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all叶】岳父来了怎么办

秋月白:

慕瑾:











        -魔性!








        -ooc!








         -写了个画风诡异的叶爸爸。有叶修叶秋非父亲亲生的私设,慎入。




















  世界荣耀邀请赛的小组赛第八轮比赛正在进行。




  




  刚打完个人赛走下比赛席,方锐就感到了一阵恶寒。并非心理上的不舒服,而是生理上的,被冷到的痛苦。




  




  他快步走回了选手备战席把队服外套披上,之后又一边不住地往观众席上看一边碎碎念:“主办方今天是不是疯了,空调开这么低,我记得老叶好像没有带外套出来吧?”




  




  黄少天早就一直看着观众席——领队只能在观众席的特定地点观看比赛,不能进行现场指导——叶修正聚精会神地望着大屏幕分析着战况,两只手却交叉搓了搓没有衣物覆盖的双臂,看起来是被冷得起了鸡皮疙瘩。




  




  “我去,叫他带外套他不带,这才到个人赛,他不得冷死在场馆里……”黄少天急了,“我去叫主办方看看空调是不是出了问题。”




  




  “冷静。”喻文州一把拉住黄少天,“不是要进行比赛的选手离开备战席就算弃权忘记了吗?”




  




  “可是你看老叶现在都冷到在抖了,难道队长你……”黄少天气愤地抗议时一抬头看到喻文州的脸色,抿着唇皱着眉,是少见的愠怒的神情,便一下子住了口。




  




  都是很担心的。




  




  “叶修旁边的是日本的领队吧?”王杰希说,“谁有他的联系方式,问问他能不能借衣服给叶修披一下。”




  




  “可以啊王杰希,”张佳乐夸赞道,虽然看叶修穿别人衣服很不爽,但和叶修被冷着相比就完全不是什么大事了,“不过我没有。”




  




  众人纷纷翻起了自己的通讯录,而后又纷纷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这货这么沉默寡言谁会有他的联系方式啊!”孙翔骂道。




  




  大家齐齐无语,只能继续皱着眉思考对策。




  




  “等等,你们看……”楚云秀突然指着叶修那个方向开了口,“那个人是谁?”




  




  大家闻言都望向了叶修的方向,却看到有个看起来大概四十余岁的男人从观众席走下,直接走进了禁止观众进入的领队观看座,却也没遭到保安的阻拦,径直走到叶修的身畔,而后定住脚步。




  




  “好帅……”楚云秀盯着男人好一会儿,突然小声说了句。




  




  众人一边怀抱着疑问一边打量这个男人。




  




  男人虽然脸上已经有了皱纹,但面容却刚毅,身姿也笔挺,穿着黑色西装更衬得气质凛冽,让人有种想扑通跪下的冲动。




  




  叶修转过头看到这个人,神情一瞬间出现了在座的大多数人都没见过的迷茫,随即又恢复正常,和男人说了句话就把目光转回大屏幕上。




  




  男人冷冷地瞥了他一眼,然后像是无奈妥协般地把长袖外套脱下,轻轻给叶修披上。




  




  叶修朝他笑了笑,以示感谢。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国家队的成员在那一瞬间感觉到,自己可能要面临重大危机了。




  












  “给大家介绍一下,”叶修在比赛结束后就很快归队,并且把刚刚那位不知名的男人带到众人面前,“这是我家老头子。”




  




  男人没有要回外套,熨斗得没有褶皱的白衬衣和他挺直的腰背成了绝配。他冷冷地扫了叶修一眼,而后说道:“对,我是叶修的父亲。”




  




  大家沉默了几秒,认真对比了一下父子二人。




  




  叶修披着外套站得懒趴趴的没个人形,叶父却身姿挺拔凛然正气,根本就不是一个画风。




  




  “伯父好!”方锐最先喊了声,反正这种事肯定不会骗人的,既然是岳父那就肯定要殷勤点,磨叽个屁嘞。




  




  还没等叶父反应过来,众人便一个接一个地喊伯父好,喊得又甜又敬重,和平常面对叶修时截然不同。




  




  叶修一脸的黑线:“我说你们就不能像这样用心对待你们的领队吗?”




  




  众人赶紧辩解说咱们关系都这么好了还分什么你我,生怕叶父觉得他们欺负了他儿子。




  




  却见一直绷着脸的叶父突然笑了笑,凑到叶修耳边轻轻说:“看吧,都说你惹人嫌了,还不赶紧投入爸爸温暖的怀抱?”




