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城の空心泪流

「东京喰种 重生向」画地为牢 最终章

陌上晓年:


      且不说被撇下的艾特有多么懵逼,金木研已经提着有马贵将留下的手提箱,走出了这间关押自己半年之久的牢房。


      他会离开库克利亚。


      但绝不是以逃狱的方式。


      金木研寻着记忆,在地下三层的通道中极速奔跑,以最短的路线,避开了所有的防御机关,一路向上。


      越是接近地上,动静越大。


      守卫库克利亚的搜查官与青铜树的入侵者早已开战多时,再加上大量被释放的喰种犯人,现场混乱而失控,战火几乎蔓延到了地上的每个楼层。


      相比而言,地下三层安静的就像一片净土。


      在接近地下一层通往上层出口的地方,金木研首先遭遇了一个魁梧壮硕的硬汉。


      神代叉荣,原六区的首领,利世小姐的养父。


      他果断选择在不算宽阔的通道上尽量远离了对方,一口气跑了过去,完全没有打交道的想法。


      然而……


      神代叉荣瞥了一眼越过自己的白发少年,鼻子动了一下,神色微变,他拔腿追了上去,“站住!小子,你的身上怎么会有利世的气味?”


      金木研脑门一疼,不想浪费时间纠缠,凭借对身后气流改变的预判,闪过了神代叉荣抓向自己的大手,他向右拐了一个弯,绕着对方身后转了半圈,晃倒对方的左侧,在错开身形的同时,他低声说道:“神代先生,利世小姐还在外面等你。”


      ——你还有时间,在这里跟他没完没了?


      就算你有,可他没有。


      话音一落,金木研已经冲出了地下一层。


      在地上一层的大厅里,金木研尽量避开了交战中的搜查官与喰种,避无可避的时候,就不轻不重的击退碍事的家伙,他以一个异类的形象穿梭在人群之中,寻找自己的目标。


      终于,在继续通往上层的楼梯口,他看到了那个眼熟又陌生的身影。


      那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看起来也就二十岁左右的样子,她的头发有些凌乱,身上沾染了不少血迹,显然是在勉强裹腹之后,打算趁乱逃离。


      帆糸萝玛,SSS级的胡乱之母。


      找到你了。


      金木研按下了手提箱的开关,幸村1/3瞬间完成组装,他手握甲赫长刀,加快脚步奔向对方,在拉近距离之后,直接一跃而起,双手举高长刀猛然劈下。


      帆糸萝玛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虽然本能的避开了要害,却仍被划伤了肩膀。仓促间,她转过身,后撤几步拉开距离。


      在看清了偷袭自己的对象之后,绕是见多识广的帆糸萝玛,也不禁有种活久见的懵逼感。


      一个……拿着库因克武器攻击她的喰种?! 


      帆糸萝玛捂着受伤后快速修复的后肩,都要被气笑了。


      大家都是被关押在库克利亚的狱友,这种逃狱的机会简直千载难逢,为什么还要浪费时间,在这里互相伤害哪?


      别说她不认识眼前这个小家伙——什么仇什么怨,不能等到逃出去之后再清算?


      “你……”


      金木研对她想说的话没有丝毫兴趣,手臂一挥,继续攻击。


      对于这个出身小丑,上辈子坑了他,也坑了古董的真神经病•祸害,他不可能再给对方逃出去的机会。


      帆糸萝玛,今天你就是不死,也给他留在这里,把牢底坐穿!


      帆糸萝玛眼神一变,一条巨大的鳞赫从背部抽出,无所畏惧的迎向幽冷的刀光,“小家伙,你是在找死。”


      转眼之间,他们碰撞交锋了数个回合,金木研依靠手中的幸村1/3, 勉强抵挡住帆糸萝玛未尽全力的攻击。


      帆糸萝玛惊讶于少年的强大攻击力,意外的产生了一种病态的兴奋感,原本清秀的五官在赫眼的映衬下渐渐扭曲,面色凶狠,又有数条赫子从她的身后钻了出来,攻击快到化作了残影。


