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周叶】轮回换毛季——《帝企鹅饲养指南》番外一

月鳞🍀:

企鹅精周×研究员叶


*旧文混更


*R18番外永不公开


前文见   目录


----------------


《轮回换毛季》






    如果上天能够给叶修再来一次的机会,他一定,绝对,打死都不会选择在家里装修还没亲自验收前,就带小周回家。


    别说小周会在开灯瞬间炸毛呲牙爆发出杀气有多正常,就连自己,也是在看清眼前场景后连退三步倒回门后才站稳。


    说好的,叶秋办事,我放心呢?


    叶修觉得自己原本晕眩的头,更痛了。


 


    房间的格局并未改动,客厅卧室的布置也并无不同,叶修交给弟弟的那份设计图里,唯一动工的地方只有浴室。


    由于近年来,B市的房价一路高涨以致市区内寸土寸金,每一个房地产开发商都会在仅有的逼仄土地上想尽心思增加每套公寓建筑面积。因此哪怕叶修选择的户型尚算周正,也避免不了房间格局混乱的通病。


    原本进门左侧由次卧改成储物间,再次被改动:用来分隔储物间和厕所的一整面墙被敲掉,使它和卫生间彻底连通。在加固地板后原地砌起砖石,将整个房间变成半人高的小型泳池。


    这是叶修自小周找来后就一直在动的心思。


    北方气候干燥,而野生帝企鹅全年有一大半的时间都在冰凉的海水里度过。他不能改变气候,又希望小周能在自己这里住得更加舒适,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家里弄一个特大号浴缸。


    仿天然石块砌成的弧度没错,仿南极雪景的蓝白双色瓷砖没错,就连浴室门都换上了统一风格的浅蓝色磨砂玻璃。


    可是……


    叶修捂住胃,深深觉得数日来的饥饿都在此刻变成了疼痛。


    可是,我优秀的弟弟哟,你能不能告诉我,浴室的墙上也画成南极风景就算了,为什么要画蛇添足地加上这么大一群海豹呢?  


    眼看惊喜变成了惊吓,而挡住自己的小周还在对天花板上绘出的贼鸥图案示威。


    叶修深觉自己的脑子喂了小点。


    这日子,没法过了。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投进室内,将餐桌划分成光影两块,叶修坐在明暗的分界线上,有些担忧地望向厨房。


    小周系着围裙,在不大的空间里转来转去,动作间颇有些手忙脚乱,偶尔朝外看一眼冲叶修弯出一个微笑,又赶紧回头照顾炉灶。


    没一会儿,青年就端出个小碗摆到叶修面前。


    青白瓷小碗里盛着的粥有些稀,米粒并未完全煮开,没有提色提香的葱花,甚至连虾仁都半生不熟。可这确确实实是一碗海鲜粥。


    小周第一次下厨的作品。


    叶修拿起勺舀了一点,在小周期待又忐忑的目光注视下小心吹凉,放进嘴里。


    “怎么样?”见叶修咽下一口,又一口,再一口,直到巴掌大的小碗见了底,青年终于急了,“好吃吗?”


    终于,叶修放下碗,笑了一下。


    粥的味道稍淡,还带了丝焦糊味儿,可叶修却觉得,这是他有生以来吃过的,最珍贵的东西。


    ……废话,帝企鹅做饭,谁尝过?


    况且……


    “味道不赖。”


    青年双肩微微塌下,松了一口气。


    昨夜见到叶修时,对方气喘吁吁站都站不稳的样子还印在他脑子里。


    大约是终于松了口气,等事情结束尘埃落地后,饿了三天的人双腿一软差点跪倒。好在他眼疾手快扶了一把,才没让自己的伴侣在众人眼前摔倒。


    接着,小周也不管叶修爆红的脸色,长臂一伸将他横抱过来。


    帝企鹅游泳时所依仗的强劲翅膀,在小周变成人后化成了有力的双臂,稳稳当当托起他的伴侣,就这么把叶修整个人扛着回了家。


    再后来又被浴室的“奇景”一惊,筋疲力尽的两个人都没了旁的心思,草草洗完澡就上床睡觉。


    叶修在小周黏黏腻腻的亲吻里和怎么都不肯松开的怀抱中睡得安稳,直到清晨被食物的香味唤醒,才知道自己竟一夜无梦睡到天亮。


    而喜冷畏热的帝企鹅,居然一大早就起来,为他点燃最为惧怕的炉火,洗手作羹汤。


    欣慰和心疼杂糅到了一起,滋味难言。叶修皱着眉拉过小周被烫红的指尖,轻轻吹气,“怎么想到煮粥?谁教你的?”