  




  离叶父最近的唐昊闻言虎躯一震,不可置信的眼神一下投射到叶父身上。




  




  叶修叹着气推开了爸爸的脸,“你们看清楚,这货不是什么正经人。”












  




  叶爸爸在国家队住下了,和叶修一个房间。




  




  “你们家里人都很爱你呢。”这天训练时喻文州和叶修一起开小差,“你看,上次你弟弟来,这次你爸爸来,很放心不下你吧。”




  




  上次是指小组赛刚开始没多久的时候,因为刚好来出差的叶弟弟找上门来,凭着一模一样的脸把国家队都吓一跳之后,又凭着哥哥对他的爱强势地睡了他哥哥一晚上,纯睡觉,没乱伦,如此把国家队的几个小基佬气得火冒三丈,在叶秋走后挂了个大门牌在叶修的房门上,上曰:“和叶修有亲属关系的一律不准入内。”




  




  以此来防叶秋突袭。




  




  ……只是没想到这次来的是叶爸爸。




  




  叶爸爸宣布入住那一刻大家立马慌了,战战兢兢地把叶父领到叶修房门就捂住了眼睛,不敢看叶父即将变得愤怒的表情。




  




  谁知道叶父看着门牌笑了笑,泰然自若地开了门,说:“幸好叶修不是我亲儿子。”




  




  一边说着,一边不顾叶修无语的眼神,一把把叶修的肩膀勾住,“当年那个捡到你和叶秋的垃圾桶我还好好保管着,有空多回家看看它。”




  




  叶修冷冷地说:“我求你先回家。”




  




  回忆到此结束,叶修无奈地托着腮,说:“我爸是这样的,看起来正儿八经的,其实内里幼稚到令人发指。”




  




  喻文州笑了笑,说:“其实还好吧,这样也很不错啊,感觉没有这么多隔阂。”




  




  叶修呵呵干笑了两声,正要反驳喻文州时,衣冠楚楚的叶父突然走进了训练室,拉过叶修问:“我要出去买东西,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东西?”




  




  喻文州在叶爸爸看不到的地方朝叶修笑了笑,意思是,你看你爸爸人还是很不错的嘛。




  




  叶修无语,被叶父用询问的眼神盯了好久才受不了,开口说:“买盒饼干吧。”




  




  叶父认真地点了点头,说:“好,我去买回来吃给你看。”




  




  叶修:“……我就知道。”




  




  喻文州:“……”




  












  “他真的是你爸吗?”孙翔叼着饼干咬得卡兹卡兹,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也太年轻了吧?”




  




  “是我爸。”叶修说。




  




  一边的唐昊难得露出些像是担忧的情绪:“觉得很奇怪……”




  




  叶修也很奇怪:“有什么奇怪的?”




  




  “你没看过那种新闻吗?”黄少天凑了过来,发挥冷酷杀手悄无声息的特性,从孙翔那拿起一块饼干塞进叶修的嘴里,“就是被人囚禁威胁说必须说他是你的亲属不然就啥啥你的那种。”




  




  叶修无语:“我觉得你看的可能不是新闻。”




  




  “是岛国风味爱情剧。”王杰希接话。




  




  “很懂嘛大眼。”叶修笑。




  




  “彼此彼此。”王杰希谦虚,“但是说真的,他真的不是什么对你有害的人吧?”




  




  叶修真切感受到朋友们的善意了,安抚道:“真的不是,虽然我爸这人是神奇了点,但对我绝对没有恶意。”




  




  “那就好……”孙翔小声嘟囔了声,叶修没听清,问了句你说什么,结果只看到孙翔红着张脸把手上的那盒饼干甩了过来,“什么都没说!”




  




  “给我饼干干嘛……”叶修拿着饼干沉思。




  




  “因为那天你说想吃我没有买。”一个声音突然插了进来,把正要给叶修解释的几人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叶父笑着站在门口。




  




  “你的朋友们都还不错嘛。”叶父称赞道,审视的目光扫过几个小基佬,搞得几个人都脊背发凉,俨然有种他们对叶修的小心思都被看穿的恐惧感。




  












  在叶父还不是叶父的时候,他遇到了还不叫叶修的叶修。




  




  在孤儿院的对面的街上。








  




  那时候他是个有着非常不错的身世却喜欢自己打出新天地的有理想的年轻人。他有理想也有勇气,更重要的是有着能负担起这些的才华与智慧,他一个人拼搏,却也撕开了天地,成就一番事业。




  




  但是过分专注于事业害他弄丢了太多。他有着容纳天地的胸怀,却抓不住爱了好几年的女孩,一心扑在事业上的他几乎完全没有考虑过女孩的感受,一次次的敷衍最终换来都是女孩的愤然离去。




  




  那天天气很好,他的汽车也跟着兴奋,爆胎在孤儿院对面的街上。




  




  长久以来的压力与痛苦漫天盖地地袭来,悲伤将他层层环绕,这个将近三十岁的男人跌跌撞撞地走下车,蹲在路边很没出息地闷着声哭泣。




  




  那天孤儿院好像在组织踏秋,从小就不是什么服从组织的善荏的叶修偷偷遛了出来,结果还没走两步就看到一个大男人蹲在路边哭,差点没给吓死。




  




  “你咋了?”




