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东京喰种 重生向」画地为牢 第3章

陌上晓年:

   
      一阵轻快的笑声在金木研的耳边响起,由远及近,从飘渺到真实,【……又见面了哪,金木君。】


      金木研缓缓睁开双眼,迎面对上一双明媚的紫眸。


      一袭白色连衣裙的紫发少女跪坐在他的身前,她的上半身微向前轻,正抬手将散落到额前的一缕长发拨回耳后,对方落在他膝头的另一只手心里,还握着一枝随手折下的彼岸花。


     【晚上好,利世小姐。】


      神代利世脸上的笑意更浓,将她本就出挑的容貌,衬得更加明艳动人。


     【咦,已经是晚上了吗?】


     【嗯。】


      在这个虚幻的精神世界中,时间是没有意义的。


      也就无所谓白天,黑夜。


      神代利世以坐在刑椅上的少年为中心,眺望远方,环视四周的风景。在这里,她能望见的,除了头顶昏暗的天空,就只有脚下广袤无垠的血色花海。


      她由衷的赞叹道:【真美啊……】


      不论再看多少次,这片盛开在金木君精神世界里的彼岸花海,依旧美得令人窒息。


      金木研没有说话,他不再去看眼前的神代利世,而是寻着对方的视角望向远方,眼神染上了几分悲哀之色。


      彼岸花,本该是生长在三途河边的接引之花。


      那是象征着死亡的花,不管外表再怎么美丽,也无法改变自身不详的喻意。


      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以鲜血浇灌的彼岸花遍及了每一个角落,它们随风摇曳,永不凋零。


      供养着花海的土壤下,是隐约可见的皑皑白骨。


     那是他犯下的罪。


     神代利世像是看穿了金木研的想法,她凝视着一言不发的少年,出其不意的将手中的那支彼岸花别在了他的耳际。她从地上站起身,拍了拍手,毫不在意的踩倒脚下的花枝,绕行到刑椅的背面。


      金木研不明所以,抬手想要把花拿掉,却被神代利世眼疾手快的从他身后拦住。


      【利世小姐……】你不要太过份。


      神代利世一点也不怕他,坚定的按住了他的手腕,【很好看啊。】


      嗯,如果金木君再睁开赫眼,就更完美了。


      彼岸花的花瓣翘起,勾住了金木研耳边的几缕发丝,缠绕在一起。


      很相称的颜色。


      金木研不是很能理解神代利世的审美,但也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就动怒,他轻易的挣脱了对方的钳制,妥协的把手落在刑椅的扶手上,颇为无语:【我又不是女孩子。】


      神代利世笑得十分开心,她弯下腰,干脆趴在了金木研的肩头,笑够了以后,她气息不稳的说道:【唔——我没有那个意思。】


      成熟稳重的金木君,在某些方面,意外的还很稚嫩。


      真是有趣。


      神代利世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一个普通的人类少女,年轻,富有朝气。


      然而,这不过是一种假象。


      几个呼吸间,紧贴在金木研身后的神代利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赫眼代替了人类伪装下的紫眸,她的身上开始发散出属于「暴食者」的凶恶气息。


      神代利世用双臂紧紧的拥住身前的少年,披散在脑后的紫色长发滑了下来,擦过少年的脸颊,垂落在他的胸前。


      金木研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改变,不由得微微侧目。


      与周身的危险气场相反,神代利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堪称温柔的笑意,在赫眼的映衬下,显得格外诡异。


      她用怪异而柔软的音调,在金木研的耳边低语:【金木君,你啊……真的是一个好孩子呐。】
     
      ——


      金木研在现实中醒来,意识从自己的精神世界中脱离。


      眼前是熟悉的牢房,没有那片妖娆艳丽的彼岸花海,更没有利世小姐的身影。


      就像是做了一个梦……


      他还活着。


      在有马贵将有意无意的庇护下,他被置于无辜受害者的立场,没有被研究,没有被抹杀——以失去自由为代价。


      至此,由嘉纳明博主导的人类喰种化的非法研究,开始露出马脚,CCG也随之展开了调查。


      然而,仅凭这些,真正能够被揭露到明面上的秘密,也不过是一切阴谋与罪恶延伸下的冰山一角罢了。


      被监禁在库克利亚的日子,对于金木研来说,倒也不算太难熬。 


      他似乎成了一个被CCG遗忘的犯人。


      也只是似乎。


      这半年来,有马贵将每个月都会过来探监个一两回,时间久了,金木研也在同对方的相处中,找回了那么一点作为「琲世」时的感觉。


      金木研心中清明,他再也回不到那段单纯无知的时光了。属于「琲世」的幸福,不过是「金木研」失去记忆时的南柯一梦。


      梦醒时分,痛彻心扉。       


      丢却前尘往事,他与有马贵将之间的关系,简直比陌生人还要不如,遇到话不投机的时候,那是半句也嫌多。


      金木研当然知道有马贵将想要的是什么。


      但他做不到。


      金木研的心中有一个疑问:如果说,上辈子,是因为那场拼死相搏的战斗,让死神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希望……那么这一次,为何对方仍然注意到了他?
     
       一个人造的独眼喰种,还不至于被有马贵将另眼相看。


      看看独眼之枭的待遇就明白了,若是没有足以打动对方的资质,就算是天生的独眼喰种,一样只有抱头鼠窜的份。


      金木研将自己的双手举高在头顶,手背面朝自己。那双手冰冷苍白的不似活人,手指纤长,整齐的指甲因为缺少血色,呈现出接近肤色的浅淡色泽。


      尽管病态,这却是一双没有遭受过刑讯折磨的手。


      他将双手收回胸口,十指交握,在床上翻了一个身,改成侧卧蜷缩的姿势,面向内侧的墙壁。
     
      他想再睡一会儿。


      哪怕在睡梦中被利世小姐继续纠缠,他也认了。


      在静寂无声的牢房中,金木研阖上眼眸,重新酝酿睡意,不多时,他的意识渐渐朦胧,陷入半醒半睡的状态。
     
      就在这时,牢房的门被开启了。


      有人进来了。


      迷迷糊糊的听到了脚步声,金木研的眼角抽动了一下,却没有睁开眼,他下意识的把身体蜷缩的更厉害了。


      又来……


      好困啊……打扰别人睡觉……很不道德啊……有马先生……


      来人放轻了动作,一直走到金木研的床前,才停了下来脚步,他沉默的注视着少年蜷缩的背影。


      目光压抑而伤感。


      仿佛不忍心惊扰少年的睡梦。


       (未完待续)


——————


      是的,很明显了,金木小天使是从化龙阶段重生的~


      但是重生的时间点,还没有明确的写出来,不知道有没有人猜出来了。


      emmmm……


        

评论

热度(184)

  1. 空城の空心泪流陌上晓年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