机近距离对着魏无羡含笑的侧脸,垂眸看着他微颤的眼睫,恼火道:“魏婴!”


“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见他识破,干脆放声大笑,“蓝湛,你这人真是太有意思了!哈哈哈哈!”


蓝忘机这时候一面生气,一面竟还盯着自己的抹额看,他冷声道:“放手。”


魏无羡根本不理会他,自顾自笑个不停。


眼见着蓝忘机周身浮起冰蓝色的灵光,魏无羡心知这是气得要变回剑去了,当下止了笑,咳了两下,抬手想给他把抹额重新系好。


被魏无羡的指尖不经意擦过发烫的耳垂,蓝忘机偏头躲闪了一下。


“蓝湛,看我。”魏无羡哄孩子似的唤了一声。


蓝忘机垂下眼帘,任魏无羡扳正了脸,犹豫片刻才又抬眼正视着他。


“蓝湛啊……”魏无羡三两下系好了抹额,盯着那张如冰似雪的俊脸看了半晌,忘了自己是想说什么,顺手在他脸颊上轻轻一拧。


挺软的。魏无羡不得不承认,自己那一刻还想着要不要干脆再捏一下。


“……”


“……”


蓝忘机倏地变回了灵剑,啪的一声砸落在魏无羡胸前。


 


跟魏无羡待久了,蓝忘机变成剑的次数也就逐渐减少了。倒不是魏无羡收敛了态度,只不过是蓝忘机的忍耐力越来越好了。


“都说物似主人形,你怎么会这么死板?”魏无羡蹲在田地边上,恨铁不成钢似的望着专注劳作的蓝忘机。他两手捧着半块西瓜,一下子咬下一大口,含混到:“这么热了,还跑出来干什么活?”


蓝忘机瞥了他一眼,不言不语地继续打理田地。


“蓝湛,”魏无羡甩了甩手,扔了瓜皮走到蓝忘机身侧,抬手截住了正要下落的锄头,“歇一歇吧。”


蓝忘机道:“不累。”


魏无羡按住他的手,笑道:“你是不累,我看着都觉得累。再说了,我不是说了,我种田你织布,蓝湛呀,你怎么能抢我的活干?”


蓝忘机反问:“如何织布?”


家里是没有丝线和机杼的。


“好说。”魏无羡抬手挠了挠他下颚,“那你就给我端茶送水、呐喊助威,怎么样?”


“……”蓝忘机避开他还想继续作恶的手,默默退到一旁的阴凉地坐下了。


有蓝忘机坐在边上看着,魏无羡倒也没多余的心思去想别的,难得认真的料理了一阵田地。


然而毕竟有蓝忘机坐在边上看着,魏无羡没认真上一会儿,心思就飞到那阴凉地上去了。他把锄头随手一抛,从乾坤袋里摸出一支笛子,坐到田边一个树桩上,“蓝湛,我给你吹笛子听好不好?”


拒绝和劝诫的话到了嘴边,对着魏无羡灿烂的笑脸和那期待的眼神,蓝忘机在那些话脱口之前,轻快地点了下头。


笛声悠悠,或如长空鹰飞,或如日落雁回,魏无羡目光掠过朗日晴空,掠过山峦旷野,最终落在蓝忘机身上,直直对上那双琉璃似的眼。


吹尽了末尾的音,魏无羡垂下手笑问道:“怎么样,好听吗?”


蓝忘机拿着雪白的布巾走过来,俯身给他擦了擦脸,温声应道:“好听。”浅色的眸子在阳光照耀下褪尽了冷意,布巾抹过柔软的面颊,在上扬的唇角处轻缓地擦过。


“嘿,你这人怎么这样。”魏无羡一把抢过布巾,抬起手捧住蓝忘机侧脸,反过来仔仔细细给他抹净了汗水,满意的端详道:“哎,这就顺眼多了。”


 


午时过半二人就回了屋子,简单吃过一顿之后,蓝忘机立刻盘坐下来开始运功。


闲不住的魏无羡蹬了靴子就跳上床,“蓝湛蓝湛!你睁开眼看看我!”


蓝忘机睁眼看他,蹙眉道:“在修炼。”


魏无羡伸手邀请道:“别整天就想着修炼,陪我下山去吧。”


蓝忘机淡声道:“魏婴,你今日尚未入定。”


魏无羡摆摆手,不无自豪地说:“修炼的事等回来了再说,你看我哪天耐得住性子一坐一天了?”


蓝忘机无奈应道:“……嗯。”


“这才对嘛!”魏无羡蹲在他身侧,掰着指头盘算起来:“我想吃东村的烧饼,不过西村的的豆皮也许久没吃过了,南城的豆浆算是一绝,北镇的馄饨也很不错,再有就是山脚的西瓜……”


“嗯。”蓝忘机静静听着,神色一如既往的专注。


魏无羡轻推了他一把,道:“你别光‘嗯’了,帮我做个决定呗?”