    小周却摇头,笑意盈盈,“叶修,喜欢吗?”


    “喜欢。”叶修鼓励地笑笑,只要是小周想学,他都会全力支持他,“没想到小周还有做饭的天赋。”


    “上网…查的。”青年蹭过来,枕进叶修的肩窝里,“我能,抓吗?”


    不等叶修回答,他就将手探入他衣摆里,在小腹上虚虚一握。


    ……?


    这是干什么?


    叶修本来就不胖,连饿几天更是让平坦的小腹都凹了进去。小周一把下去抓了个空,登时有些着急。


    没有,怎么没有……


    他的大手左右乱摸,温暖的手心毫无章法地磨蹭叶修的腰腹,慌得整个人都贴了上去。


    “抓不到…”小周瘪嘴,哀怨的样子活像是被抛弃的小媳妇,“叶修不满意吗,为什么不给我抓?”


    叶修被对方一系列动作闹得差点笑哭,“……你要抓什么呢,哈哈,好了别挠了,痒哈哈哈。”


    青年惆怅地停了手,很是失落了一会儿。 


    叶修不给他抓,说明自己做得好不够好。


    那么,继续努力!


    杜明说,要抓住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


    总有一天,能抓住叶修的胃!然后抓住他的心!


    “下次,会抓到的!”


    青年站起来,直奔厨房,将那整整一大锅粥都端了过来哐的一声搁到餐桌上,“喜欢,就吃完。”


    叶修捂着肚子嘴角抽搐,“你是真准备把我当鸭填吗?”


    还有,这个鹅到底想抓什么啊?


 


 


    元旦不用上班,乐得清闲。被喂饱的叶修歪在沙发上,这才觉得自己彻底活了过来。


    吃得饱休息好,原本身体就没大碍的叶修没几天就恢复了元气。小周成天忙进忙出,努力让自己往田螺姑娘的方向靠拢,非常热衷于照顾伴侣,叶修一想搭把手小周就瘪嘴直愣愣地望过来不说话,活脱脱被欺负惨了的模样,叶修无奈,也干脆由他去了。俗话说饱暖思淫欲——


    划掉。


    俗话说吃饱喝足不想家,这一闲下来,家人这块压在心头的大石又落了地,科研工作者的好奇心一旦开始作祟,压都压不下去,叶修一琢磨,突然很想搞事情。


 


    某个休息日的上午,叶修再一次从小周的手脚缠绕中醒来,眼睛一转,掐指一算,心生一计。


    “周啊,我们人类呢,有个规矩……”他故意拖长尾音,成功吸引了小周的注意,“一旦和伴侣确认了关系,就要把他介绍给自己的朋友们。”叶修说着,叹了口气,“你看,我们兴欣小队的每个人都认识你,可你的朋友们我一个都不认识。”他故作哀怨地沉了嗓音,“我也没有逼你的意思,只是在想,你什么时候才能真正承认我是伴侣?”


    小周闻言砰的一声从床上弹起,被雷劈了一般双目圆瞪。


    叶修怀疑自己!


    这还了得!!