  




  稚嫩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还不是叶父的男人抬起了哭得满是泪水的狼藉的脸,茫然看着眼前这个小孩。




  




  十岁左右吧,不是很高,脸圆圆的有可爱的婴儿肥,但整个人却瘦过了头,不太新的衣服穿在他身上松松垮垮的,让人止不住心疼。




  




  还没等叶父心疼呢,小孩就抬起手,用袖子轻轻地给男人擦掉眼泪。不仅如此,他还奶声奶气地教育道:“生活吧,就是要向前看的,哭不能解决问题的年轻人。”




  




  看着他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认真地说着不和年纪的话,叶父没忍住一个噗嗤笑出了声。




  




  “小心……”叶父还在笑着,一个和叶修音色相差无几的稚嫩童声就插了进来。叶父一看,是个和叶修有种一模一样脸庞的小孩,一脸警惕地拉过叶修的手,用看坏人的眼神看着叶父。




  




  “放心放心,人贩子是不会开着布加迪威龙来抓小孩的。”叶修有理有据地安慰着那时候也还不叫叶秋的叶秋,又把叶父逗得一乐。




  




  “你们是孤儿院的?”叶父突然萌生出一个念头。




  




  “对。”叶修回答,很快就好像知道了叶父有什么意思,一下弯了嘴角,“你领养我们吧,以后你哭我能安慰你。”




  




  叶父从叶修睁大的眼睛里看到了对离开的渴望,也看到了对外面世界强大的征服欲,就好像在看过去的自己:“你想我领养你们才不是为了安慰我。”叶父这么打趣。




  




  “嘿嘿。”叶修吐了吐舌头,“但是也有这个成分在里面的。”




  




  叶父伸手揉揉叶修的发顶,还没揉两下就被抿着唇瞪大眼睛的叶秋一巴掌拍掉,愠怒的表情就好像在说这是我的人你丫别碰一样。




  




  叶父笑了,虽然泪水还在脸上,但是帅哥做什么都是很帅气的:“走吧,去找你们院长,以后我们就凑合着当一家人吧。”




  




  “好。”叶修连忙应了句,叶秋却一言不发,只紧紧扯着叶修的衣袖,跟着叶修走。




  




  叶父是个见过太多人情世故的人了,所以这两个小孩他完全能看得清。




  




  叶修在为他擦眼泪的时候,眉头微皱,眼睛里确实有着心疼的感情,这是个会对陌生人怜悯的小孩,心里有着巨大的善良。




  




  但叶修在请求他带他们离开的时候,眼睛里的渴望又暴露了他是个野心极大、有着很大理想的人。




  




  所以叶修是个很矛盾的人,他有着温柔与善良,却也心怀猛兽,有野心,也有去拼搏的去克服阻碍的勇气与信心。




  




  而叶秋……叶秋的眼睛里只有叶修。




  








  “你不要随随便便就怀念从前,你会影响到我的。”叶修一边听着叶父给他讲初遇的心境,一边克制自己想用电脑砸他的冲动。




  




  “那太好了,搞砸你们的比赛你就会羞愧难当早早回家。”叶父说。




  




  叶修沉默好一会儿,很无奈地说:“明明是你把我赶出来的,我床铺都还没收拾好。”




  




  “因为老冯说你要为国争光,我一个激动我就……”叶父抬头望天,一副往事不堪回首的表情。




  




  “看来在你心里冯主席比较重要。”叶修调侃。




  




  “放屁!”叶父拍桌,“你不要扭曲你爸爸的性取向!”




  




  叶修没理他了,转过头继续查看昨天电竞总局发下来的文件。




  




  叶父就这样看着他,望着他认真的侧脸,望着他专注的眼神,望了好一阵,突然叹了口气。




  




  “你知道我这么宠你,为什么就因为你离家出走而气了你这么久吗?”叶父问。




  




  叶修沉思一阵,反问:“小时候玩捉迷藏时,等孩子们都躲好了直接打开监控来抓的那种宠溺吗?”




