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忘羡】《难戒你》(《戒烟》《戒酒》《戒瘾》后篇)警官叽x黑道羡,ABO

正襟危坐的炕:

《难戒你》
→ 副标题《黑道大佬和小警察的初(老)恋(夫)五(老)十(夫)次(日常)》

全文7500+,无车,全是糖,没看过前篇也可单独观看

·傻白甜,流水账,废话很多。
·不喜欢给原创人物加名字,所以小崽儿出现的时候都是代称

《戒》系列的完结篇...终于肝出来了!我爱大嘎!!!

祝大嘎情人节快乐!!!!!!

祝羡羡和叽叽情人节快乐!!!







——————————————————————————




·警官叽x黑道羡,现代paro,ABO,老夫老妻,HE,带12岁的崽儿。


·不是温馨养儿日常,还是个皮猴儿带崽儿,傻白甜。


·叫法:魏无羡(老爸),蓝忘机(爸爸)


·魏婴和蓝湛放现paro是小名的设定。


·私设如山,时间线魔改,OOC。


·逻辑很差,小学生文笔,用的是不知道哪个时空的ABO和黑道设定




 


OK?


↓↓↓↓↓↓


 


 


 


01


 


 


班主任小心翼翼地将一杯刚倒好的滚烫茶水递给魏无羡,缓慢又笔直地坐回自己的椅子上,讪笑道:“您好啊。”


 


 


蓝小少爷静静地站在旁边,一声不吭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魏无羡接过茶水放在桌上,笑着点了点头,瞄了自家儿子一眼,试探着道:“谢谢老师,请问...这孩子最近做错什么事儿了吗...?”


 


 


眼前俊逸的男人面带着温和的微笑,言谈举止有礼,让人一看就心生好感。但是年轻的班主任却丝毫不敢放松,浑身上下的肌肉紧绷着,额上渗着细细密密的汗水。


 


 


天呐...只是说请个家长...怎么把这尊大佛给请来了...!


 


 


作为校长的亲侄子,刚带班的时候接收到蓝小少爷这个双亲势力都极强劲的烫手山芋的时候还心慌得不行,就怕学生过于骄纵,不好管教。但是这几年带下来,发现蓝小少爷真的是品学兼优,虽然平时为人冷淡了些,但是好歹尊敬师长,从不会故意挑刺找茬,确实是个让人省心的好孩子。


 


 


之前开家长会都是蓝忘机来,大概是因为魏无羡身份特殊,几乎从不在公共场合露面,所以很少有人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但是今天他让蓝小少爷喊家长过来谈些事情,竟然请来了魏无羡...


 


 


———— M市牢牢掌握北区大权的黑帮“夷陵”的头目。


 


 


班主任悔得恨不得将之前要求请家长的自己给掐死,心口突突突直跳,嘴唇发白,半晌才干巴巴地开口道:“没、没有,您儿子很好。”


 


 


魏无羡似乎发现他浑身上下都不自然,脸上笑得更加温和了:“老师你...不要紧张。”


 


 


———— 鬼知道他小时候被请了多少次家长...现在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终于体会到当时江叔叔小心翼翼的心情了。


 


 


唉...做了家长,为了孩子,在老师面前...


 


 


就是怂,就是得客客气气!


 


 


魏无羡搓搓手,补充道:“有什么事您说,我听着呢。”脸上的笑容诚挚无比,就快把客客气气这几个字写在自己脸上了。


 


 


班主任不自在地轻咳了两声,道:“我这次叫您来,主要就是和您探讨一下您儿子填初中志愿的事...”