    他虎着脸爬下床,刷牙洗脸换衣服,一套动作速度快得飞起,叶修刚坐起来,小周已经蹲在玄关穿鞋了。


    “走!今天就去!”他站在门口以表决心,慷慨就义的样子让叶修憋笑憋到内伤。


    “嗯,去!”叶修也硬掐着自己肃了脸,直到躲进厕所才捂着嘴笑出声。


    他冲着镜子比了个大拇指。


    计划通。


 


    叶修怎么也不会想到,B市非人管理局所在的位置居然就在自己工作的研究所所在的大院里。


    只不过一个靠西一个靠东,出入口不同。是以这么久了,他一个搞科研的都不知道西苑那栋楼里居然还藏着这么一个机构。


    是嘛,生物研究所,非人管理局“研究”的,可不是就是一群“生物”。


    江波涛说过,他们希望小周能去鸟纲部门当领导。叶修曾问过小周的意见,小周给他答复是和同类在一起很开心,既如此,叶修在这件事上也就持放任态度。


    和普通公务员不同,管理局说白了只是找个理由将这群“非人”约束起来,工作清闲福利也还不错,是个适合的好差事,还能偶尔去海洋馆打(游)工(泳)兼个职。原本剩下的就只有工作地点是否安全这一个问题,现在看连上下班都能一起,叶修便完全认可了这份工作。


    被小周带进办公室前,叶修还在因小周的赚钱能力已经超过自己而沉浸在一丝莫名的危机感中没缓过神,哪里料到自己一踏进门,就吃了个下马威。


    漫天飞舞的各色绒毛模糊了视线,整个办公室遭了场雪灾一般铺了满地羽毛,几丝羽绒沾上他的睫毛,钻进鼻腔,叶修控制不住连打好几个喷嚏才堪堪止住痒。


    搞什么,哥这是捅了鸡窝了?


    他原本只是想来看看到底有哪些生物成了精,顺便看看能不能为自己的新研究取个材,万没想到,这群鸟精的换毛季来得居然如此轰轰烈烈。


    江波涛看小周居然带着叶修来了,惊讶了一瞬,赶紧走上前迎接,“原本打算过几天再去找你们,没想到你们先来了,”他还是友善地笑着,可笑容怎么看都多了点疲倦,“您也看到了,我们这个样子,招待不周的地方实在是抱歉。”


    小周却在叶修开口前抢先一步指住男人,对叶修说,“江波涛。”又立刻转过头,指着叶修介绍,“叶修。”


    江波涛神情倦怠,似乎没反应过来,“啊?”


    叶修却憋着笑点头,“你好你好,敝姓叶,人类,B市生物研究所科研员,幸会幸会。”


    男人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这个人是用过去的事情埋汰他呢,江波涛连恼都没力气,只是蔫蔫地点了点头,说了句随便坐,就歪到一边蹲着了。


    这是压根没把自己当外人吧。叶修嘴角直抽。


    他朝江波涛望了一眼,就又被小周拉着去介绍其他人。


    “吴启。”


    “叶修。”


    紧接着,招呼都没打就拽着叶修往下一个走,“杜明,叶修。”


    “吕泊远,叶修。”


    “于念,叶修。”


    小周就这么拉着叶修转了一圈,最后来到孙翔面前,叶修赶紧打断他,“这个我认识,孙翔对吧?不用介绍了。”


    窝在沙发里的孙翔一脸暴躁,没精打采地看了叶修一眼理都懒得理。叶修这才注意到,他身上穿的衣服居然整个起了球不说,甚至像穿久了被勾花一般,好几处连线头都翘了出来。


    孙翔不耐烦地在衣服上挠了挠,一根线头被指甲带下,眨眼间便变成一根羽毛,飘落到地上。


    叶修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


    看来鸟类变成了人,还是逃不过本能的生理现象。


    鸟类的羽毛和人类的头发一样,并不是永恒固定在皮肤上,而是会随着生长交替更换。所有人都知道,鸟类最爱惜的,便是那身极为重要的羽毛。而换羽行为能使鸟类的羽毛常年保持完好。尤其是成鸟,每年都会在夏季来临前褪掉冬羽换上更为轻便的夏羽。


    在自然界里,随着换羽而来的是营养的大量消耗,体内激素失衡,由此引发的焦躁和旧羽毛掉落、新羽毛生长带来的骚痒加到一起,会使鸟类在换羽期更具攻击性。


    叶修环视了一圈,发现办公室所有人身上的衣服或多或少都有些特别。江波涛没有穿西装,而是上次见面时的全身纯白,只有袖口乌黑的运动衫,孙翔的外套是灰褐色,仔细看还能看出黑色的条纹。