      面对帆糸萝玛进一步的放飞自我,金木研皱了皱眉,却也不怎么意外。


      毕竟是赫者,就算被关押多年,暂时无法恢复鼎盛时期的实力,也不会衰弱到只有这点程度。


      面对数条来势汹汹的赫子,在避无可避的预判下,金木研当机立断,将握在手中的幸村1/3后撤,选择用自己的身体硬扛了这记攻击。


      幸村1/3只是普通的B级库因克武器,无法抵挡这种程度的攻击。


      一击之下,金木研被帆糸萝玛的赫子锁定,直接撞向身后的墙壁,外层被加装了库因克钢板的墙壁直接崩裂,以金木研为心中的地方凹陷出了一个大坑。


       “哈哈哈——”帆糸萝玛嘲笑着少年的自不量力,操控着自己的赫子缠绕勒紧,想要直接解决对方。


      然而,她对上了金木研的眼睛,那双灰黑色的眼眸毫无波澜,看着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帆糸萝玛笑不出来了。


      她愤怒了。


      你算是个什么东西?居然敢这样的蔑视她!


      就在这时,她看到了一双迥异的异色眼眸。


      帆糸萝玛愣了一下,待她想要再看清楚一点的时候,一张造型怪异的赫子面具,覆盖了对方大半的面容。


      那是……


      下一秒,剧痛来袭,她的赫子被两条暗红色的蜈蚣赫子撕裂,泼洒出比血液浅淡一些的液体,断的七零八落的赫子掉落了一地。


      面对来势汹汹,意图连自己一起撕裂的蜈蚣赫子,损失了赫子的帆糸萝玛也只能狼狈闪躲。


      这个白发少年,居然是个半赫者级别的独眼喰种!


       库克利亚什么时候来了一个这样的家伙,她一点风声也没有听到啊——


      真是太有趣了!
      
      帆糸萝玛已经完全不在乎对方为什么执意跟她死磕下去了,但是……有趣归有趣,她要离开库克利亚啊啊啊啊!


      金木研从墙壁上的深坑中走了出来,他看了一眼手中完好无损的幸村1/3,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他都不希望这件库因克武器被毁坏,为此,他不惜本末倒置,用自己的身体来保护手中的武器。


      他抬手把幸村1/3往地上一掷,让长刀形的库因克武器浅浅的刺穿了地面,刀身挺立。


      他把有马贵将留下的库因克武器带在身上,原本也只是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现在是暂时放下它的时候了。


      “这才对嘛,身为喰种,居然手持搜查官的武器,简直可笑至极!”帆糸萝玛站在金木研攻击范围之外的地方,神情癫狂而扭曲,冷笑连连。


      独眼喰种啊……


      那又怎样,难道人类会承认你那只有一半的血统吗?


      只有喰种的世界,才是你的归宿啊!


      金木研跟帆糸萝玛闹出的动静太大,周围的搜查官和喰种都被惊动了。然而,这却是一场所有人都看不懂的战斗。


      没有人能明白,那个喰种少年到底为何而战。


      为什么,他会挡在另一个实力强悍的喰种面前?


      为什么,他会手持搜查官的库因克武器? 