 


 


“嗯。”魏无羡将手规规矩矩地搭在膝盖上,乖乖地坐着,比起自己学生时代乖了不知道多少倍,当时教他的班主任看到估计都要激动地哭出来了。


 


 


班主任一看他这个样子,脸色渐渐恢复,心里也缓了点,继续开口道:“首先我要说一下您的儿子非常优秀,并不存在犯了什么错误的情况。”


 


 


魏无羡配合地点头。


 


 


“最近我们这边在填初中志愿,我让同学们都回去问一下家长,要填哪一所初中。”班主任推了推眼镜,道:“对于您的儿子,我其实一直给他推荐的是隔壁市的A校,虽然学校排名差不多,但是师资力量比我们学校直属的这所要好很多,需要以学期为周期的住校...”


 


 


“嗯,您接着说。”魏无羡打开手机发了个消息,又放下去了,认真地听着。


 


 


“从我们老师的角度上来说,住校的集中式管理肯定有利于学生的学业...我让您儿子回去问了,但是他最后跟我说还是选M校直属初中继续就读,我想问问您和蓝先生知道这件事吗?”


 


 


魏无羡有些意外地挑起眉,因为身份问题,有些事情他不好出面,所以儿子学习这边的事情几乎都是蓝忘机在管,他偶尔也会关心一下学习近况,但是关于填初中志愿这么大的事,却是一点风声都没听到过。


 


 


蓝小少爷在一旁挺拔笔直地站着,小小的脑袋微垂着,看不清眼里的神色。魏无羡看了他几眼,心里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点头回道:“嗯...知道。”


 


 


“您和蓝先生是让他自己选填志愿的吗?”班主任严肃地追问。


 


 


“算...吧。”魏无羡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


 


 


老师手指在桌板上重重地敲了敲:“简直是胡闹!”


 


 


魏无羡一愣:“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我之前已经跟您说过了,M校比不得A校,虽然A校这种寄宿式学校学费比M校贵了好几倍,但是师资力量却好很多,我不想看到这个好苗子任由他糟蹋自————”


 


 


“我不想去A校。”静静站在一旁的蓝小少爷出声打断了他的话,微垂的脑袋抬了起来,遗传了蓝忘机的浅色眸子冷淡而坚定。


 


 


“你说不想去就不想去?一个孩子懂什么?老师我这是为你好!”班主任重重地拍了拍桌子。


 


 


“那个...两位别急...”魏无羡在旁边小心翼翼出声道,这时放在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低头看了一眼。


 


 


“我已经认真考虑过了,老师...您可以不干涉这件事情吗?”蓝小少爷稚嫩的小脸严肃无比,看得魏无羡胃部隐隐作痛,想起了自己初中时期被蓝忘机担任班长抓各种违纪行为所支配的恐惧。


 


 


“...你...!”班主任倒吸一口凉气,脸色铁青。


 


 


魏无羡也倒吸一口凉气,看着他的脸色,恨不得给他递杯茶冷静一下。


 


 


班主任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发出了“砰”的一声,满脸恨铁不成钢:“这说的什么话?平日里的尊敬师长呢?就这么不把我放在眼里?!”


 


 


“...没有,我很尊敬您,但是这件事情难道不该是由我们来决定的吗?老师您多次要我去A校,但是我的最终决定是在M校继续上,并没有违反什么规定不是吗。”小小的身影格外得倔强,看得魏无羡心口微微发酸。


 


 


班主任气笑了,手一抖一抖地指着他,脸转向魏无羡道:“...这就是您的儿子,嚣张霸道不尊重师长,现在还要求我不要干涉他的决定...我看他,真的是翅膀硬了,都会自作主张了!”


 


 


魏无羡眼皮一跳,侧过脸。


 


 


孩子削瘦的脊背隐在背光的窗帘旁,脸色有些发白,嘴唇咬得死紧,长长的睫毛颤动着,浅色的眸子里透着一丝委屈和无措。嘴唇抖动着微张,似乎想要辩解些什么:“我...”