    再联想到初次和人型小周见面时,他穿的白前摆黑肩袖卫衣,叶修怎么猜不出这其中的关联。


    通过衣服的颜色,叶修猜出了他们的品种:海鸥鸮鹰,斑鸠麻雀,加上小周这只帝企鹅,还真是天上飞的水里游的,肉食素食一锅端。


    比起其他人要么蔫吧,要么烦躁的模样,小周倒是正常无比,他拉过叶修的手摇晃,“都介绍过了。”他骄傲地仰起头,“承认,是伴侣。”接着又从鼻孔里狠狠哼出声。


    “叶修怀疑我!”不开心!


    叶修笑出了声,小周还没弄清状况么,这群“鸟人”哪一个有心思理他啊。他眯着眼睛揉了揉小周的头发,“好好,是我错了,不该怀疑你。”


    小周被呼撸顺了,才不情不愿撇嘴,“原谅你了。”


    叶修边笑边想,小周是帝企鹅,住在南极。南半球的四季和C国所在的北半球相反,因此帝企鹅的换毛季应该是11月到12月之间。


    可是之前竟完全没发现症状。


    难道是因为生活的气候改变,生理机能也紊乱了?


    叶修敛眉沉思,看来需要好好给“它”检查一下。


    正想着,沐橙却打来了电话。


    “叶修!下午有时间吗,我们要去吃火锅,你要不要带小周一起来~?”


    一向嘈杂的办公室在绒毛漫天飞舞的今天显得格外安静,小周隔着空气听到了邀请,涮火锅勾起了他的记忆,在接收到叶修询问的眼神后,小周笑着点了点头。


    叶修随口问苏沐橙:“还有谁?老板娘和唐柔?”


    然而下一句他就听不清了。


    杜明一个健步冲到叶修面前,兴奋得双眼放光,“你,你你你说唐,唐小姐?”话没说完,脸就一路胀红到耳根。


    叶修吓了一跳,电话都差点滑出去,“你认识小唐?”


    杜明似乎整个人都烧起来了,磕磕巴巴差点咬到舌头,“认,认识认识。” 


    “我,我能不能一,一起……”


    小周的脸瞬间臭了。


    离这么近是要干什么!


    还以为杜明是只好鸟,原来他也觊觎我的叶修!


    他挤到两人中间,瞪着眼把杜明推开,语重心长告诫。


    “不是你的,就不要想了。”


    想也想不走!


    叶修哭笑不得地拉过小周,“行了,别欺负人家。”


    反正自己来这里的目的已经完成了一半,来日方长,取材也不着急这一时半会儿,叶修便打招呼准备离开。


    江波涛跑过来送,“这次实在不好意思,下次再来一定好好招待。”


    叶修看着办公室内一片狼藉的地板,摇摇头,“你们也辛苦了,普通鸟类换羽看着都没你们这么惨。”


    “比起普通鸟类,我们的时间要短得多,所有羽毛在几天内换完,当然反应更剧烈,”他默默叹了口气,“你是没在春天去隔壁哺乳纲看看,他们那边猫猫狗狗换起毛来,办公室里连站的地方都没有。”


    叶修想起小点换毛时的场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在和苏沐橙打过招呼后,两人还是带着一脸兴奋的杜明,准时来到餐厅。


    叶修到达时,妹子们正在点餐。苏沐橙远远看见他们,立刻站起来挥手,“这里这里。”


    陈果并不知道小周的真实身份,好在沐橙之前就打过预防针,说叶领队最近和一“只”美男关系匪浅。她并不觉得两个男人在一起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地方,却还是因小周出众的外貌滞了几秒。这才恍然发觉,沐沐说的“叶修的新男朋友帅得惊为天人”这句话一点也不夸张。


    唐柔在几人走近后也笑着点头算做招呼,而强烈要求跟来的杜明,在看到心目中女神的那瞬间,脑子里那根弦便毫无骨气断成了两截,舌头直接打滑追尾,发出一串意义不明的“唐、唐唐唐、唐唐、唐……”


    唐柔不得不疑惑,“你……很想吃糖吗?”