蓝忘机道:“都去。”


魏无羡失笑道:“你这不是等于没说。那太麻烦了,除非我再打一把飞剑……”


蓝忘机答得很快:“不必,我在。”


“嗯?你载我?”魏无羡愣了愣,再一看蓝忘机俊雅至极的面容,笑着否决道:“还是别了,再把你当飞剑踩着,哪怕你无所谓,我都觉得过意不去。”


蓝忘机摇头道:“不化剑。”


魏无羡半是欣喜半是期待:“不化剑也能飞?”


蓝忘机微微颔首,应一声:“嗯。”


魏无羡打了个响指,拉着蓝忘机道:“那太好了。不过现在已经不早了,还是下次吧。今天我先带你下山逛逛。”


蓝忘机点点头,垂手轻拂衣摆,应道:“好。”


 


乱葬岗上的确荒无人烟,山下却是全然不同,市集上人来人往,道两旁各色店铺楼阁。蓝忘机平静地观察着四周环境,魏无羡左顾右盼,拉着他两头乱逛,两相对比之下,反倒是魏无羡更像初次下山的那个。


路过一个卖菜的小摊,魏无羡扯了扯蓝忘机的袖摆,“蓝湛,我看我下次还是种土豆吧,土豆好吃。”


蓝忘机道:“你种?”


“当然……”魏无羡脱口应到一半,自己也心虚了起来,但魏无羡毕竟是魏无羡,很快调整了心态,续道:“这不是还有你吗?”


蓝忘机眉头微微扬了扬,不予置评。


路边卖什么的都有,魏无羡在这里也是逛过许多遍,过了初时的兴头就安静了不少。蓝忘机素来沉稳内敛,一路走来也没对什么东西显出特别大的兴趣,倒让魏无羡有点惋惜。


路过一家售卖乐器的店铺,蓝忘机倒是看了眼里头的笛子,魏无羡立刻道:“你想要笛子?”


“不想。”蓝忘机语速略急,转头又似不在意地去看旁边的一张琴。


魏无羡点点头,目光落在那琴上,又若有所思地看了看蓝忘机俊秀的侧脸。


俗世书画总有作者落款,魏无羡也是六艺俱全,不过却鲜少正经地作画,自然没什么落款的机会。


蓝忘机对这类风雅之物像是有些偏爱,他路过一间店铺时驻足看着书画,道旁的姑娘们看着他。魏无羡也难得没跟街上的姑娘们搭话,只看着蓝忘机衣衫上细密精巧的纹理,头一次觉得落款是个好习惯。


“旁人铸剑都有铭刻,当时也该在在剑身剑柄剑鞘上多刻几处大名,反正是我的剑。”


前头的蓝忘机许是听到了他的低语,回头淡淡看了他一眼,道:“看够了。”


“要是有喜欢的就跟我说一声,书画我还是买得起一些的。”魏无羡如是说着,若无其事地挪开视线,虽然蓝忘机一派雅正平和,看上去心口如一,他却莫名觉得对方这话不知道是真的在说看完了书画,还是意有所指地调侃魏无羡方才黏在他背后的目光。


 


晚上魏无羡嘴里叼着根草,枕着双臂仰面躺在农舍门口的草地上,两眼望着星光点点的夜空,略一偏头,看着蓝忘机端着几块西瓜慢慢走近,立刻跳了起来,嘴角一勾,促狭地问道:“蓝湛,这西瓜你怎么弄开的?”


“无聊。”蓝忘机知他心思,将一大盘西瓜搁在桌上,并起两指对准最大的一块轻轻一点,幽蓝的光芒微微一闪,那一大块瓜顿时齐整地分为两份。


蓝忘机拿起一块递给他,抿了抿唇,眼里像带着笑意。


“厉害,厉害!”魏无羡见没逗到他上钩也不泄气,拍手赞了几声,也不伸手接着瓜,把头一低,就着他的手直接吃了起来。


圆月之下,魏无羡这一俯首间无意瞥见两人暗淡的影子叠在一处,忽然觉得这乱葬岗也不是什么荒凉地界了。


蓝忘机不言不语地静立一旁,仿若一尊玉像。


“蓝湛……你,你过来一下。”魏无羡挠挠头,犹豫道:“有件事,我一直想跟你说。”


蓝忘机缓步走到他身侧,一撩衣摆肃然端坐,轻声问:“何事?”


魏无羡沉吟片刻,十分忐忑似的慎重道:“我要是说了,你别不高兴……我就是随便问问,没有别的意思的……”


蓝忘机愣了一下,轻声道:“好。”


“那个……我问你啊,”魏无羡凑到他耳边,终于绷不住一脸正经,狡黠的笑意从眉梢眼角流露了出来,“我要是当初没给你炼剑鞘,你变成人会不会就是光着身子的?”