 


 


修长苍白的手放到他肩膀上,止住了他的话。


 


 


魏无羡轻声道:“别说了,我来吧。”


 


 


他像是终于舒了一口气,往椅背上轻轻一靠,抬手将扣得一丝不苟的领口松了松。


 


 


嘴角依旧带着温和无比的笑容:“...大致明白什么情况了,我可以说说我的看法吗?”骨节分明的右手随意而无规律地敲击在桌板上。


 


 


“可、可以...”魏无羡瞬间凌厉起来的气势让班主任有些心虚,呐呐道。


 


 


魏无羡从口袋里摸出一支烟,叼在嘴上,突然想起办公室禁烟,不耐烦地啧了一声。


 


 


这一声“啧”听得班主任心脏一颤,似乎才想起来自己对面坐的是谁。手心微微发汗,声音都低了几分:“您说吧。”


 


 


魏无羡懒懒地靠在椅背上,左手食指和中指前端指节处虚虚地夹着烟:“我得先跟您说一下,我很尊敬您,我的儿子也很尊敬您。”


 


 


“嗯。”班主任点头。


 


 


“虽然填志愿这件事,你们老师的意见很有参考价值...”他顿了顿,话锋一转。


 


 


“但是,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听从他自己的决定吧。”


 


 


班主任急道:“可是我都是为了他好,M校————”


 


 


话音被魏无羡噤声的手势给截住了,手机被随手丢了过来,示意他看。


 


 


班主任一头雾水地接住手机,低头看了一眼,就迅速地抬起头,脸色煞白,嘴唇抖动着:“我...”


 


 


魏无羡紧盯着他,修长的手指在桌板上随意敲击的声音回荡在弥漫着寂静气息的办公室里。


 


 


“咚...”


 


 


“咚...咚...”


 


 


敲击的声音像是敲在了他的心口,听得班主任冷汗涔涔,额头仿佛被一把枪抵住了,任何一个字说不好都会被那把枪直接崩掉。


 


 


“有趣吗?刚才只是想查查学校情况而已,毕竟我对这个学校也不了解,结果,随手一查就发现了不得了的事情...”魏无羡轻笑了一声,道。


 


 


“...你不是这个学校校长的亲侄子吗?这么快就急着将你叔叔的心血都给败空...?”


 


 


“不光泄露内部资料,随意贩卖考试试卷...还通过将学生介绍进高额学费的学校来收取回扣?挺厉害啊。”


 


 


年轻的班主任像是被钉子钉在了原地,浑身上下都在冒汗,心底凉了一片,一句话说不出来。


 


 


“啧...本来这件事我也不想管...毕竟我手上也有很多不干净的东西,聊什么仁义道德信是吧。”


 


 


魏无羡的手摸到袖口,挑着眉,一字一句道:“可是这次有点过分了,我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他顿了顿,笑了一声,意有所指地上下扫视了对面的人几眼:“...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可以随便教训我儿子了...?”


 


 


魏无羡声音很轻,但是却如同坚硬无比的锤子,一下又一下地砸在班主任的心口,砸得他冷汗直冒,两眼发晕,恨不得昏死过去好逃避现状。


 


 


“没...”班主任被魏无羡浸润在黑道摸爬滚打十几年磨出来的强烈威压和匪气压得喘不过气来。


 


 


“...好了我不想听你说,过几天就毕业考试了,这孩子的成绩不来上这几天的课也可以,所以就先带他回去了。你这几天好自为之...”魏无羡想了想,勾起嘴角补充道:“...毕竟我家那位就是管这些的。”


 


 


他站起身,像是被垃圾沾染了一样,掸了掸衣服上不存在的灰,伸手将一口未喝,已经变得温热的茶推到年轻的班主任面前,倾身微笑道:“我就在想...口口声声为了他好...”


 


 


“...可是我魏无羡的儿子,想做什么决定就做什么决定...你又算什么东西?”


 


 


 


02


 


 


魏无羡慢悠悠地晃荡在学校的林荫道上,侧头看了看那个小小的脑袋,憋了憋,没憋住,抬手用力在他头顶揉了揉,将黑亮的头发揉得一团乱。


 


 


“你怎么回事,有这种班主任不早跟我说?就随便让他欺负?”