      “那是……有马特等的幸村1/3啊!怎么会……”有年纪稍长的搜查官认出了金木研使用的库因克武器。


      在多多良的追击下,狼狈躲藏的副监狱长灰崎深目远远的望着这边,眼中也流露出一丝复杂。


      他是库克利亚监狱中,除了监狱长御坂矜持之外,唯二知道金木研来历的人。


      那个少年……


      不管他们内心如何混乱,金木研与帆糸萝玛的战斗还远远没有结束。


      帆糸萝玛的身后重新长出赫子,气息远比之前更加强盛,金木研也释放了另外四条继承自神代利世的猩红赫子。


      这场战斗的等级已经接近了两名赫者级别的对抗。


      在更远的地方,无人注意的角落里,一身红裙子的艾特没有插手任何一处的战斗,她静静的观望着金木研与帆糸萝玛的战斗,心情不错的哼着不知名的曲调。


      什么嘛,居然抛下她,去找别的女孩子亲切交流……


      后辈,你很过分哦。


      艾特往身后更加隐秘的阴影角落退了一步,她娇小的身体开始膨胀,逐渐化作了体型巨大的怪物。


       “它”在半空中,发出了一声无人可以忽视的尖啸。


      独眼之枭的出现,无疑令在场的喰种一方更加振奋,却也让本就在处于劣势的搜查官一方感到了更深的绝望。


      金木研在战斗之中,勉强抬眼看了一眼找准时机冒头的独眼之枭,眼见对方只是专心致力于破坏库克利亚的防御机关和墙体大门,也就不再去分神关注对方。


      算她识相。


      在无人可以抵抗的暴力攻击下,库克利亚被从内部彻底撕开了一道大口,在干部的组织下,青铜树的大部队开始撤退,被释放后还没有来得及逃出去的一些喰种犯人也紧随其后。


      尽管外界可能还会遭遇CCG赶来支援的部队,但是,只要能够逃出库克利亚的大门,他们就离成功近了一大步。


      幸存下来,还有战斗力的搜查官竭力拦截逃窜的喰种,却敌不过他们过多的人数,仍然有大量的喰种突破防线逃离。


      留下来垫后的独眼之枭,掉头准备撤离。


      她仿佛已经闻到了属于死神的冰冷气息,不远了。


      隐藏在赫者化躯体里的艾特,最后看了一眼浑身浴血的白发少年,毫不犹豫的把库克利亚抛在了身后。


      库克利亚的混乱逐渐平复下来,最后还在进行的一场战斗就显得的格外瞩目。


      不能再拖了!


      帆糸萝玛咬了咬牙,在金木研不要命的疯狂阻击下,无奈的放弃了隐藏身份的念头。


      于是,一天之内,库克利亚的搜查官们,“有幸”的见证了第三位赫者的攻击。


      灰崎深目面色骇然,不可置信的叫出了帆糸萝玛真正的身份,“胡乱之母……”


      那是成名于二十多年前的赫者啊,如今年轻一代的搜查官大多对“它”没什么印象,但在这家伙横行的年代,就连独眼之枭都还声名未显。
     
      这样的家伙,怎么会被关押在库克利亚?!


      金木研冷冷的注视着眼前犹如小山一般高大的胡乱之母,心中犹豫了一下,放弃了尝试赫者化与之对抗的念头。


      一旦赫者化,他没把握能够保持清醒的神志。


      他也不想把自己的底牌全部暴露在CCG眼中。


      反正,他感觉到有马先生的气息了。


      面对这种层次的敌人,一瞬间的迟疑足以把自己陷入不利的境地。在金木研放弃赫者化的同时,他就挨了帆糸萝玛不掺水分的猛烈一击,整个人倒飞出去。


      巧合的是,在巨大的冲击力下,他再次撞到了之前的深坑里,墙体震荡,碎石崩溃。


      金木研吐出一口鲜血,跌落在地,脸上的赫子面具全部破碎,露出了他苍白的面容,重伤之下,构成赫子的rc细胞难以维系,自动消散。


      他的身体多处骨折,连脊椎都断裂错位了,内脏破裂,失血过多,在复原之前,基本上等同于失去了行动能力。


       “咳咳……你……走不掉的……”


      因为,死神已经站在了你的身后。


      金木研疲倦的半阖上眼睛,不再去费心关注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他静静的等待身体的复原,伸出勉强还能动的右手去摸索立在不远处的幸村1/3。


      沾着鲜血的手指触碰到了冰冷的刀刃,在上面留下了一点属于他自己的血迹。


      他曾经告诉过有马先生,他已经不想再伤害任何人了。


      虽然那不是他想要留在库克利亚的真正理由,但那绝不是一句假话。


      可是——


      并不是所有不想做的事情,都是可以避免的。


      这个道理,也是金木研用上辈子短暂而荒谬的一生,再加上重生以来的经历,才真正体会到的。


      他回到了自己十八岁的时候。


      这实在是一件说不上幸与不幸的事情。


      英还活着。


      古董的大家也还好好的。


      这个世界尽管扭曲,却还没有完全崩坏。


      他也想要守护在大家身边,守护这份安逸的时光,但如果什么都不去做,那么将来要发生的事情就无法避免。


      所以,他主动找上了追寻利世小姐而来的壁虎。


      他去了上辈子追查到的,嘉纳明博在六区的地下研究所。


      他想要斩断不幸的因果。


      然而,有些事情改变了,有些事情却无法更改。


      上辈子临死前失控的狂暴意识,还在隐隐影响着重生的他。他吃了壁虎,又在被嘉纳明博放出的实验体的围攻下,彻底发狂,再次吞噬了他们。


      黑发变作白发。


      他浑浑噩噩的,又像是受到了某种指引,一路从六区游荡到了二十四区,在至今无法完全回想起的模糊记忆中,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吞噬了多少喰种的生命。


      直到天光拂晓,他踏进二十四区的时候,才渐渐恢复了理智。


      也许是因为,那里是他的葬身之地吧。


      死亡,也是一种救赎。


      那一刻,他就明白了——


      就算他可以救得了所有人,他也救不了自己。


      他的双手,注定沾满鲜血。


      那么,就这样吧。


      他愿意背负所有的罪孽,承受所有的不堪,倾尽自己的一生,来为这个残酷的世界奠定改革的基石。


      在此之前——


      他大概需要先进库克利亚待一段时间,冷却一下容易发热的大脑。


      ……


      金木研在接近昏迷的状态下,感觉到有人接近了他,那是一种寒冷如冰雪般的气息,他的声音十分微弱,“……结束了吗?”