“魏婴!”


“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大笑着一溜烟跑回屋了,全然未发现蓝忘机略显失落的神色。


 


之后一切如旧又过了几日,魏无羡都没去打搅蓝忘机修炼,只孤身一人下山闲逛。他既不是因为良心发现心存愧疚,也不是因为厌倦了两个人总是待在一处。


先前两人一同下山,魏无羡便盘算着给蓝忘机买下那日格外受他关注的琴。不过夷陵老祖往常铸剑较为随性,有时免费给乡人铸农具,有时把新铸的兵刃白送给修真界名士,哪怕是上山求剑的,报酬也多数是奇珍异宝。


仔细一算,没有多少收钱的时候。换言之,哪怕魏无羡身为一代铸剑大师,实际上过的也算不上富足——这琴他还真有点买不起。


一连几日与店家费了些口舌也没能成功把价砍下多少,魏无羡正想着得省几顿酒钱才能买琴,就被人拦在了路上。


他看了眼来者身上张扬无比的太阳纹饰,视若无睹地横跨一步避开了对方的视线。


这人登时面露不悦之色,按剑横臂一拦,“魏公子,还请留步。”


魏无羡抽出笛子在他手臂上一敲,衣摆一掀大步向前迈开,“不好意思,我现在不是很想留步,劳烦你让一让。”


这人眉头一皱,昂着头直接抬高了音量:“久仰夷陵老祖盛名,今日一见,果真姿貌不凡!”


方才还喧闹的路人顿时哑然无声,纷纷四散离去。夷陵老祖名头极大,不过修真界风评也是毁誉参半,对世俗平民而言,也只知他是坐镇乱葬岗的修真之人。


魏无羡见自己想去的那家店铺主人也仓皇收摊了,一下子就冷了脸:“既然见到了就赶紧走吧,我还急着回去。”


“我家宗主要换一把佩剑,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明白,明白又怎么样?”魏无羡冷笑道:“我没兴趣给他铸剑。按你温氏的作风,去抢一把不就是了。”


这人面上一黑,眼中略过一丝狠厉,皮笑肉不笑地道:“宗主诚心求剑,我们可以许诺……赠你一张琴。”


魏无羡眉尖抽了抽,明白了对方这是有备而来,当即慎重考虑起来,脸上却还是一派高深莫测:“若是我说我不稀罕呢?”


“我修真界第一大族,富有四海,一张天下绝顶的琴还是许得起的。”


看对方还准备继续说些什么,魏无羡却忽然应允:“可以。不过我要先拿到报酬。”


 


魏无羡一回去就把蓝忘机给他收拾好的房间翻的乱七八糟,觉察到对方不赞许的眼神,魏无羡停了动作,抬头道:“蓝湛,你知不知道我斧头放哪了?”


蓝忘机立刻答道:“左侧六步远柜子第九格。”


魏无羡恍然,一步一跳地跑到柜子边上,握住因被擦拭过而略有潮气的柜门把手,打开柜子提出了斧头:“果然在这里!我们走吧,上山去。”


蓝忘机应道:“好。”然后率先走到门边,为魏无羡推开了一扇门,侧过身,半转回头等他。


魏无羡把斧子扛在肩头,笑道:“你怎么不问问我为什么要出门?就这样答应我多没意思。”


蓝忘机沉默地盯着他看,魏无羡正在心底叹息一声可惜,他便当真问了一句:“为什么?”


魏无羡满意地拍拍蓝忘机的肩头,顺手就把那条胳膊搭在他肩上,故意摇头道:“唉,一言难尽,我还是不跟你说了。”


蓝忘机:“……嗯。”


魏无羡又一脸受伤地谴责道:“唉……蓝湛,你怎么这么不会聊天,你这时候应该追问我到底是什么原因才对吧?或者说点别的什么也行,你平时不是老说的吗?什么‘胡闹’、‘轻狂’……随便说点什么嘛。”


蓝忘机根本不想理他,却还是冷着脸说了句:“无聊。”


魏无羡终于舒坦了:“难得你换了个新词,真是谢谢!不过下次能不能多加几个字?”


蓝忘机加快了脚步,干脆把人甩在身后。


“蓝湛你别走啊!”魏无羡笑嘻嘻地追过去,讨好地拉着人衣袖,“我得出去劈点柴用来铸剑,需要你帮我一下。”


蓝忘机皱眉道:“你要以凡火铸灵剑?”


“怎么会?”魏无羡否认道:“我就想打个好看的废铁,给温狗的东西,我不止是用凡火,还要用凡铁。”

评论

热度(4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