 


 


“你抽烟了。”蓝小少爷把自己揉乱的头发弄好,闷声道。


 


 


“嘶...!那不是头疼的时候条件反射就想抽一下嘛,我连火星子都没点着!你别回去跟你爸爸瞎说!”魏无羡一下子急的跳起来了,心有余悸地摸了摸口袋里的烟。这烟自从他很早以前戒了以后就再也没碰过了,但是一头疼就习惯性地掏出来把玩两下,烟定时换,但是从未抽过,放在口袋里就是个习惯。


 


 


...要是真抽了,回去就玩完了,少则一天多则一周都是持续辣屁股状态。


 


 


“...你那是什么表情...我真没抽!偷偷的也没有!”魏无羡看到儿子满脸的欲言又止,急急地威胁着,都快跳到人身上去了。


 


 


“...”蓝小少爷不想说话,视线越过魏无羡,微微愣住了。


 


 


“嗯?...怎么了?”


 


 


魏无羡转头往自己身后一看,脸上急急慌慌的表情瞬间变了。


 


 


紧接着满脸喜色地搓着手,走上前去。


 


 


“哟,这不是保护市民遵纪守法的蓝警官吗?不是平日业务繁忙、今天格外繁忙吗...怎么开车路过这里了?”魏无羡一下子勾住蓝忘机的脖子,将人抵在车门边,凑近轻声道。


 


 


“......”


 


 


“...您看我虽然带了个崽儿...但也还是算是有点姿色吧...?”温热的气息拍打在蓝忘机的耳边,魏无羡另一只手勾起蓝忘机的下巴,笑着眨眨眼。


 


 


“帅哥,给载一程吗?”


 


 


“...上车。”


 


 


 


03


 


 


“哎哎哎哎!左边左边!往左边去!不要挡住电视了!”魏无羡懒懒地躺在沙发上,对着经过电视的儿子指手画脚。


 


 


“...这个你不是看过了吗。”小蓝少爷微微皱眉,身子却听话地侧到一边。


 


 


“这个时间档没别的可以看啊...再说了,看球赛直播,再看球赛重播,是男人的浪漫,你要不要来跟我一起体验一下?”魏无羡上半身快要歪到地上去了。


 


 


“不了,你自己看吧。”说着就要往房间走。


 


 


“等等!先别走,遥控器拿给我!”魏无羡急道。


 


 


“...自己拿。”小蓝少爷看了看遥控器和魏无羡之间不到两米的距离,以及自己要跨过大半个客厅绕过长桌才可以拿到的遥控器,直接踏进了房间里。


 


 


—————— 相比之下自己宛如穿越可可西里无人区。


 


 


“小崽子,太过分了!你知道我当时生你多苦吗!生完直接昏迷了,醒了以后一直都是虚弱的元气大伤状态,到现在都恢复不过来...让你拿个遥控器而已?多大点事?你对得起我吗?!”魏无羡愤愤地拍着沙发,却把自己给弹起来了。


 


 


“...江叔叔说你清醒了以后就冲下去把附近的湘菜馆扫荡了一遍,谁都拦不住。”平静的声音远远地从房间里传来。


 


 


魏无羡直接炸了:“江澄那个混球都跟你说了些啥?!我跟你说别听他的!他就是打牌总是输给我,被嘲讽了心有不甘!”


 


 


“嗯。”房间门关上,声音彻底被隔绝在门外了。


 


 


“...气死我了。”魏无羡在沙发上滚来滚去,一不小心摔下了沙发,将地上的遥控器按钮给撞到,电视“噼————”得一声关掉了。


 


 


他躺在地板的毯子上气鼓鼓的看着天花板,觉得实在是无聊得慌,干脆爬起来溜到厨房。


 


 


一进门一股熟悉的香味扑鼻而来。


 


 


“咦...二哥哥在炖莲藕排骨汤?”魏无羡凑上去揭开盖子闻了闻,心底乐开了花。


 


 