    不知为何,脸颊爆红的麻雀杜小明落在叶修眼里,变成了只冒着烟的烤鹌鹑。


 


    除杜明外,几个人都在南极住惯了,无辣不欢。虽然回国已经有好几个月,但口味却一时半会改不回来。


    陈果本来想点全辣锅底,却在叶修的坚持下和苏沐橙的附议中换了鸳鸯锅。


    小周虽是第一次吃火锅,但在南极就见科考队员们吃过好多次,此刻并不觉得陌生,叶修就着清汤给小周煮海鲜,小周也给叶修涮麻辣牛肉。一顿饭吃得陈果直呼眼睛比嘴里还辣,狗粮管饱火锅都不用吃了。


    苏沐橙倒是一边吃着叶修给她夹的毛肚,一边烫青菜,边吃还不忘边盯着小周笑,似乎对这个“哥夫”越看越满意。


    唐柔虽是B市人,但好重口,青菜都要到红锅里走一遍才过瘾。可怜杜明,一个不爱辣又在换羽期的人,为了赢得女神的青睐,唐柔吃什么他跟着吃什么,唐柔怎么吃他就怎么吃,到最后眼泪糊了一手,嘴肿成香肠粗。弄得最后唐柔都只敢捡清汤锅里的材料吃,这才保住了杜明剩下的半条命。


    吃完饭,几个男士又陪着女孩子们逛了会街,天黑透了才各自回家。


 


    浴室墙面的装饰画终于还是保留了下来,在小周弄清这些都和那只帝企鹅“玩偶”一样,都是“假的”之后,不光收起了全部敌意,还表现出很喜欢的样子,反而弄得叶修一头雾水。


    “忆苦思甜。”小周说。


    可他藏着没说的,却是看见这么大一群豹纹海豹被困在墙里,看见他又吃不了,动不了的样子,很爽。


    叶修心思转了个圈,也就想明白了自家帝企鹅心里那点花花肠子,忍了笑没出声。


    两人逛街回来后已经不早,在海豹们集体“致敬”下,草草洗漱后就上床休息。


    叶修心里还记挂着小周换羽期不准时这件事,临睡前不忘交代小周明天变回帝企鹅给他检查检查。


    人形叶修是没法子,可他当个“兽医”却还算有把握。


 


 


    清晨的阳光从窗缝里钻进了卧室,落在叶修脸上。熟睡中的男人五官皱在一起,下意识翻身寻找往常充作遮蔽物的人形热源——


    扑了个空。


    叶修猛地睁开眼睛。


    他揉着头发从床上坐起来,脸侧还有睡红的压痕,男人衣衫半敞,而罪魁祸首居然没在床上。


    有问题。


    叶修迷迷瞪瞪爬起来,打着哈欠下床找人。


    自从小周学会了“接吻”,这早安晚安送别迎接吻就没断过,接吻理由也是千奇百怪只多不少。


    有哪次早上醒了这鹅没有折腾自己好几次,最后不亲到自己提不上气来近乎窒息不罢手吗?叶修摸着良心问自己。


    良心告诉他,没有。


    帝企鹅水下闭气的功夫是用在这里的吗摔!


    等等,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每天早上守在一旁等自己起床的,人呢?


    叶修踩着穿反的拖鞋,眼角还挂着泪,明显没睡醒的样子走出了卧室。


    “小周……?”


    然后他在浴室洗手台下的角落里,找到了一只瑟瑟发抖的帝企鹅。


    叶修打到一半的哈欠吓得生生憋了回去,“小周!你怎么了?!”


    企鹅低着头,把脸埋进肚子里,“噢—”


    别,别过来!


    不要看!


    叶修愣了愣,伸手就把企鹅搂进怀里往外拖,“哪里不舒服我给你看看!”