      “嗯。”


      倒在血泊中的白发少年似乎笑了一下,意识开始下沉,在最后的感知里,好像有人往他的手里塞了什么冷冰冰的东西


       ——那是,幸村1/3。


       ……


       …………


      一个月后


      CCG本部大楼


      金木研跟随在有马贵将的身后,从局长的办公室中走了出来。


      他们坐上电梯,直接一路通行到了一楼。


      同样白发的两个人,即便是在发色多样化的当下,也显得十分显眼。


      更多的目光都在有意无意间落在了白发的少年身上——金木研,不,如今该说是金木一等了。


      他的特殊来历,在如今的CCG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CCG更是针对他制定了数条特殊的规矩。


      金木研目不斜视,只当什么也没看见。


      直到他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有着黑色短发的年轻男性,那个人停下了脚步,对迎面而来的有马贵将谦恭问好:“有马先生。”


      有马贵将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去。


      金木研跟上,在与擦肩而过的时候,他不带任何感情的看了对方一眼,对方则给了他一个温和的笑容。


      他们交错开来。


      在走出本部的大楼之后,金木研不禁扭头多看了一眼。


      有马贵将走在前面,明明没有回头,却像是对他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


      金木研想了一下,半开玩笑的继续说道:“好吧,其实我是在看一个渣男。”


      一个把自己心上人剖腹了1200多次的疯子,简直不能更渣了。


      有马贵将回头看了他一眼,金木研无害脸。


     【喂——】


     【金木君,你怎么还不宰了他!】


      金木研一默,他差点忘了,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还“住着”对方的那位心上人。


      他在心里反问利世小姐:【你怎么不自己动手?】


     【哼——】


     【算了……不过,按照你们人类的处事规则,我大概……还欠你一句谢谢呢。】


      紫发紫眸的靓丽少女出现在了现实世界中,身影却虚幻的像是下一秒就要消散了一样。


      她说:【再见了,金木君。】


       ——谢谢你救下了这个世界的“我”。


       一阵风刮过,少女的长发扬起,裙摆飞舞,就好像是受到了现实世界的影响。


      风停,少女的身影也渐渐淡去。


      金木研愣了一下。


      ……


      “金木研。”


      “嗯?”


      “你明白,自己的脚下,究竟是一条怎样的路吗?”


      “……大概是,一条和您一样的路吧。”


     
                   ——END——


    
——————


      我不擅长写战斗场面,在我写过的几篇里,几乎所有的战斗场面都被略过了。。。


      本来计划周三完结,但是今天我抽风了,这才叫完结的没有一点点防备。


      这一章,其实抵得上前面三章的字数,默


     ps还记得前面提到过,有马粑粑说过,第一次见小天使的时候,他身上血腥味浓的雨水都洗不掉


      那是因为,前一天晚上,他共喰了一整个晚上。


      换了衣服也不管用。


      关住小天使的,从来都不是库克利亚的牢房,而是他自己


      所以,当他可以控制自己的精神,不再会轻易收到前世化龙的狂暴意识影响的时候,他才会愿意走出来,到此,就是本文的结局了


      当然,这对他而言,还仅仅是个开始


      关于金木重伤后去触碰幸村1/3,以及战斗结束后,有马把幸村1/3放回到金木的手里


      ——武器代表着杀戮,也代表着守护,手握武器,即是承担


     
      另,有一点我上一章就应该说明以下的,我给我忘了,我不知道大家动画跟漫画是不是都看过,这里小天使知道嘉纳的下落,是遵循了原著漫画的发展,他曾经追踪并进攻过嘉纳的研究所,并且吞噬了对方释放的实验体,进化为了半赫者


      原著中,利世也作为供体被关押在那个研究所,最后被四方莲示救走了。


      第二季的动画是魔改,跟原作差异巨大


 

评论

热度(244)