“嗯。”蓝忘机衬衫的袖子卷到手肘处,在菜板上快而稳地切着菜。


 


 


魏无羡蹭到他旁边,看着他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操纵着菜刀,摸了摸下巴,心里感叹道,美人为我洗手做羹汤,赏心悦目啊赏心悦目。不安分的手在他流畅坚实的腰线上摸了摸,赞道:“蓝警官最近练得不错啊。”


 


 


“...别闹。”蓝忘机将他的手指攥住,在手心里压了压,然后轻轻地移开了。


 


 


魏无羡凑上去亲了他一口,笑道:“就是...不知道实战怎样...要不今晚试试?”


 


 


心满意足地看着蓝忘机耳根红了,在他说出“不知羞、胡闹”之前飞快道:“好了我错了不闹了,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


 


 


蓝忘机抬头看了一眼他30多岁却像20出头一样神采奕奕的面孔,不置可否地低下头继续切菜。


 


 


魏无羡转着转着,转到了靠近门边的柜子,摸了摸柜门,撇撇嘴道:“你知道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不知道。”蓝忘机配合道。


 


 


“小崽子那个班主任,真的不是什么好东西,我让温宁稍微一查,就查出来一堆事儿...算了这个我晚点再跟你说。”


 


 


“嗯。”


 


 


魏无羡沉默了片刻,心不在焉地扒开了柜子门,叹道:“你说这孩子...选学校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我说一声...M校虽然也挺好,但是A校师资力量确实是可以,我还以为按他的性格,怕人烦他,会选A校住校呢...”


 


 


“嗯。”


 


 


魏无羡侧耳听着“咚咚咚”切菜的声音,在柜子里面翻了翻,道:“...简直跟你以前的脾气一模一样。你说...他是不是不喜欢我啊...虽然我刚生出来他那段时间,身体不好没怎么跟他亲近,但是好歹是我生的崽儿,怎么每次看到我都面无表情,这次选学校不跟我说,前段时间又总待在房间里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魏无羡顿了顿,突然惊道:“等等,他是不是谈恋爱了?”手一抖,柜子里的东西被翻得噼里啪啦。


 


 


“...不会。”蓝忘机切菜的声音停了。


 


 


“不对...这小崽子十有八九是谈恋爱了,我说他怎么留在M校不想走呢,搞了半天还有个小——情——人——呢——”魏无羡暧昧地拖长了音,又舔了舔嘴唇,将柜子里的东西慢而又慢地抽了出来。


 


 


“酒少喝,对身体不好。”蓝忘机不知道何时就已经站在他身后,伸手将他偷偷摸出来的酒又放了回去,当着他的面,把柜子们“啪”得锁上了。


 


 


清脆的上锁声像是在嘲笑他一样,气的魏无羡一哽。


 


 


“————太过分了!还有没有人性...!你儿子欺负我!你也欺负我!”他直接在地上打起了滚儿。


 


 


 


04


 


 


魏无羡半夜突然被噩梦惊醒了,满脑子都是自家儿子突然领个看不清面孔的孩子跑到自己面前,冷冷地说:“我有喜欢的人了,老爸,请你不要干涉我。”梦里的他哭唧唧地抱着蓝忘机嗷嗷地嚎着家门不幸孽子啊早恋都不说一声。


 


 


———— 自从和蓝忘机在一起之后,他一般都睡得很沉,半夜惊醒的次数几乎为零,实验处的后颈腺体倒也再未疼过了。


 


 


他在黑暗中眨了眨眼,习惯性地摸向旁边,却发现被窝冰凉。又静静地等了十几分钟,没等来人,自己又实在是睡不着,爬起来去客厅找水喝。


 


 


刚才的梦吓得他浑身出汗,燥热不已,干脆没穿鞋光着脚。夏日的地板冰冰凉凉的,甚是舒服。他心道千万别给蓝忘机抓住他贪凉,不然又要被塞进被子里,大夏天裹着厚厚的毯子,真的是要疯。