    “噢——!!”不——!!!!


    企鹅的哀嚎堪称凄惨,肥硕圆滚的身体卡在洗漱台和墙角形成的狭小空隙里扭动挣扎,又怕伤了叶修不敢真用力,宽厚的黑色背影活脱脱就像条溺水的大鲶鱼。


    “到底怎么了?!”几个可怕的念头闪过叶修心头,难道是小周身体出了什么严重的问题?


    小周杀鹅似的惨叫一声高过一声,明显惊惶大过抗拒。


    “噢噢——!”没事!


    “噢噢噢噢——!!”不要过来!!


    “噢!!!”出去!!!


    “别闹了!哪里不舒服你说,我解决不了至少可以问问小江他们!”叶修又急又气,手下一个用力,手掌就从帝企鹅柔软的脖颈滑进它刻意藏起的肚皮上。


    手感温暖滑腻,指尖还触到密密麻麻微小的凸起。


    “嗷——!!!”不——!!!


    企鹅连叫声都变调了,长长一声哭嚎后,它的翅膀扑腾了几下,脚蹼在地砖上蹬了两腿,最终心如死灰,脖子一歪不动了。


    挣扎中,几根黑色的针毛从企鹅的后背滑落,掉进叶修敞开的睡衣里,扎得他嘴角抽搐,黑线满头。


    抚在小周白软肚皮上的手心下,居然是一大片粉红色的皮肤,连一根毛都没有。


    换句话说——


    “噢呜……”企鹅哭似的叫声传过来。


    秃毛被伴侣看到了呜呜呜……!!


 


 


    “你的意思是,本该在换羽期穿上化形时的衣服,可小周不知道这个规矩,因此错过了换羽季?”小周还躲在角落兀自消沉不肯出来,叶修只能按着鼻梁给江波涛打求助电话。


    “是的,”只过了一天,江波涛的声音就恢复了不少,“可任何生物都无法违背自然的规律,所以小周今天早上变回原型时,本该逐层替换的羽毛一口气全部掉落,自然也就秃了。”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要换多久?毛长齐前只能等着?”


    “羽毛一次性脱落,长得就慢。正常鸟类非人换羽季也就三四天,小周这种情况估计得拖上一个星期了。”江波涛叹了口气,“一般我们都会吃些可以补充蛋白质的食物,相信这方面叶先生比我精通。”


    叶修点点头,又聊了几句后就收了线。


    就电话的这会儿功夫,企鹅身上的毛又掉了不少,连背部都开始出现斑秃。


    黑白黄的羽毛渐渐铺了一圈,身型巨大的帝企鹅在羽毛掉落后居然显得小了一圈。


    叶修把浴池里的水放干,打开风扇排湿,做完这些后又坐到企鹅身边,伸手去摸它头顶的翎毛。


    小周的身体一僵,没几下就被撸舒服了又缓缓放松。


    身上的羽毛松松垮垮要掉不掉,倒是这一撮金色翎羽依旧牢牢顶在脑袋上无比招摇。


    叶修有些忧虑,还有些担心,可想笑又不敢笑,几种情绪转换之下让他的脸都有些扭曲。


    帝企鹅的豆豆眼飞快地往这边一瞟,看见叶修的表情后更沮丧了。


    “呜……”


    叶修果然嫌弃我了!


    哪个伴侣会喜欢一只秃毛鹅!


    “你又在闹什么别扭,”叶修靠过去,把企鹅整只抱进怀里,“小江说最多一个星期就能好,七天后又是一条好鹅噗……”说到最后,叶修还是没绷住笑出声。


    小周哀怨地回眸望他,心一横,索性转过身来,把脖子贴上叶修的,身子拱得更拢了些,换个方向继续装鸵鸟。


    男人的手顺着企鹅的背,有一下没一下地梳理它背后的羽毛。


    叶修的动作缓解了换羽带来的不适,小周枕在叶修胸口,舒服得闭眼磨蹭。


    “噢…”叶修…


    “嗯?”