  




  “……”叶父沉痛地反思了三秒,“你不要转移话题。”




  




  “你说你说。”叶修做了个“请”的手势。




  




  “因为当年我就是因为理想而弄丢了重要的人,那种感觉太不好受,我不希望你也要承受一次。”叶父说着,突然笑了笑,“不过从这几天的观察来看,我看你是不会有这样的情况了。”




  




  “怎么?”叶修疑惑。




  




  “因为你这个人吧,还挺吸引人的,所以你在意的那些人也同样在意你,甚至超过你的在意。”叶父像是想起了什么,表情一瞬间有些担忧,“……就算你想丢,也丢不掉那种。”




  




  那天的冷气调低其实是叶父的捣乱,毕竟他在各个领域都有些人脉,搞点小动作小事一桩。




  




  但是他的本意是为了给儿子一个惊喜,趁着儿子瑟瑟发抖的时候送温暖,让儿子感受父爱如山。




  




  但是儿子什么感觉他现在还不清楚,一抬头看到备战席的那些人都一脸紧张和心疼地朝叶修看他倒是看得很清楚。




  




  虽然他年纪也不小了,但观念却一点不过时,于他来讲叶修就是宝贝,这个小屁孩填充了他生命的裂缝,所以他希望叶修能有很美好的人生,也有很爱他的伴侣。只要对叶修足够好,那性别完全没关系。




  




  这几天他把周围这些人对叶修的好都看在了眼里。




  




  以为他是坏人所以担心叶修的神情,听到叶修说想吃饼干就换着法子给他吃,更不要说平时吃饭的各种夹菜添饭,这几天看到叶修又被黑了之后明面上冷嘲热讽,暗地里却聚在一起商讨买水军的可行性。




  




  与其说叶修是湾仔码头,不如说他就像是磁铁,太多人因为他的优秀而被吸引,又有太多人因为靠近了他,而越来越优秀,所以喜欢叶修的人才会这么多。




  




  所以他的女婿……不,儿媳,也……




  




  “多得太离谱了吧……”叶父痛苦地捂住了脸。




  




  “什么多?”叶修奇怪。




  




  “没有。”叶父揉揉他的头,“小孩子不要懂这么多,伤肾。”




  




  叶修干笑两声。












  




  国家队齐聚一室,讨论人生大事。




  




  “叶修的爸爸是真爸爸。”张新杰说,“我们对他的态度好像不是很友好。”




  




  “特别是黄少天,还怀疑人家爸爸怎么样怎么样,禽兽哦。”苏沐橙痛心疾首的说。




  




  “我靠靠靠!”黄少天为自己辩护,“我也是担心老叶好不好?”




  




  “现在这些也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我们之后要怎么对待叶修他爸,把之前没做好的弥补回来。”王杰希说。




  




  “岳父来了怎么办?”楚云秀笑着说,“我去知乎上给你们找找哈!”




  




  ……你不要这么直白。




  




  几位小基佬心情很复杂。




  




  “不用了不用了。”训练室的门被推开,叶爸爸笑眯眯的脸出现在眼前,“我今天就回北京了,各位小朋友我都很满意,别担心。”




  




  大家一面承受着小偷小摸被抓包的尴尬,一面又在庆幸着叶修爸爸的开明,看来以后泡叶修会少了很多阻碍。




  




  “那么我走了。”叶爸爸一边说着,一边拉过路过的叶修,笑嘻嘻地说,“崽,快给爸爸一个告别吻。”




  




  大家:“……”




  




  叶修默默推开爸爸的脸:“没有,再见。”




  




  叶爸爸收起笑容,说:“你不给那我给。”




  




  说完他的手覆上叶修的脖子,微微用力,把叶修的头按低,自己向前倾,把唇落到叶修的脸庞,却没有吻下去,只是对着叶修的耳朵轻轻说话:“早点回家,好久没有一起吃饭了。”




  




  叶修笑了笑,应允:“好。”




  




  国家队的众人就这么看着叶爸爸(看起来)亲了叶修,叶修的表情却一点也没有惊讶,反而还笑了,说了句什么话。




  




  然后叶爸爸转过头,朝着众人露出了这几天来最活泼的一个表情,充分暴露了本性。




  




  他朝国家队所有人露出了心疼的表情。




  




  我的崽,你们都亲不到,超可怜的。




  




  国家队:“……fuck you,man。”




  








  岳父来了怎么办?




  








  几位小基佬默默举起了椅子。




  




  废话,当然是就地正法。




  




  








 








          end
















         插播花絮:








         叶修:爸,为什么给我取名叫叶修?








         叶爸爸:因为那你遇到你我不是车爆胎了吗,在等它被修好的时候没忍住哭了,然后才遇到的你,所以就叶修呗。








          叶修:……那叶秋呢








          叶爸爸:因为那时候是秋天啊,这都不明白,白养你个傻孩子这么多年了。








           叶修:哦,呵呵。


















评论

热度(2779)

  1. 空城の空心泪流秋月白 转载了此文字
  2. 绝澈岁月懶懶貓兒看萌點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