 


 


于是放轻脚步,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


 


 


经过自家儿子的房间时,隐隐约约看到门缝里露出了一点亮光,超越常人的听觉捕捉到了房间里一丝细微的交谈声,索性放下水杯,好奇地摸了过去。


 


 


魏无羡靠在门边,透过门缝往里看,发现两父子坐在桌前交谈。挑了挑眉,心道不得了,大半夜一反常态地不睡觉,又在背着他搞什么,在家里真的是没地位了,所有人都瞒着他。


 


 


“你想好了?”蓝忘机出声道。


 


 


“嗯。”


 


 


“为了他?”


 


 


魏无羡好奇心大作,为了谁?不得了了啊!


 


 


《自家沉默寡言的alpha和孩子在房间里夜聊初恋,是不是什么预兆?急,在线等》


 


 


蓝忘机沉默了一会,开口道:“生日礼物做好了?”


 


 


“嗯。”孩子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东西,在夜灯下闪着金属的光泽。


 


 


“亲手做的?”


 


 


“是的,一个月了。”黑亮的小脑袋点了点。


 


 


“明天给他?”


 


 


“嗯...他可能自己都忘了。”


 


 


蓝忘机没回答,大概是表示赞同,伸手将那个“生日礼物”捧过来看了看。


 


 


魏无羡微眯着眼,凭着自己十几年通过开枪瞄准,调戏蓝湛,打牌出千...练出来的好眼力看清了东西。


 


 


———— 是一个手枪形状的挂饰,小巧紧致得很,像是自己找石料刻的。


 


 


魏无羡心里微微泛酸,自己都没收到过他亲手做的礼物,明天不知道哪家小孩有这个幸运。


 


 


等等...明天...?


 


 


魏无羡蹙起了眉,那小孩儿生日怎么跟自己同一天。


 


 


不对...他心神一震,那个吊饰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


 


 


...好像是丢失在温家实验室的“随便”那款枪型?


 


 


———— 那个枪以前是自己常用的,自从丢失了以后,就再也没用过同样枪型了,至今是他心里的一个疙瘩,每每想到都如鲠在喉。


 


 


蓝忘机又低又磁的声线打断了他的胡思乱想。


 


 


“魏婴...收到会很高兴的,只要是你送的。”


 


 


魏无羡:??????


 


 


蓝忘机抬手摸了摸孩子的脑袋,昏黄的灯光下,眼睛里漾起了几丝笑意,像是在怀念着什么,软化了清冷的面孔。


 


 


“真的和我以前一模一样。”


 


 


“......?”


 


 


蓝忘机顿了顿,道:“心里很喜欢他,但是却羞于开口。”


 


 


“......”


 


 


“有的时候,想说的话憋在心里,并不是一件好事。”


 


 


“嗯。”


 


 


“话不说,别人是永远不知道的...而我已经吃过苦果了。”


 


 


“...嗯。”


 


 


孩子沉默了半晌,抬头肯定地回道。


 


 


“明天,明天我会跟他解释不去A校的理由。”


 


 


蓝忘机盯着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浅色眸子,嘴角的唇线上扬了一瞬,却像是把所有的光都吸入了其中,让魏无羡几乎移不开眼。


 


 


他盯了屋内的两人片刻,晕晕乎乎地摸回了房间里。钻进被子里躺平看了一会儿天花板,突然想起了什么,蜷缩起来将冰凉的双脚给焐热了些。


 


 


明明脚底冰凉,心却格外得温热酸软。


 


 


他蜷缩颤抖了一会,听到轻轻的脚步声,身体停住了,装作睡觉。


 


 


蓝忘机放轻脚步走了进来,在床脚转了一圈,把魏无羡脚边的被子拢了拢,又走回床边,将被子掀开一点,躺了进去。


 


 


刚钻进被子,就感觉到一个身影蠕动着滚了过来,将他压在身下。


 


 


“...还没睡?”