    “噢—”要抱抱。


    “这不是正抱着么。”


    “噢噢—”还要亲亲。


    叶修低头在企鹅头顶蹭了一口,“亲了。”


    企鹅不满地用喙子粉红色的边缘蹭了蹭叶修的脸。


    “噢呜——”亲这里。


    叶修绷着下巴,侧脸又往企鹅的喙根啄了一口。


    小周眯着眼点点头,“噢~!”


    要,脱光了抱抱亲。


    “你自己蹲这儿玩泥巴吧。”得寸进尺了这还了得!


    叶修气呼呼从地上站起来,头也不回进了卧室。


    “噢噢噢呜——”伴侣果然嫌弃我了!!


    “呵呵。”


 


    接下来的一周里,小周总算也体验了一把被伴侣全方位照料饭来张口的舒坦日子。


    叶修用蛋黄裹了小米,鱼肉虾肉牛肉打成蓉,伴在一起调成羹,一天三顿用小勺亲手喂给它吃。


    这待遇等级,比守在繁殖地孵蛋的公企鹅不知道要高几百倍。


    实际上也只有第一天帝企鹅秃得露出了皮肤,第二天开始,羽毛脱落的地方就长出了长短不一的羽管。


    羽毛被包裹在羽管那层薄薄的外膜里,又痒又难受,小周只得自己用喙子一点点去啄,好让羽毛彻底生长出来。而叶修也在工作和喂食之余,帮它把颈背这样自己照顾不到地方的羽管一根根捏碎。


    用小周的话来说,这样的生活就算拿整个南极的磷虾来都不给换。


    可好日子总归是短暂的,如江波涛所言,一周后,神清气爽的帝企鹅雄赳赳气昂昂,抖擞着浑身油光水滑的新生羽毛,在一个晨曦微凉的清晨,用嘹亮的喊声“噢”醒了叶修。


    “周泽楷你干什么!大早上的学公鸡打鸣吗!”


    和小周不同,叶修为了养出企鹅这的一身漂亮新羽几乎操碎了心,日思夜想都是企鹅专属营养餐的配比,就怕小周羽毛不整,连带着伤了自尊,做梦都是几只光溜溜的秃鹅围着自己,边转圈边哭。好不容易睡着又被一大早上叫醒,起床气都快凝成水了。


    站在床边的帝企鹅不满地伸长脖子,一道金光闪过之后身量抽高,转眼间俊美无双的青年就替换了企鹅的位置。


    青年直接扑上床,把将头捂进被子装死的叶修剥了出来,毫不客气地囫囵搂紧,吧唧一口亲了上去。


    直到叶修被吻得上气不接下气,实在憋不住了才把小周推开,“跟你说过多少次了,上床要脱鞋!”


 


    三天后,叶修再一次跟着小周进了非人管理局鸟纲办公室,正式结交了所有人。


    而鸟纲的办公室里,多了一个人,又少了一个人。


    多的是方明华,他终于结束了漫长的差旅回到B市,正好带着女儿在办公室写作业。


    方灿一看见小周,就丢下爸爸热呼呼黏了过来,非要人鱼哥哥抱。


    小周看见人类的幼崽就心软,小灿又是好友的女儿,也犹豫了几秒,经过叶修的同意后便抱着小女孩坐回了方明华身边。


    叶修问江波涛,“那个杜明,今天没上班?”上次回去后小唐还专门发短信问过他有没有吃坏肚子。


    江波涛咳了一声,似乎颇为不好意思,“他可能有段时间都来不了了。”


    “他也出差了?”


    “不,”江波涛说,“杜明在换羽期吃了太多辣椒,羽毛掉了长不出来,秃了,躲在家里哭呢。”


    “…………还真是辛苦他了。”


    办公室里的气氛一改前些日子的萎顿,重新变得活力十足。


    江波涛和叶修相视一笑,“……谁说不是呢。”




(番外一《轮回换毛季》END




--------------


抱着笔记本和姬友在猫咖坐了一下午


姬友画了两张图了,我只敲出300字orz


满脑子梗就是写不出来,心态炸了。混更、

评论

热度(8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