 


 


魏无羡掐着嗓子捏出了沙哑的声音,小声道:“没有...刚才睡醒了,左等右等等不到你,想你的很呢。”


 


 


蓝忘机沉默地被他压在身下,手在魏无羡的脊背上摸了摸,轻声道:“早点睡,明天要早———— 腿...不要放那里...!”声线骤然提高。


 


 


“我放哪了啊?”魏无羡不规矩地又动了动,蹭了蹭身下的物事,鼻音黏腻得很。


 


 


“...周三不是说腰疼?”


 


 


“腰...当然疼啊!我也不是20几岁的人了,哪有那么好折腾,给你拧过来拧过去的...”魏无羡嚷道,果不其然,看到蓝忘机的耳根红了。


 


 


他在蓝忘机的耳垂上轻轻地咬了一口,笑着道:“...蓝湛,我发现我真的很喜欢你。”


 


 


“你每天都这么说。”


 


 


“有吗...?好吧...就算说了,每天都是包含着不一样的感情。”


 


 


“......”


 


 


“你怎么不说话了?”


 


 


“......”


 


 


“...好啊那你就不说,但是我还是要说...我喜欢你。”


 


 


“...嗯。”


 


 


“我喜欢你。”


 


 


“嗯。”


 


 


“我——喜——欢——你——啊,二哥哥。”


 


 


“......”


 


 


蓝忘机忍无可忍堵住了他的嘴。


 


 


魏无羡带着笑意被压在蓝忘机身下,嘴唇被火热的唇舌堵住,下身被硬物狠狠地进入。


 


 


满脑子都在想:蓝湛这个人真奇怪...明明看起来冰冷得很,怎么摸起来这么暖呢。


 


 


他前面20多年经历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现在想想却不觉得后悔...毕竟开心的时候总是比不开心的时候多,特别是看到蓝忘机的时候


 


 


...就觉得自己全部的喜怒哀乐都在那里了。


 


 


这辈子就这样吧,挺好的。


 


 


似乎从很早以前就应该有这种觉悟了。


 


 


他可以戒烟,可以戒酒,也可以戒瘾。


 


 


 


...却始终戒不掉这个人。


 


 


 


 


 


 


 


 


 


 


———————————《难戒你》END————————————


 


《戒烟》√


《戒酒》√


《戒瘾》√


《难戒你》√


 


 


这是一篇中篇先出来,然后才有前篇后篇完结篇的人,就是因为当时自己脑子一抽在《戒酒/结》里加了个小崽子的结尾...是的最后成功把小蓝公子生出来了,但是习惯使然就不给他取名了。


 


 


PS.我知道会有人问,蓝小少爷还没到分化期,目前未知体质,但是我给的设定是alpha.


 


 


谢谢大家忍受我的私设如山和极度OOC。文笔极烂,还总是爱写傻白甜,写不出自己完全想要表达的感觉(死


 


 


整个系列就是一个相互救赎的故事吧,这是魏无羡写给蓝忘机的情书,也是蓝忘机在很早以前就在心里留给魏无羡的一封信,等了六年才被打开。(这个具体可以看我之前发的时间线)


 


 


魏无羡在我心里真的是非常非常帅气可爱又永远不变初心的一个人,结尾的“随便”吊饰算我的私心吧,我想看他将失去的东西用另外一种方式重新获得。


至于蓝忘机,成熟的叽开始慢慢学会了“有话一定要说,掐着那个人的肩膀大声地说出来。”并教会了自己的小崽子。


 


 


他们两个被岁月磨砺得开始有了棱角,但是扒开最坚硬的外壳,还是16岁的那个少年。


 


 


当一切都没发生过,重头再来,重新开始初恋。


 


 


【啊这样说着我又想写高中时期的故事了,欢迎收看《精装追男仔》(bushi】


 


————————————————————————————————


 


麻个鸡...终于搞完了这个系列...


 


...的正篇。


 


我没说没番外啊...(喂。





评论

热度(50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